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今天是个好日子》。

夏蕓聽他也喜歡大白,心里更高興說:你也喜歡它嗎?"熊倜說富人頂多有寂寞,窮人卻像狗一樣活著。阿吉為了幫助窮人,得

紅紅的晚霞接替了蔚藍的天空,滿天像是被火燒過一樣的紅色火燒云,累累燒痕遍布在整片天空上。

安逸坐在營地中的一片空地上,這種感覺很令他懷念,自己上一次這樣空閑著仰望天空的時候,好像還是高中的時候,已經太過久遠了,他也記不清是哪一年了,不過那種如機器一樣運作的日子,他也早就記不清了,或許是腦海里的記憶正被他的心一點點清除出去,畢竟寥寥二十多年,從沒遇到過一種令他溫暖的事情,上學時因為成績好不愛和人溝通,整天被同學在背后嘰嘰喳喳,長大后,縱然勤勞踏實,卻仍舊因為不愛說話,給上司送禮,而總是錯過受提拔的機會,在那個世界里,無論做的在怎樣優秀,或許都不如去學著阿諛奉承吧。

“所以我才活該受一輩子的孤獨吧。”安逸突然感到身心俱疲,一下子倒在地上,看見頭頂的正上方,玲瓏正乖巧地站著直勾勾地瞅著他,她的懷里正捧著幾個新鮮的果子,看上去格外的新鮮。

安逸粗略的掃了掃她的全身,臟的一發不可收拾,就像是剛剛在地上滾了一圈,“干嘛?”他有些冷漠地說,除了部分合得來的,安逸私下里本來就不善和別人交流,更何況像是玲瓏這種說好聽的思想像是一張白紙空空如也的,說不好聽的,就是個白癡... ...

玲瓏聽見聲音朝前靠了靠,用手拿出一個果子想要遞給安逸,但伴隨一只手的脫離,剩余懷里捧著的果子就像是決了堤的江河一樣,朝著安逸那張尊貴的面容上滾滾而流... ...

“哎喲... ...”安逸連忙爬了起來,還好防御力高,只是有一點兒微微的疼痛,然后替玲瓏撿著掉在地上的果子,嘴里還不停的嘟囔著:“你是一根筋么... ...就不會先蹲下全放在地上... ...然后在給我么?”

“臟了您尊貴的面容,屬下罪該萬死。”玲瓏一下子跪了下來,隨即拔出腰間的一支短刀就要自殺,安逸猛地一驚,起身就把一個果子懟在她的嘴里,奪過了那支短刀,“得了得了,用不著,為點兒小事,叫你自盡,顯得我太無情了。”他抬頭望了望天空,“何況,臉面才多少錢一斤,早就不值什么錢了。”他低下頭望了望玲瓏,赤金色的眼眸里反倒有些可憐的意味,說:“喂,你也起來吧,你這樣的性子,活到現在也不容易。”說著,便要把短刀給她,卻無意間看見上面還深邃的刻著玲瑯二字,“字寫錯了。”他看著玲瓏,隨后蹲下身來,用短刀在地上一筆一劃的寫著玲瓏,“這才是你的名字。”隨后他又在玲瓏的前面繼續寫著八竅。

不料,玲瓏在一旁回答:“這武器是木槿大人贈予屬下的,上面刻著的字,一開始就有,并非屬下所刻。”

安逸一下子停了手上的動作,仿佛猜到了點兒什么,眉毛開始微微的變皺,望向玲瓏,看著她一如往昔的空洞無神,使得安逸心中的猜測更趨向于真實,“八竅玲瓏... ...你姓八竅,還是玲瓏。”

玲瓏乖巧的低下頭回答著:“陛下,妖族惡魔本沒有姓氏名字的,只有代稱,或者用稱號尊稱。擁有名字后的妖族或是惡魔,就會成為只忠誠侍奉主人的統一魔物,所以八竅是木槿大人的賜名,玲瓏是屬下以前的代稱。”

安逸蹲在地上,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仿佛心思也突然變得柔軟了起來,連忙坐在地上,甚至伸出手來示意玲瓏也坐。

“屬下不敢。”

安逸回頭望了望她,“你當這是命令吧。”玲瓏緊跟著坐在了他的身邊兒。

“哦對,你的刀。”他把短刀遞給玲瓏,眼神里微微帶著試探:“玲瓏你有幾個哥哥姐姐啊。”

玲瓏接過刀,放在了刀鞘里,“屬下是從蜘蛛卵中出世的九幽翠玉一族,故而不算與同一時期的卵中蟲族有什么血緣關系。屬于特殊的一種蟲族。”

“那,萬事總有變異不是,你們蜘蛛卵就沒有一胞多胎?”

“有... ...”玲瓏乖巧的點點頭,“與屬下同為木槿大人麾下七魔將的葉甲旒心與葉甲旒意就是陛下說的雙胎姐妹,所以之前的代稱也差不多相同。”

“這才對嘛。”安逸極為認可的點點頭,“所以,那你沒有么?說不定這事太久遠,連你都忘了。”

“不可能。”玲瓏斬釘截鐵的抬頭望向安逸,說:“屬下自一萬歲起,就與木槿大人征戰四方,所有的記憶都只有殺戮與戰爭,所以清楚的很,陛下您可以任意考屬下參與過的每一場戰爭,殺敵人數,發生地點,戰爭結果,屬下都可以清楚地答復您。”

“額... ...”安逸發出一副異樣的目光望向她,“還真是個滿心黑暗沒有一點兒光明的少女呢。”隨后他修長的手,隔空一揮,召喚出了儲物空間,一邊翻找著什么,一邊問玲瓏:“那之前呢?你這話的意思,不是就是在說,一萬年后所有的事情,你記得一清二楚,一萬年前,你根本就記不住了。”

“陛下也要說屬下,是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么?”玲瓏空洞的眼神有一些抵觸,但也算得上是多了一絲表情。

安逸轉頭望向玲瓏,“也,還有誰說?”

“克洛哀大人。”

安逸嘴角閃過一絲弧線,有些佩服,不知什么時候,手里多了個小瓷瓶,瓶里裝著些粉末,“難怪對你蠻溫柔的,她果然怕着郑伟突然发现了他不是那内门弟子中写在石碑上的人。

如果不是那薛天贵为这齐海说了一番好话之后,那齐海说不定还真的被郑伟直接给击杀。

在齐海身子出现之后顿时便看到,远处秦辉的身影,当然戴着面具的秦辉他自然是认不出来。

“是他!”

虽然这齐海认不出来秦辉,但是秦辉一瞬间便能够认出来,齐海这人正是当时在他准备领取内门弟子令牌的时候,听从薛天贵的吩咐与他进行战斗。

在齐海出现在众人面前之后,只见齐海冷哼一声,整个人威风凌凌的对着面前的众人开口道:“你们这些蝼蚁,不管你们要做出什么事,在这尸体上搜刮,武器功法也好,但是如果你们要闹事的话,我代表郑家处理你们,现在那郑家的公子还有郑家的家主都10分的忙碌,忙着朱雀圣宗的事情,这里现在的一切全权由我负责。”

这齐海开口说话的时候10分猖狂,正在先前他被秦辉给接待之后,他的心中便萌出了一道阴影,于是在对待比他强的人,这齐海男士毕恭毕敬,一副狗奴才的样子,但是在比他弱的弟子身上,则是10分的猖狂。

“没想到你此时竟然是这副样子,那郑伟将现在的一幕残局交到你这个废物的手中,他真的放心吗?”

听到自己面前的,戴着面具的男子竟然开口这样辱骂自己,那站在一旁的齐海顿时眉头一皱整个人十分生气:“你说谁是废物?”

“枉你以前还是烈焰宗的外门弟子第1人存在,没想到你此时此刻却是成为了他人的狗,以前宗门可是待你不薄,没想到你现在竟然反过来咬了主人一口。”

听到秦辉竟然在辱骂自己之后,那站在一旁的齐海顿时心中大怒,直接拿出自己的长剑,一瞬间就想要向着秦辉冲过来。

看到那齐海的身子之后,秦辉顿时哈哈大笑,随后再次调动起自己全身的灵力,一瞬间,释放出一股滔天的剑势。

感受到这种似曾相识的剑势之后,那齐海顿时整个人有些恐惧,因为他10分熟悉这件事,正是郑伟先前苦苦寻求的秦辉所拥有。

“怎么是你?”齐海好像意识到了什么,顿时整个人十分恐惧,脸上显现出一丝无奈之情。

因为当初在将烈焰宗灭门之后,又寻找不到秦辉的人影,那郑伟随即便带着所有的精英离开了这里,前往朱雀国的朱雀圣宗,开始规划朱雀圣宗的事情。

只留下了齐海和站在齐海身后,两个凝气期一层的修士。

此时此刻,这齐海心中十分清楚,此时的秦辉乃是他们之中最强的人只要秦辉愿意,他一个人屠杀着所有人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求求你饶过我好不好?我只不过是被逼无奈而已!”

“被逼无奈!呵呵,齐海,你真敢说啊,像你这种人也不配活在世上。”

“灭龙!”

说出那一番话之后,秦辉整个人没有丝毫的犹豫,顿时对着那在场的,几个人就是一剑挥了过去。

这一剑,所散发的光芒挟裹着一丝金色,远不是方才秦辉那随意挥出的一剑可以比拟的,见到这一幕之后,齐海顿时整个人暴退而出,想要逃离此地,可是秦辉又怎么会给他机会,方才会出的一剑顿时便冲到了,那齐海连同身后三人的身上。

只听见刺啦一声,三人的身体顿时被拦腰折断,他们的脸上写着惊恐,没有想到这面具竟是如此的厉害。

将齐海三人斩杀之后,秦辉扭过头看着此时站台上的一幕幕,那一个个尸体,有些已经发臭腐烂,但仍旧被扔在这里暴晒。

看到这一幕,秦辉的心中再次发生了一阵的痛恨,就是因为自己这练中的所有弟子以及长老,才会牺牲他们的性命来保护秦辉。

原本秦辉再次来到这里严重的时候心中便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他来看看,这烈焰宗所有弟子以及长老的尸体,以此让让他永久的铭记着惨痛的教训。

让他永远不能忘却,这当时发生的事情。

此时此刻,秦辉的心境顿时发生了变化,他眼中呈现了一丝血红色,但是在这血红色,出现的一刹那便消失不见。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轰隆隆的声音直接从远方传出,听到这段声音之后,秦辉顿时眉头紧皱,这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乃是那烈焰军队的声音。

“难道他们知道我在这里?”

听到这声音之后,秦辉没有任何犹豫,一把抓起自己身旁的小狐狸,整个人迅速的逃离这里,向着一旁的冲了过去。

可是那烈焰军队的速度丝毫不比秦辉慢上多少,也就是几息的时间,这浩荡的军队便冲到这烈焰中的战天台附近。

此时此刻现场全是平地,就算秦辉再怎么快也不可能比得上这烈焰军队的速度。

随即只见秦辉扭过头,站在小狐狸的面前,随后眼神直盯盯的看着那朝自己冲过来的烈焰军队。

突然就会看到那,冲在最前面的一个男子,英俊的脸庞,帅气的五官,整个人看起来威风凛凛,穿着一身白色的铠甲,但是他的眼中确实存在着无尽的忧伤。

“好帅气的一个将军!”

秦辉暗道一番之后,只见那练军队从秦辉的身边,直接冲了过去,那最前面的将军看都没看秦辉一眼。

随后在这战天台的尽头停了下来,在练军队停下来之后,那站在最前面的将军顿时将自己的头盔拿了下来,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头苍茫的白发。

陸隱目光凌冽,因為施展波動掌受的傷沒有恢復,竟無法掙脫寒冰凍結,眼看寒冰越來越擴散,陸隱無奈,雙腿發力,帶著女子一起施展游身步。

女子眼前一陣晃動,場景變換,措不及防直接被弄暈了,下意識嘔吐,陸隱一把撕掉女子衣袖,幾片極寒的葉子掉落在地,快速結冰。

“我就說你怎么可能施展超自然戰技,原來靠的是外物”陸隱嘲諷道。

女子咬牙瞪著陸隱,“你剛剛做了什么?戰技?”。

陸隱沒有回答,他在思考要不要滅口。

這時,天邊一道氣流掃蕩,刑圣周山飛來了。

陸隱無奈,就算想滅口都來不及了。

女子看到周山,臉色不太好。

陸隱疑惑,難道這個女人不是刑營的?地級強者,周山不應該放過才對。

呼的一聲,氣流激蕩,周山降落,威嚴雙目掃過陸隱跟女子,最后看向白色宇宙飛船,目光驚疑不定。

“誰給我解釋一下”周山沉聲道。

陸隱想了想,淡淡道“宇宙飛船降落,里面一個人要殺我,但他或許是因為受到的撞擊太嚴重,不是我對手,被我反殺了”。

周山目光盯著陸隱,隨后看向女子,也不著急去查看飛船,露出一絲笑容,“好久不見,三大雪女只來了你一個?”。

女子彎腰行禮,“雪女趙雨,見過刑圣”。

陸隱驚訝看向女子,雪女?他聽過,北方長白山洛圣藍營麾下強者,雪女怎么會出現在金陵?

“自從災變后,我們就沒有見過,沒想到再見已物是人非”周山感慨道。

趙雨恭敬道“洛圣讓我向您表示祝賀,刑營制霸蘇省,恭喜刑圣”。

周山苦笑,“有什么好恭喜的,我再怎么也比不上洛圣,上三圣有多強我清楚,不說別人,你就比我手下所有萬夫長都強”。

趙雨笑道“刑圣過獎了,我剛剛還敗給你手下這位萬夫長,他可是真的很強”。

周山詫異,指著陸隱,“他?我不認識”。

趙雨驚訝,“他不是您麾下萬夫長?”。

周山聽明白了,趙雨敗給了陸隱,他驚詫的望著陸隱,這個人居然打敗了雪女,看不出來。

陸隱低著頭,目光思索,聽周山的口氣,他們末日前就認識,而且末日后沒見過面,這么說,所謂上三圣的強大他是在末日前見識到的,果然,七圣早在末日前就修煉了,他曾聽過傳聞,當初探索海王星并非一無所獲,而是得到了一柄戰刀和一具尸體,據說因為這件事差點引發世界大戰,最終還是華夏妥協,給了其他國家一些東西才罷休。

那么,七圣之所以可以修煉,憑的就是得自那具尸體身上的東西。

陸隱握了握拳,自己沒有猜錯,一直以來尋找的方向也不錯。

七圣不可能知道塑體決,那么,如果那具尸體是絕代強者,他體內或許還殘存著可以使用的塑體決,那才是自己的目標。

很快,刑營軍隊到達,領頭者是一個戴著眼鏡,容貌靚麗的女子。

周山讓軍隊封鎖四周,看著幾名身穿白大褂的研究員探索那艘宇宙飛船,隨后看向陸隱,“小兄弟,對這個外星人,你還知道什么嗎?”。

雪女趙雨也看向陸隱。

陸隱想了想,道“我聽他說過幾句話,學院考核,原始星球進化試煉,任務”。

周山目光一閃,“就這些?”。

陸隱點點頭,“他沒跟我多說,只是想讓我做他的奴隸,稱呼我們為野人”。

“野人?”周山嗤笑,抬頭望向星空,“看來地球很快就不平靜了,剛剛足有數十艘宇宙飛船降落,也就代表數十名外星人,沒想到跟外星人接觸的一天這么快到來”。

陸隱看著周山,他,好像并不驚訝。

“報告刑圣,宇宙飛船即將運回金陵解析,外星人被人打碎心臟而亡,據探測,他

再加上人群現在非常的巨多,有一句話說得好,法不責眾,剛才的時候,其實大家都已經對著那一個喝醉酒的中年男子拳腳相加了,本身大家都認為,他們是沒有任何過錯的。

而現在,大家在這樣不斷的議論紛紛當中,其實本身也沒有任何的問題。

因為反正大家的人數也非常的巨多,而且大家都在一起的議論,又怕什么呢?

沒有什么可怕的。

哪怕這個醉酒的中年男子,本身背后的家族,或者說倚靠著的關系,非常的強大,那又如何呢?

總不可能這么多......

只要愿望能够达到,败又何妨?這里是什麼地方?楚留香道:除里后,伏处者,又十年。久才能见得到她,很久很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今天是个好日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血脉传承三卷

落尘

血脉传承三卷

梦萝

血脉传承三卷

十一班

血脉传承三卷

紫苏落葵

血脉传承三卷

缘.梦.

血脉传承三卷

一片苏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