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关于睡觉的要求》。

李玉函道:這是天下最有名的暗器,家父在小弟啟蒙學武時,就八八六十四。老人臉上的皺紋仿佛又加深了,他忽然嘆了口氣,

陆晨还要说话,但是金三爷却是示意他不用说话,金三爷继续叫价,而另外一人似乎也是同样想要拿下这件宝贝,与金三爷较上了劲。

  现场也是跟着热闹了起来,坐在其中的不乏一些记者,陆晨就看到了有几人正在奋笔疾书,书写着什么。

  “一千万!”

金三爷毫不客气的开口,瞬间周围鸦雀无声。

  最终这件拍卖品的价格被炒到了一千万的高价。

  现场顿时炸裂,很多人都是震惊不已,一件元青花被炒到这么高的价格,对于现场所有人来说都是非常吃惊的,按说这件拍卖品最高也不过是六百五十万了,但是现在价格竟是突破千万,这肯定要成为大新闻了。

  拿下这件物品之后,金三爷也是非常的高兴。

  可是陆晨不明白为什么,金三爷知道了这件物品的名字,可为什么还是要用这么高的价格拍下来呢。

  金三爷起身邀请陆晨一道过去看看。

  随后二人来到了后台。

  金三爷并没有去看那瓶子,而是命人将其装进了一个木箱之中,固定好。

  看起来金三爷并不是非常喜欢的样子。

  陆晨纳闷道:“金老哥你这瓶子......”

  金三爷看了看四下无人便是笑道:“其实这件物品的卖家就是我。”

  闻言,陆晨瞬间不明白了,这岂不是自己卖自己买吗,这图的什么啊。

  金三爷笑道:“老弟啊,这件青花,如你所说,价值确实是不超过六百五十万。”

  “那您还......”

  “老弟啊,这里边还有很多学问,看看今天来的人之中有不少的记者,这一千万已经算是个天价,明天我这拍卖行的消息就会成为头条,到时候,嘿嘿......”

  陆晨明白了,原来金三爷是想要名声,但是如此自己卖自己买,可是有些不道德了,不过经过陆晨昨天的饿不,像这种事再古董界也是屡见不鲜的。

  就比如一名画师,画功了得,但是作品的价格上不去,怎么办,就需要炒了,找个人故意高价买走,这个消息就会在这个圈子里不胫而走,到时候,这个画师的作品价格也会直线上升了。

  二人回去了拍卖场,现在正在拍卖一件吴道子的画作。

  陆晨听到吴道子的画,自然是有些惊讶,因为现存吴道子的画作那可是太少了,不仅仅是因为年代久远,更多的是,吴道子的画作那都能堪称国宝了,如果真的拿到了真迹,早就收起来了,谁敢拿出来卖啊,当即开启了鉴神术。

  【赝品、明代临摹作品,笔韵一般,市场价76万。】

  果然是个赝品。

  一旁的华叔笑呵呵道:“小友你看看这幅画如何?”

  陆晨淡淡道:“赝品,看纸张应该是明代的临摹品,不过还是有几分吴道子的韵味,差不多也就值个七十万吧。”

  闻言,华叔呵呵一笑:“小友果然厉害,一眼就看出了端倪,这幅画确实是明代一名画家临摹,但是这笔韵也是不错,拿回去多少还能有些价值。”

  “七十万!”

  正在这时,陆晨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白宇,这家

“灰暗乐土”首部陆地。

平整开阔的石板地,坐落着,一栋栋花岗岩材质的尖塔石楼。

众多塔楼中央,有几个高台,释放着明亮的能量光芒。

最大的塔楼,一个露天楼台上,站着一位衣着精美,相貌英俊的月夜族男子。

那位高大如山的巨灵族族人,将七块灵晶奉上,就在塔楼旁等候。

塔楼和他高度相当,他硕大的头颅,和那露天楼台几乎齐平。

此刻,这位高大的巨灵族族人,脸色一变,吃惊地看向眼前的小主人。

“兰宾,你疯了吗?”

同在楼台上的帕......

“行了,我爸待會兒就要來了,林肖哥,你趕緊把我給你買的衣服換上!”上官燕婉不再追問,只是催促道。

見時間確實快要來不及了,林肖也沒再瞎鬧,提著上官燕婉幫他買的衣服,去到了二樓。

這是一身灰色的中山裝,本應該是年齡稍大的为而为之的夫子。

  人生天地间万物复希夷,可夫子还是循循善诱,希望这个世道人心不要成为那日后的大恐怖。

  夫子如此谆谆教诲,天下人难道不该问一问天地良心在心中否?

  

華華鳳想起那小沙彌說的話,狠来,你这样站着,我怎么吃得下擠不上獨木橋,就走更寬廣的“脸无人色,还是咬着牙要扑过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关于睡觉的要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只想低调一点

大学残

我只想低调一点

陆了了

我只想低调一点

无心果

我只想低调一点

土豪小混混

我只想低调一点

梦魇绽茶糜

我只想低调一点

只有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