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第三个徒弟!》。

這一壺水若是全倒完,坐在盆片刀花.向西門吹雪連劈七刀

陈飞他们拼了命的奔跑着,而身后达贡带领的深潜者们还是一如既往的跟着他们。并且因为体型巨大的缘故,速度也要比一般深潜者快上一些。看着自己身边的伙伴一个接一个的倒下。曹轩眼睛里泛出了泪花,虽然平日里的训练都是告诉他,像他这样的骑士对于身边伙伴的离开应该在随时随地都做好准备,但这件事情突然发生的时候不论是谁心里都会受到巨大的打击,这是相当不好受的。

“稍微快一点,我们躲到那座小山庄里看看能否躲开,现在唯一的目标只有那里了,那里是我们唯一能够存活下来的希望了。”陈飞指了指不远处的小洋楼,本来的目的地就是它可没想到,因为达贡的出现几个人慌乱的奔跑中竟然阴差阳错的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

逃跑的时候最害怕的是跟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跑,没有一个真正的目的地。这样不仅白白的消耗体力并且心里空落落的,不知道跑到哪里跑到什么时候是个头,这样对于心理的伤害很大,而在心理伤害巨大的时候,心理伤害又会反过来反映到身体上,这也会导致速度越来越慢。

而现在所有人都有了目标,脚下面好像也重新焕发起了青春活力一般充满了力气,虽然还是在不间断的减员,但是曹轩没有任何办法,他只能加快脚步朝着那座洋房跑去,他希望那座洋房能成为避难所,而最重要的只能在那里找到消灭这群怪物的方法。

“骑士团的其他人没跟你们在一起吗?这种行动按理说应该是大规模的行动,怎么我看只有你们一个先遣小队,其他人在哪里?”马尔斯马上就发现了这里面的不对头,他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头像,感觉自己必须把这些问题问出来,否则的话实在难以让他心里接受。

“我们确确实实是一起来的,但是来到这里之后团长说让我们先进行探索,他带领大部队进行善后工作,我当时想着也没有什么,这不过就是一群怪物而已,可没想到这群怪物竟然这么强大,而他们背后还有着这样庞大的古神。”曹轩一边跑一边说着,他其实内心当中也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别人,但是举目四顾唯一这里能解答问题的好像也就只有自己了。

终于几个人一股脑的钻进了大门里,虽然整个洋房呈现出一种恐怖的感觉,这很让大家心有余悸,可现在不得不进去了,哪怕这座洋房到处都很斑驳像是掉了漆一样,并且楼外面还爬满了爬山虎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安全的地方,可相比于外面的父神达贡和深潜者们的追击,这里是最最安全的地方。

刚一进去里面的灯一瞬间就亮开了,这让大家吓了一跳,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但是陈飞马上就冷静下来,这到底是一个剑与魔法的世界,不论出现什么样的情况都是很正常的。他吩咐着让大家在屋子里看一看能不能找到一些什么关键的东西,可很快马尔斯就跑了回来,他拿着一本厚重的古书念道。眾人一時在內層安頓下來,分別在各自師尊的教導下,開始修行。眾靈中,等階最低的也有大乘境界。教導他們這些煉虛境的晚輩,是沒有問題的。

但奇怪的是,沒有一位師父,將著力點放在徒弟的境界提升上。而是不斷地打磨他們的基礎,培養他們對道的理解和運用能力。強化訓練各自的血脈能力。

經過在中層的五百年打磨,實際上大家都已達到或接近煉虛境的瓶頸,只要方法得當,突破并不是難事。

可大家的師尊都有意無意地無視這一點。倒是北......

这人脸上忽又露出了痛苦之色.腳上面還有一截綠色的裙子,再

那轮妖艳的日头痛痛快快将空中的白云玩耍了一番之后,很快遭到了疯狂的报复,被发怒的云朵团团围攻,不得不认输,收敛了灿烂的光芒,躲到云后再不敢露头。

云团吸足了东海的水分,无力担当,又不忍倾泻,一路纷纷扬扬将水珠漏了下来。

而这扬扬洒洒漫无边际的小雨,却给逃往的人带来了灾难。

小雨不紧不慢,不慌不忙,阵缓阵急。

没有雷声,清寒凄凄。

逃亡的人丝毫不敢耽搁,只能风雨兼程,催马前行。

逃亡的人每人怀中都抱着一个孩子。

他们早已饥肠辘辘,却没带肉干和奶酪,没有任何可充饥的东西,只能忍着。

他们感到莫名的胆怯,却没有带任何防身武器。

马匹已无力奔跑,马蹄声零乱而单调,一如那雨打草叶之声。

弟兄三人实在没有想到,和他们一起长大亲同手足的狼德,突然对他的恩人举起了屠刀。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呀,早知有今天之灾,当时又何必要救他,让他做了野狼的干粮岂不更好。

刚出生的婴儿还没有吃过奶,在父亲的怀抱中大哭不止。

父亲撒剌的也没有别的办法,惟一能做的,便是解开衣襟,将孩子藏进怀里,避免被雨水淋着。

两个女人抱着各自襁褓中的孩子,冻得瑟瑟发抖。

走得急,孩子们都没来得及穿衣服,从被窝里直接抱上了马背。

两个大点的孩子已无法将美梦延续到马背,父亲的衣襟也遮挡不严他们胖乎乎的身体,冷雨敲在他们发木的身上,像刀割一样疼痛。

一路上,老二岩木想,父兄亡去,自己已是家中老大,有责任撑起整个家庭的未来。

特别是当前这关键时刻,更应该力挽狂澜。

岩木现在已经想清楚了,母亲让他们暂避一时是对的,要不然,他们根本无法保证妇幼的安全。

但是,逃亡仅仅是手段,而绝非目的。

狼德已是他家的头号敌人,不除掉狼德,家人难以归家。

将家人在台押家安顿好以后,自己必须立即回到迭剌部。

母亲和弟媳的安危牵扯着岩木的心,他必须回到母亲身边去,用战刀保护母亲和弟媳的安全。

要除掉狼德,也必须回到迭剌部去。

他不能做缩头乌龟,一走了之。

他要做顶天立地的汉子,除掉狼德。

狼德丧尽天良,心狠手辣到如此地步,竟然对他的恩人下毒手。

不杀此人,天理不容。

眼下,最紧要的事情,是赶快弄些吃的来,让大家充饥。

岩木抬头望了一眼天空,看到小雨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与三弟释鲁打了声招呼,将怀中的孩子往紧抱了抱,离队去寻找牧户的毡房。

释鲁的心中窝着气,一口窝囊气。

在契丹,狼德是释鲁心中最佩服的人。

平日里,他也与钦德和辖底经常议及狼德,三人都非常佩服狼德的带兵之道。

能将兵士管理成自己的弟兄,自己的一次剛施展,壯漢突然嘴角一笑,手中流星錘直接飛出。

張航剛一出現,流星錘直接轟在身上。接著張航便飛了出去。

雪貂見張航重傷,一道白光竄出,接住張航,轉身便逃。玄海一咬牙,擋在了壯漢身前。

壯漢見張航重傷,隨手朝玄海甩來流星錘,然后便朝著雪貂追去。

玄海被流星錘直接轟飛,不過憑借著強大的護甲硬抗下了壯漢隨手一擊,接著便朝壯漢追去。

熾靈兒長槍朝著美男子連續刺出十幾道,美男子只是拼命抵抗。

體內陽火沒有了壓制頓時直沖元嬰而上。

美男子大驚,轉身想要逃跑。熾靈兒長槍甩出,接著身體融入長槍之中,頓時刺穿了美男子。

回頭看到壯漢馬上就要追上雪貂,心神一動,頓時一道巖漿巨蟒從地面鉆出擋住了壯漢的路。

接著長槍朝著壯漢刺來。

壯漢見美男子被火靈斬殺又朝自己殺來,手中揮動流星錘直接朝巖漿巨蟒砸去。

接著繼續追張航。只見地面巖漿中不斷竄出一條條火蟒,壯漢剛斬斷第五條,熾靈兒的長槍便飛到了壯漢身后。

壯漢嘆了口氣,回身朝長槍甩出流星錘。看來不殺了這火靈就沒法追上張航了。

熾靈兒見雪貂帶著張航跑了。心里松了口氣,長槍被流星錘震回。

熾靈兒躍身飛到壯漢上空連續抽出數十道攻擊,壯漢舉錘接下。

熾靈兒剛落地,壯漢手中飛出流星錘,舉起噬魂便朝熾靈兒沖來。

只覺得腳下好像被粘住一般。低頭一看,整個小腿全部沒入巖漿之中。

心里一驚,熾靈兒舉槍刺來。壯漢急忙招回流星錘,同時舉噬魂準備擋下長槍。

只見長槍馬上就要到眼前時候,胳膊不由得一抬,原本擋在長槍前面的噬魂完美的避過了長槍。

長槍穿過壯漢的同時,流星錘也到了手里。壯漢盯著噬魂:“你。是你!”此時壯漢徹底明白了。

張航故意將噬魂扔給他。噬魂刀了他手中,影響了他的心智,所以自己小腿沒入巖漿中都沒發現。

壯漢護住長槍穿過的洞口,抬腿走出巖漿。想要忍掉噬魂,卻發現怎么也扔不掉。

此時胖子憑借著高深的修為與十六只禍斗纏斗在一起,誰也奈何不了誰。

“你將那個美男子留下,壯漢叫給我來對付就可以了。”張航坐在玄海背上有氣無力的說的到。

熾靈兒也察覺到了壯漢的怪異,張航說話后,便轉身朝美男子飛去,同時地面鉆出巖漿巨蟒與壯漢纏斗在一起。

有了長槍刺穿的傷口,噬魂吞噬壯漢的速度更快了。壯漢一邊抵御巖漿巨蟒,一邊還想甩掉噬魂。

不多時便被噬魂徹底吞噬。此時熾靈兒將美男子的尸體也帶了回來。

“嘿嘿,我現在實力大漲,那胖子交給我來對付吧。”壯漢嘿嘿一笑。

熾靈兒見壯漢氣息回復了之前的樣子,正要動手被張航攔下。

壯漢舉起噬魂朝胖子斬出一道妖力,胖子原本與禍斗只能打成平手了。

沒想到壯漢突然對他出手,一時不防,只聽得一聲慘叫便倒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第三个徒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御本草令

天天来卖酒

御本草令

季璃

御本草令

烟四少

御本草令

翡翠炒饭

御本草令

过关斩将

御本草令

田间小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