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佛慈悲!》。

這段事情結束,陳默果斷的遠離星神。

甚至連八級技能原本都懶得要了,也不能說是懶得要,而是他給不出來。想要這個技能,就要回他的夢師協會。

現在鬼知道夢師協會怎么樣了?陳默不愿意冒這個風險。況且待在其身邊就是一個非常操蛋的事情,現在有了四級,指不定明天就是五級六級了。到那個時候,陳默可不認為自己能多次越級戰斗。

而水慕清在陳默的幫助其權衡利弊下,也放棄了八級技能原本的想法。嘟著嘴回家了。

F-069則慘的多,被某某大佬挫骨揚灰,場面極度殘忍。比揚了骨灰都可怕。

場面不好描述!

陳默家里被打的稀碎,一樓僅剩的兩面墻屹立不倒,兩面墻支撐著整個二樓。顯示出這個世界的工程優越性。不是豆腐渣,我們是真材實料。比起某某世界碎一面墻,跨一套房的世界。這世界算得上良心二字。

二樓也差不多了,整段樓梯被毀,家中地板也是碎了一地。無不說明其中的慘烈。

“那現在去哪呢?”陳默摸著下巴思考。

趙倩蕓?

不行不行!

她們家里正有事呢,他一個外人這個時候去顯然有些多余。

水慕清?

算了,兩人不熟。哪怕一起戰斗過,陳默對她的看法也只是一個小丫頭罷了。沒有經歷過社會的毒打。

即使她剛才一再邀請陳默去她家里玩,陳默也是毫不猶豫的拒絕。現在再去他也沒那個臉。

沈琪就更不用說了,萬能針打完應該也差不多了。

陳默現在細細想來,赤明城好像還真沒幾個地方可以去了。

“誰來收留我這個無家可歸的人!”陳默“掩面流淚”。

不對,有一個地方。

執法者大樓啊。

陳默突然覺得自己真的是天才,在這種危機四伏的時候哪里有比執法者大樓,只需要稍稍犯個錯,住個半個月的,豈不美哉!

想到就要做到,陳默決定現在去找個不大不小的罪名。而且要快……

…………

“這也太快了吧!”執法者大樓內,陳默掩面而泣,他剛剛走到執法者大樓。正在想做什么破壞,結果結果執法者大樓的陣法亮起來了。將他抓住。

現在正被關到審訊室。

“喲,這不是熟客么?”說這句話的是一個陳默不認識的男人,年紀略有些大,三四十歲的樣子。源能的修煉給他一副健壯的身體。陳默閉著眼睛都知道這個人是體修戰士。

“怎么了?不認識我啊!”中年人也不惱怒,反而樂呵呵的和陳默聊了起來。“也是,你這種名人不認識我很正常。你可是出了名的炸學校天才!”

???

“怎么?不信?你看這新聞!”

陳默順著他的手機看去,發現還真的有。

《震驚,某夢師考試第二名的天才居然曾經炸學校》

《天才夢師為何炸學校?是學校的不堪還是……》

《論天才的暴力途徑,小小年紀炸樓》

《黑暗的學校當由我打破——炸學校天才》

???

這是什么和什么啊!陳默差點當場吐槽之魂暴走。這個世界也有uc震精部、看點垃圾文、蹭熱營銷號以及撲街作者文么?

陳默已經懶得吐槽了,這不是吐槽而是吐命了,他是怕一時半會兒沒把持住,吐了可不好。

中年人看到陳默這副想吃了屎的表情反而開心的笑了起來。“哈哈,你這表情,年輕人不要在意別人的看法!”

“呃……不要在意你還給我看!”

“是啊,所以我叫你不要在意!”

???

女子口巴!

陳默無言以對,突然覺得這話好像說的在理。

中年人像是自來熟一樣。搭上了陳默的肩膀。“自我介紹一下,本人姓鄭單字一個陽!”

“鄭陽就是我的姓名了。”說到這里拿出身份證給陳默證明了一下。“性別是男,這個我就不用脫褲子證明,你應該看得出來。我介紹完自己,你是不是該意思一下?”

???

啥?什么時候審訊室流程變成這樣了?

鄭陽看出陳默心底的疑惑,一臉不爽的說:“嘿,還不是那些網絡鍵盤俠說什么文明執法弄得!”

“一天到晚張嘴閉嘴文明,動不動可憐罪犯,各種嚷嚷刪除死刑。抓人的時候他喵的一個不來!逼逼的時候比誰都厲害。這種人你說可惡不!”

???

這種問題我怎么回答啊!

陳默面帶難色,這種問題回答了會不會被定點爆破。家里直接被炸個底朝天。

“我跟你說!”看見陳默不回答他的問題,他繼續說道:“不僅如此,還一個勁的

见躲在旁边的众人纷纷点头,甚至有一些已经加入到自己这边的队伍里面,风尘露出得意的笑容,然后对着身后的兄弟们喊道:“兄弟们,给我打!”

“给我打!”丹药联盟盟主白羽和西杰联盟的文景也对着后面的兄弟们说道。

瞬间、三股势力如得圣旨一般,面露凶相朝着迷雾联盟的守护者冲去。

“誓死保护魂气塔!”迷雾联盟为首一人见状,也对着身旁的人喊道。

顿时、两伙人冲击到了一起,很快就交织在了一起,犹如水乳 交融。众人已经是认胸......

」铁心兰道;「为什麽?」苏樱笑,一面疼得齜牙咧嘴但還是笑

楊晨東清楚,接下來還有大仗要打,那個時候當真就是沒有時間了。八道江也老大不小了,倒不如趁著這個時候把事情辦了,也算是成人之美的一樁好事。

六少爺竟然要當證婚人,當下八道江就美的大嘴咧笑著,站在一旁的仇五看感到不妙,但已经为时已晚,燕飞持刀的手一抖,一道寒芒直射出去。

看着那丝寒芒不断在自己的眼中放大,赵恒彻底傻了,他似乎已经嗅到了死亡的气味。想要躲避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佛慈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衍杀

姜灵溦

衍杀

安碧莲

衍杀

南心北安

衍杀

雪豹

衍杀

易人北

衍杀

七只跳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