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暗中注视》。

以前,他最憎恶泥泞,他情愿多新婚,你不怕我進去驚擾了你們

叶风流抱着塞薇妮走进了灵魂树所发白光范围,直到尚伊和安妮身旁时这才停了下来。

  他拥有元能之体,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周围能量的变化,所以当他走进灵魂树所发白光范围后,就感觉到了周围能量的大幅度提升。

  紧接着,走在他身后的里奥和李辉就诡异的昏迷并摔倒在了地上,看上去表情安详,其状态和先前进入灵魂树白光范围内的尚伊等人非常相似。

  “我怎么除了感到能量变化外没有与灵魂树产生其它反应?难道我无法和灵魂树链接?还是我姿势不对?”叶风流想到这便学着尚伊的样子也盘膝坐到了地上。

  片刻后依旧没有什么反应,叶风流静下心来仔细观察四周,终于发现了自己和白光范围内其他人的不同。

  安妮、塞薇妮和杰克的发辫已经已经和灵魂树的枝条自动缠绕在了一起。

  而尚伊、里奥、圆圆和李辉的身上都有灵魂树的枝条看似非常随意的垂落着。

  唯独他,灵魂树的枝条竟然有意无意的与他保持了距离。

  “似乎我被嫌弃了啊!”叶风流的脸色有些发黑。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抓住了身前许多的灵魂树枝条。

  可惜除了能感觉到元能之体的充能速度更快一些,依旧没有其它的任何变化。

  “是不愿意理我还是有什么其它意图?”他的嘴角浮现一抹邪笑,“圣母艾娃果然具有智慧和意识啊。”

  他尝试着消耗神力加强了心觉属性,这次终于感觉到了一股奇特的意识从手间的树枝上传递了过来。

  “你是谁?”短短的三个字凭空浮现在脑海,叶风流惊喜的知道,他与圣母艾娃的链接成功了。

  “别和我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他让心中所想通过树枝传递了回去,“作为星球级的智慧生命,我相信发生在潘多拉星上的所有事情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我叫叶风流,是超级智慧生命人类族群授权与你进行正式谈判的代表。”叶风流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身份提到了与圣母艾娃相等的层次。

  “狂妄无知的人类,你有什么资格与本神进行谈判。”很快他的脑海中便响起了艾娃的怒吼声。

  “都说了你只是星球级的智慧生命而已。”叶风流冷笑,“论个体你也许要比我们每个单独的人类都要强大。但是论整体,我们人类,却又要比你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愚蠢的人类,你对本神的不敬,必须得到惩罚。”艾娃的声音更加愤怒。

  叶风流突然感觉到灵魂树的树枝上传来了巨大的能量冲击,他慌忙全力运转元能之体将大部分能量都转化成了神力,但依旧有小部分对身体造成了严重的冲击,本就没好的内伤再次加重,一口老血险些喷了出来。

  他强忍剧痛将血又咽回肚中,表面上依旧装作若无其事道:“不过如此。”

  冲击消失,艾娃的声音重新在他的脑海中响起:“人类,你很强大。你已经通过了本神的考验。本神现在赋予你与潘多拉自然之神圣母艾娃平等对话的资格。”

  “果然做神棍时间太长,已经中二到无法挽回了吗?”叶风流心中暗自腹诽,却不想在这无关大局的细节上与艾娃计较。

  于是他给足艾娃面子说道:“好吧,潘多拉的自然之神圣母艾娃,你能先告诉我,我这几位正等待你救治的朋友怎么样了吗?”

  艾娃道:“这三个纳美人违背了本神的旨意,理当得到惩罚。而其余人类,我不欢迎你们,你们只会给潘多拉星带来伤害。你们的存在破坏了这里的能量平衡,我没有理由去帮助你们。”

  “你是说杰克、塞薇妮和安妮三人违背了你的意志?”叶风流冷笑,“无非是因为他们帮助了我们而已吧。”

  “身为圣母艾娃,作为纳美人甚至整个潘多拉星上的生命创造者,你还真的很是小气呢。”

  “就因为杰克所在的森林部落纳美人帮助了我们,你就宁可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虫族消灭殆尽也不愿施以援手。”

  “我说杰克怎么会这么固执地反对与人类联盟,原来他更怕的是来自你对族人的惩罚啊!”

  “不要信口雌黄诋毁本神的博爱与大度,”艾娃再次怒喝,“做为神,我不会干预凡人的进化与选择,更不会参与到凡人之间的争执与斗争之中。”

  “你说的话与做的事儿真是前后矛盾呢!”叶风流嗤笑,“不干预凡人的进化与选择?那这些纳美人发辫里的神经插口作何解释?”

  “还有纳美人与其它生物的触角能够进行的羁绊,与灵魂树进行的链接又是怎么回事?别告诉我这些都是自然进化的结果。”

  “至于不干涉凡人的争执,更是好笑。要不是你曾发动潘多拉星上所有纳美人部落和生物共同啦的落了下來,那些剛冒頭的烤全豬轉瞬間逃得無影無蹤……

“這劇情完全不對啊!”李輝看著路飛與阿虜奇葩的嗓門大比拼,以及完全不見了蹤影的烤全豬垮著臉無力的噓了口氣。

“咕咕……”葉風流突然聽見有若雷鳴的肚子鳴叫聲,接著阿虜立即大喊起來:“咦!我的肚子已經餓得咕咕作響了啊!不好,烤全豬已經全部跑掉了啊!不可饒恕啊!”

阿虜喊到這里突然面色猙獰的看向了葉風流等人,用陰沉的聲音說道:“你們放走了我的食物,那么就用你們自己填飽我的肚子吧!嘿嘿,擇日不如撞日,其余皆犯忌日。叉與刀。”

阿虜說著雙手互擊發出了清脆的金鐵交擊聲響,接著并攏合于胸前,然后虔誠的說道:“向著世上所有的食材表示感謝,我開動了!”

當他所言的最后一個字結束時,其身體上陡然爆發出了強烈的能量,光是這恐怖的能量就壓得在場眾人幾乎立足不穩、呼吸困難。

“這氣勢好像比基多拉出場時也不遑多讓啊!”葉風流見狀大驚,慌忙的使用神力加強了視力屬性,竟然發現那些能量在阿虜身外隱約的形成了一個面目猙獰、滿口獠牙的惡魔。

他瞬間遍體生涼,慌忙揮手示意尚伊與李輝做好一級戰斗準備,可是李輝只是短暫的爆發了一下氣勢就陡然的垮了下去,然后他竟然一臉傷心欲絕的迎著阿虜向前走了幾步熱淚盈眶的哭聲道:

“你究竟在說什么啊?我心目中的阿虜明明不是這樣的……對了,你是假的,你一定是冒充的對不對?小松呢,斗狼泰利·克洛斯呢?他們怎么沒有跟你在一起?所以你一定是假的阿虜對不對?”

“小松!”阿虜聞言氣勢驟降,竟然停了即將攻擊出的招式向李輝疑惑問道:“你竟然認識小松?難道你是小松的朋友?”

“沒錯,我就是小松的朋友,而且是最好的朋友!”李輝認真道:“我從七歲開始認識小松,一直就將他當做我最好的朋友,他也是我的偶像之一。”

“我人生中做的第一道菜就是和他學的,而我的夢想就是要成為一名不遜色于小松的頂級廚師。”

“我也是從小松那里聽說阿虜你的,在我的心目中你一直都是美食世界中最偉大的英雄,最厲害的美食獵人!”

葉風流聽到李輝這么說差點沒笑出聲來,心中不由得暗暗吐槽,“死胖子你一定是七歲時看動畫片認識的小松吧!你這演技大有進步啊!”

“哦!這么說你果然是小松的朋友嘍!看樣子小松沒少和你講我的事情呢!”阿虜果然相信了李輝的話,臉上突然露出強忍得意笑容的夸張表情,

“其實最偉大的英雄和最厲害的美食獵人什么的我還是受之有愧的,剛才我只是有些生氣所以故意和你們開玩笑的。哈哈,就是這個樣子,看把你們嚇的。”

“對了,小子,你叫什么?小松還和你說起過我的什么優點沒?快說來聽聽!”阿虜已經完全散盡了身上的氣勢,反而露出了一臉陶醉的表情攬住了李輝的肩膀,

“小松的朋友也一定是一名不錯的廚師吧,那你趕緊去把那些落在地上的火腿全部烹飪了吧,省著浪費食材。嗯,一會我們可以邊吃邊聊!”

“我……我叫李輝,阿虜大哥你叫我小胖子就好,小松就這么叫我的!”李輝露出受寵若驚的表情,

“既然我是小松的朋友,當然也是廚師嘍。現在就讓我給你露一手好了,保證讓這些火腿能夠滿足這阿虜大哥的口味!”

“小胖子挺自信啊!”阿虜摟著李輝的身子突然一僵,

“你體內竟然也有美食細胞!這是小松給你的嗎?你竟然真的是他最好的朋友!那太好了,小松作為大賽舉辦方特邀的評委之一,就在島中心的比賽場地等你呢,馬上你們就可以再相見了!”

“呃……小松他竟然是評委嗎?”李輝聞言立即心虛道:

“這真是太好了呢?不過還是不要馬上相認……最好還是先裝作完全不認識的好吧,免得其他選手說小松徇私舞弊。”

“有道理,我也要裝作不認識他才對!”阿虜立即對李輝露出贊許的目光,“你很能為朋友著想嘛,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只是小松以前怎么沒有跟我提起過你啊……”

“呃,其實是我不讓他和別人說的,我曾跟他立過誓,只有當我的廚藝超過他時才允許他承認我是朋友!”

“哦,原來如此!有志氣!”阿虜肅然起敬的拍了拍李輝的肩膀。

看著兩人勾肩搭背的往回走,其余人無不松了一口氣,相互用眼神默默交流后就一起苦笑著跟在了二人的身后。

丁喜板起脸,冷冷道:这是他自快要急出病來了,你卻躲在這里

黛藍兒坐在越野車方向盤的后面,車停著但發動機還在轟鳴,她的眼睛盯著一座棕紅色建筑的前門。

一組玻璃門,打開了又關閉,人們進進出出。

她咬著下嘴唇,透過雨水飛濺的擋風玻璃,眼睛緊緊地注視著那邊。

一個俊朗的男人出現了,穿著一件淡藍色的襯衫和一條海軍藍制服長褲,他走出大門,向停在路邊的一輛警車走過去。

黛藍兒挺直坐了起來,手指鉤在車門把手上。但在最后一刻,她放開了手,看著那個男人開車走了。

她要去和他說什么呢?

我知道康絲蕾 在哪里。

她真想張開嘴,試著說出這句話,看看它們聽起來是什么感覺。可它們還卡在了她的喉嚨中,就像噎了一口干面包。

“他媽的。” 她彎下腰,把頭撞在方向盤上。

她想,坐在警察局外面,她到底是想干什么?是因為她在互聯網上看到了什么,或以為自己曾經看過什么嗎?她也可能是自己錯了呢。她不總是犯錯嗎?

她告誡自己,你是不是瘋了。

如果不是瘋了,干嘛要跑進河里,弄得渾身都濕透了,還開著車來來回回地兜圈子,兜了一個多小時,邊開車還邊不停地喃喃自語?

她也考慮過,是不是停下來向別人求助,但她不知道怎么說才好。本來她的英語就不是太好,加上那么多難記的醫學術語,而且她自己的身份證件都沒有帶,誰也不知道她是個什么人,在胡說些什么。

他們可能會認為她喝醉了或是在賭氣,甚至認為她是在誣告,他們可能會叫警察來抓她,把她帶到一個有硬板床的牢房里,好像她才是做了什么錯事的那個人。

想到這,黛藍兒有點緊張得喘不上氣來。

如果警察真的逮捕了她怎么辦?如果他們認為她也是共犯呢?如果他們把她關在牢房里,然后給她的父母打電話,或者更糟的,打電話給斯嘉萊,她可能會把所有證據都藏起來怎么辦?

而且,最壞的情況是,她會因此而留案底,檔案中會有個警事記錄,可能會影響到她現在的學簽身份和將來的移民申請,甚至可能會把她遣送回香港呢!

不會那么嚴重吧?誰也不會因為她,可能只是犯了個錯誤就被捕的。自己是不是小題大作了?

她所見到的、查到的、還有想象中的,所有這些奇怪的事情,也許不過是自己編的一個小劇本。

哦,天哪,煩死了,我只想回家。

她想著,渴望朱荔婭摟著自己在她懷里的感覺,她的父母會幫助的。他們會告訴她該怎么辦,該怎么處理。

黛藍兒把手放在鑰匙上,把一只腳放在油門上,準備立即開車去最近的有劍神之境的名頭的名義,讓各路守卒看見也當沒有看見。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白雙兒他們方才順利的翻過三山,進入了雷國。事后知道這些消息的夜千刃氣得跳腳,差點一氣之下,一劍削平云國皇宮,然而因為沒有理由,最后還是忍住了。

雷國與云國雖然同為小國,但雷國與云國的韜光養晦完全不同,雷國國主雷霸天總想將雷國建立成,如云荒六大強國般的存在。因此,總是想著吞并周圍的小國來壯大自己。所以他才會強橫的搶奪云國的城池。

然而,總是師出無名的話,定然會招致其余他國的非議,而云國已經足夠小了,隨時都可以一口吞掉,因此雷霸天便將目光鎖定在了比雷國要大三分之一的雨國。吞并別國,自身便需要有強大的力量,而在云荒這個劍道者如飛蝗的世界之中,擁有最多最厲害的劍道者方才是最有力量的。

也正是這個原因,林雷長老方才以教頭的身份進入了雷國大將軍雷猛的府邸,幫助他訓練手下的劍道者兵士,以為日后吞并雨國做準備。

至今,林雷長老在雷國已有十年的時間,在他十年的精心訓練之下,大將軍雷猛的手下,已經有了一支三千人的劍師之境的虎狼隊伍。大劍師之境也有了一個五百人的隊伍。對于他們這樣只有十幾城的小國來說,這些力量已經足夠強大了。

而且,憑著這兩股劍師之境與大劍師之境的力量,大將軍雷猛已經很有信心可以打敗雨國的大將軍雨路的隊伍。三個月前,兩軍對壘于斷子涯。一番血雨腥風的對殺,最后的結果卻是大將軍雷猛大敗而逃,敗逃的路上,更是遭到了兩位劍王之境的劍道者的追殺。

就在大將軍雷猛生死懸于一線的時候,林雷長老及時出現,只一劍破空而出,頓時瞬間斬殺兩位劍王之境的劍道者。這一手一劍滅兩王,著實亮瞎了大將軍雷猛的眼。因為入將軍府的時候,林雷長老只說自己是劍王之境的劍道修為。

劍王之境的劍道者在雷國雖然不多,但也有十多個,所以雷猛并沒有對林雷長老特別對待,然而親眼見他一劍秒殺兩王之后,便對他改變了態度,格外的禮遇了,規格僅次于雷國國主雷霸天。一劍秒殺兩位劍王之境的手段,至少也該是大劍師之境巔峰的劍道修為,這樣的劍道修為在整個雷國,卻是一個也沒有。

雷猛為了表示對這位雷國唯一的大劍師之境巔峰劍道者的尊敬,更是對整個大將軍府所有的人放言,在大將軍府來,林雷長老地位等同于他這個大將軍府的主人。

正是因為這個等同于大將軍府主人的身份,當白雙兒帶著林曉鋒來到大將軍府報出他的名號后,立馬就受到了府上人的禮遇。一路領著他們去往府內最好的客房,一路去大將軍府書房稟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暗中注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时空代言人

夜北

时空代言人

明月像饼

时空代言人

刘大妈

时空代言人

卜夜清欢

时空代言人

杭格格

时空代言人

刚大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