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掉到海里》。

張震東喝了一口茶,轉過頭來,對林靜楠說道:“大侄女,你們林氏房地產公司的意見呢?”

隨著張震東的話音剛落,尹墨甄陰測測的目光就望過來,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

只見到林靜楠不慌不忙向張震東點了一下頭示意后,對著話筒講道:

“各位前輩,各位參會的同仁,大家好,我是林氏房地產公司的林靜楠,代表林氏參加這次商界大會。我們林氏堅決支持震東集團董事長張震東先生的提議,可以先形成意向性協議。因家父現在忙于海外業務,具體細節有待家父回來,和張伯伯具體商定。”

我看到,林靜楠剛開始講話時,張震東是很滿意的,面帶笑容,不停的點頭。

當講到具體細節以后商定的時候,張震東臉上的肌肉明顯抖了一下,笑容也收斂了。

林靜楠的講話還在繼續:“張震東老先生的德高望重,所以我們林氏房地產公司支持震東集團作為會長企業,擁護張震東先生擔任會長。”

當林靜楠講完話后,我發現張震東的臉上又有了一點笑意。

尹墨甄往這邊看了一眼后,我的心開始嘭嘭急促跳動起來,不過還好,尹墨甄似乎并沒有過多注意林靜楠這邊,用他不大的眼睛繼續掃視著會場上的人們。

這時候,會場上又有一些企業表示同意震東集團的提議。

我看到,會場也有一些寄希望于林氏房地產公司會講公道話的企業老板,表露出明顯的失望神情。

很明顯,企業聯合會不過就是個由頭,就是震東集團向各個企業要錢而已,進而控制各個企業。從而掌握本地所有的經濟。

向商人要錢,這和要他們的命沒什么區別,誰也不會愿意把自己掙下的錢拿出很大一部分交給別人。

我此時只有苦笑,這些商界的精英們,說到底也是普通人,盡管他們是普通人里出類拔萃的佼佼者。

雖然這些人各個財大氣粗,不可一世,或許有些人仗著自己有些門路自以為可以對抗張震東,可是這些人在尹墨甄的眼里不過是螻蟻罷了。

林靜楠講的話分寸把握的再好不過了,雖然張震東不是很滿意,但也不會向馬上林氏發難,也為日后有了回旋的余地。

我看到,會場上只有少數和震東集團關系密切的企業,表態支持張震東的提議,還有為數不多的實力明顯不濟的小企業,附和著。

大多數企業大佬,都在沉默,這里不乏有明確反對張震東的,就等某個膽識過人的,站起來振臂一呼。

看眼前的情景,我暗吸了一口冷氣,想到尹墨甄的手段,心想,不知到哪個會忍不住站出來,先觸這個霉頭。

我正想著呢,忽然聽到一個人憤憤的聲音:“讓我們交出利潤的百分之十五,干脆去搶得了,我們的錢是辛辛苦苦掙出來的,有了錢我們也可以結交朋友,建立關系,憑什么要靠你們,靠什么聯合會。”

我順著聲音看過去,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人,絡腮胡子,一米八多個子,武大三粗的漢子。

旁邊的邱瑩向我輕聲的介紹,我知道了,這個人叫吳博超,是全市里零售業的領軍人物,擁有幾十家的購物廣場和超大型的超市。

這個人的實力在來參會的企業當中地位,雖然不如林氏房地產公司和震東集團,但絕對排在前十,在前十名中甚至躋身前列。

吳博超的話講完,馬上有幾個人站出來附和他。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說道:“我們給國家交稅應該的,憑什么交給什么企業聯合會那么多錢。”

“對呀”。“是呀”......總共有十多個人紛紛站出來,跟在吳博超的身后,一起激烈的反對張震東。

顯然,光靠張震東黑虎幫的勢力,已經震不住這幾個億萬身價的商界大佬。

我看見張震東的臉色陰沉下來,把身子往后一仰,靠在椅子背上。

他拿出一棵比拇指還粗的雪茄,叼在嘴里,深深的吸了一口,說道:“這么說博超老弟很有本事嘍。”同時看了一眼,坐在旁邊的尹墨甄。

尹墨甄依舊瞇縫這本來不大的眼睛,看著場上群情激憤的幾個人,面無表情,好像對場上發生的事豪沒在意,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可是我發現,他那香火頭一樣的小黑眼睛,更深邃了,仿佛要將那個叫吳博超的人吸進去似的。

尹墨甄這種眼神我是見過的,在我還是武師境界和他交手時。我知道他馬上就要出手了,不禁為那個叫吳博超的漢子擔心。

我就是再敬佩那個叫吳博超的人,但是如果尹墨甄對他出手,我也不敢阻止,我的實力對抗尹墨甄還真沒把握。

尹墨甄在場上坐著并沒有動,我卻發現會場的中間無聲無息多了五個黑衣人,都是瘦高的個子。

其中一個黑衣人走到吳博超跟前,小聲的向吳博超說了什么,吳博超立刻大聲叫道:“不,不要......”

緊接著,黑衣人退回來,又和其余的幾個黑衣人站在一起。

會場上,別人沒發現什么,我卻看的清清楚楚,黑衣人對吳博超揚了一下手,一道烏光奔吳博超的面門,吳博超驚恐的大叫:“不,不......”

那道烏光只是在吳博超面前一閃就不見了。本來會場的光線有些暗,再加上事情發生很突然,別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看到黑衣人出手,我想起來了,范天磊在樂迪酒吧曾對我說過,尹墨甄現在有自己的手下了,就是穿著黑衣的。

看來這幾個剛剛出現在會場的黑衣人,應該就是范天磊和我說過的尹墨甄手下的那些人。。

我看見黑衣人對吳博超出手的瞬間,顯露出本來的面目,血紅的不大的眼睛,長著一對豎瞳,還有瓦藍分叉的舌頭。

渾身哪里是黑色的衣服啊,分明是身上長滿了黑色巴掌大的鱗片。

這個奇怪的黑衣人,把吳博超頓時嚇得,瞪大呆滯的眼睛,透露出的是驚恐和絕望,緊盯著眼前的怪物,不顧有許多人在場,大叫:“不,不,不要......”

原來這個黑衣人趴在吳博超耳邊的尖聲尖氣的說道:“要不是主人不想馬上就要你的命,我現在就把你的心挖下來,把你的腦漿喝干。”

黑衣人說話的同時,把尖銳的利爪按在吳博超的胸口,長長的,瓦藍的分叉的舌頭還在吳博超的臉上一舔。

黑衣人做完這些事情,就退回來,和其余四個黑衣人站在一起,同時手一揮,一道烏光飛向吳博超的面門,緊跟著一閃就不見了。

幾個黑衣人此時低眉順眼的老老實實的站在震東集團的那邊,甚至連座位都沒有,很多人都誤以為是震東集團的最下層的職員。

這些只是剎那間發生的事,除了我之外,誰都看不清楚怎么回事。

那道進入吳博超體內的烏光,我是那樣熟悉,我在醫院從老院長身體里驅趕出來的就是那個怪物,和這道進入吳博超體內烏光包裹的東西十分像。

只見剛才還義憤填膺的吳博超,現在是一張死灰似的臉,驚恐的說道:“

我同意,我同意張震東董事長的提議,我們九泰商業集團愿意加入企業聯合會,愿意擁護張董事長做會長,我們全聽張董事長的。”

別說剛才附和吳博超反對張震東的那些人,幾乎會場里所有的人都奇怪,吳博超和剛才判若兩個人,怎么瞬間秒慫了。

那些和吳博超站在一起的人,見到這種情況,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

林靜楠也把狐疑的目光望向我。我知道,這一切只有我看明白是怎么回事,恐怕現在不只是嚇唬一下吳博超那么簡單。

我沒說話,只是沖林靜楠微微搖了一下頭,示意別聲張,保持鎮靜。

林靜楠雖然和大家一樣感覺詫異,但是聰明的她馬上恢復平靜,面無表情的觀察場內的變化。

邱瑩和那兩個高級經理人看到林靜楠很鎮定,也都鎮靜的坐在哪里,望著場內。

我和林靜楠只是短暫的眼神交流,可那個尹墨甄好像有所察覺,我在關注場內的同時,始終對尹墨甄保持十二分的警惕。

我發現尹墨的不大的眼睛忽然往我們這掃了一眼,我的心里不由的一顫。<

其中三道攻擊,在這一瞬間同時攻擊過來,而這三道攻擊的目標都是夏恒,這是要把夏恒直接毀滅的打算。

而在這最后,還有著一只次元獸,更是隨時準備著攻擊,那口中的能力,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有凝聚完成,這足以看的出來,這等待著夏恒的攻擊會是一個什么樣的威力。

“我去,特么的玩大了!”夏恒也是一時間被這樣的陣勢給嚇著了,這給誰誰不會嚇著,光是竟在眼前的這幾道攻擊。

就不是夏恒能夠輕易能夠抵抗的,更別說,那在最后一只憋著大招的那頭次元獸了。

夏恒也不在隱藏了,自己都已經來到這四頭次元獸的中間了,怎么可能就只會如此,而且在那最后的那頭融合境次元獸,怎么可能會相信夏恒就只有這一點能耐。

到現在為止不過就是在看看夏恒到底有著什么樣的后手罷了,夏恒本來是不打算暴露,可是在自己進入這包圍圈之后。

夏恒便就已經打算好暴露自己一點實力,和在自己手中的鐘乳石劍,要是不暴露一點能耐,夏恒知道那頭次元獸不會有著什么動作,只會越來越謹慎。

“老子就先殺一頭,示個威。”夏恒一聲大吼,也是在這個時候,鐘乳石劍瞬間就出現在手中。

也是這一瞬間,手中的劍與夏恒整個人都極為的貼合,一時間,劍氣涌動,那乳白色的光芒慢慢的攀升。

光芒閃過,火焰橫飛,還有著金屬摩擦的聲響,漫天的羽毛散落在地面。

一時間,整個空間就像是停格在這一瞬間,也是在這個一瞬間,所有的一切又像是暴動到一個極致一般。

“嘩啦啦!”

“轟隆!!”

一切的聲響都不足以形容此時的情況,來的快,去的也快,一霎那之間,四道身影飛出,三頭次元獸,還有夏恒的身影。

飛向了不同地方,在去看向那對決的地方,所有的能力就像是融合在一起一般,依舊是暴躁不以。

“碰!~”也是在這一秒,那個地方所有的能力再次發生爆炸,幾十米的炸裂,比任何一道攻擊都來的恐怖。

這些還不算什么,因為在這個間隙之中,夏恒的身影直接涌動,依舊不是離開,逃離這個地方,而是再次找到了一只次元獸。

他說過,要殺了一頭次元獸再走,既然說過了,夏恒可就會做到。

身體低伏在地面,手中的鐘乳石劍劃過地面,一道劍痕隨著夏恒的前進而不斷的增長,而這個時候的夏恒,身影也是如同一道道的殘影,可想而知,這速度再此時達到一個什么樣的程度。

爆炸之中,夏恒依舊是向著一獸殺去,這樣的瀟灑自在,這也讓周圍的幾頭次元獸有些震驚。

不管怎么說,那場中的爆炸威力可不小,不要說在這周圍奔跑了,行走都是需要小心翼翼的,可是此時的夏恒是如何做的。

不僅是奔跑,那速度還是極為的快速,如此的驚醒動魄,實在是讓人無法想象。

而此時的夏恒沒有任何的想法,他就是要殺了在自己眼前這頭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次元獸,就算在自己的背后,那到光束依舊鎖定著自己。

“一氣千劍,殺!”低吼之聲,從夏恒的嘴中吐出,下一秒。

夏恒的身影便已經來到了那頭次元獸的身邊,而此時手中的鐘乳石劍更是飛出,刺向了那次元獸。

而夏恒的身體也是跟隨在劍的身后,那頭次元獸撐開翅膀,彈飛了鐘乳石劍,而夏恒也是迅速的抓住那飛在空中的鐘乳石劍。

再次握劍,一氣之下,劍氣飛涌,四處飛散,但是這飛散的方向都是有著絕對的目標,那便是在夏恒身前的這頭次元獸。

飛過這頭次元獸的身后,一道光束也是隨之而來。

而此時場內的那場爆炸已經消失,此時出現在所有人眼前的只有那一道光束,目標就是夏恒。

那早已經就準備好的攻擊,就是留給夏恒的攻擊,在此時終于是飛出。

雖然夏恒早就已經有著準備,可是終究是有些倉租,轉過身,手中的鐘乳石劍橫檔在自己的胸口之處。

想要襠下這一擊,可是這威力實在是強悍的有些不像話了,蓄力了這么長時間,要是沒有這一點威力,夏恒也不會相信。

“哄!”

本來就倉租的夏恒,也是沒有大多的能力阻擋這一擊,下一秒,整個身體便倒飛出去,如同斷線風箏一般,隨風飄搖。

一口鮮血在空中飛出,這一擊讓夏恒也感受道了什么叫吐血,這與夏恒本來想的有些偏差,不過也還好。

而還在夏恒想著接下來要做些什么的時候,那在不遠處的另外兩頭次元獸再次奔向了夏恒。

這讓夏恒眉頭緊皺,不過皺的不是那兩頭飛奔而來的次元獸,而是在洞穴口那頭融合境的次元獸。

夏恒在這個時候,感受到了那頭次元獸有著攻擊自己打算,這著實嚇了夏恒一跳,什么都不管,直接站起身。

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飛奔而去,夏恒要離開整個地方,他該展示的都基本已經展示完了,在展示下去,自己可能就要留在這個地方了。

速度雖然依舊很快,但是誰都能夠看得出來,夏恒受到的傷害不是那中輕傷,而是有些嚴重,那奔跑的步伐都有些歪歪曲曲,跌跌撞撞的。

而那頭融合境的次元獸,在看到夏恒逃跑一瞬間,明顯是打算想要追擊,可是隨后又停下了腳步,他看向了周圍,雖然依舊沒有什么動靜,但是最后它還是做出了自己的打算。

并沒有去進行追擊,再次趴在了原地,一聲大吼。

“吼!”

那三頭次元獸同時看向了夏恒的背影,那殘暴的血口,散發這血腥惡臭,一時間都直接追向了夏恒,速度極快,而此時夏恒的速度,還不一定能夠甩開這三頭次元獸。

至于為何會是三頭而不是四頭,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在夏恒一氣千劍之處,哪里依舊殘留這意思劍氣,更多的是一地殘缺的血肉。

四分五裂,散落在一地,這便是千劍第一境界完美的狀態,一氣千劍的威力,一頭凝核境后期的次元獸,最后連抵抗的機會都沒有,便依舊粉身碎骨。

雖然夏恒也是收到了極大的傷害,但是這些又如何,一傷換一死,這要是不賺,那就沒有什么賺的了。

风漫天眼帘一阖,沉声道:酒终,無援之者,久之始釋歸。。周

不過便宜師父也說過,靈石早就已經絕跡了。現如今的地球根本沒有靈石的存在了。不知道他若是知道呂澤一下子發現了這么多會作何感想呢!

“沒錯,這應該就是靈石!我得取下一些然后帶回去!”

呂澤平生第一次民想躲闪,极为不易,精神一再恍惚,失去了逃生机会。

柳长歌见识不好,大叫一声:“周大哥小心。”此刻扑救,哪还能来得及?

就在周民命悬一线之时,忽然有人喊道:“手下留情。”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掉到海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妖界之门

李白不太白

妖界之门

林夕依旧

妖界之门

青红妖怪

妖界之门

双面人

妖界之门

青浼

妖界之门

梨球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