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愤怒》。

林間間或有比較開闊的草地,很快又隱入森林。

阿古只的傷口流了不少血,口渴難耐,明明知道馬鞍上掛著的皮囊里有水,卻顧不上飲用。

阿古只已不知手中骨朵擊碎了多少個腦殼,只覺得雙臂酸麻,越來越使不出力氣來。

可是,阿古只仍然在前面沖鋒,身側是與他并肩作戰的阿保機,后面是蘇、倍、韓延徽和康默記,再后是敵魯和述律平,最后面,是述律平帶來的那些兵丁。

述律平后悔自己沒有把握好參戰時機。

自己本就清楚,憑阿保機他們五個人的本事,短時間內是不會有危險的。

若這時候,雙方都已是疲軍之際,自己突然加入戰團,一定能輕易助阿保機突圍。

現在看來,只有拼盡最后一點力氣了,后果難以預料。

突然,述律平聽到,右側猛然響起了呼喊和打殺之聲。

述律平心頭一喜,大聲喊道:“大哥小弟,向打斗方向靠攏。”

阿保機當然也聽到了打殺聲,急忙調整方向,奮力向右側靠了過去。

朦朧中,阿保機看到,一員猛將一馬當先,揮舞戰刀,拼殺而來,不是痕篤還能是誰。

阿保機精神大振,高聲喊道:“三弟,你來啦!”

原來,劃沙接受述律平的命令,到奚國去緊急告急,一路打馬狂奔,沿途強行與人更換了幾次戰馬,經歷了由白天到夜晚又由夜晚到白天的全過程,趕到奚國牙帳,已是次日近午。

在此之前,痕篤和老古已經接待了斜涅赤,知道阿保機要起事,大喜,立即下達了集結大軍的命令,以配合阿保機舉事。

聽了劃沙的告急口信,痕篤一跳老高,問道:“我大哥現在情況怎樣?”

劃沙說,他動身時,儀坤州并未出現異常。

痕篤想,既然是述律平讓他速去救援,情況肯定已經非常緊急。

大軍正在集結當中,還沒有匯集,即使即刻下達匯集命令,要解儀坤州之危,時間上也來不及了。

而鴨掌僅有三百名護衛。

痕篤知道情況緊急,救兵如救火,立即傳令,各部落人馬立即到森林邊匯聚,由老古統領,火速開往儀坤州。

老古急了,提醒道:“奚國大軍應有國王統領才是,我哪能統帥奚國人馬。”

痕篤急道:“我大哥有難,我哪能等到軍隊匯集!”

痕篤當即披掛上馬,讓斜涅赤、劃沙隨行,率領牙帳衛隊,緊急向儀坤州開了過去。

在森林邊,痕篤遇到了韓知古率領的車隊,知道情況已經十萬火急,連述律平也已經上了戰場,立即按韓知古指點的方向,向北疾馳而去。

果然,他們看到,前面有人馬正在廝殺。

痕篤不顧一切地揮師加入了戰團。

聽到阿保機在大聲喊自己,痕篤心下稍安。

痕篤和斜涅赤、劃沙奮力開拓出一片小天地,讓阿保機等人休息。

述律平的心里卻更加發急。

述律平已經發現,痕篤帶來的兵士并不多,經過一番沖殺,來到他們身邊的人臉色變換,不知接下來該怎么說話,張惠芬緊張的拿過電話:“你爸跟你二叔出去打工去了。你以后出來要跑動工作,要結婚買房,用錢的地方太多,你爸說趁這幾年身體還好,能多給你掙點兒是點兒。”

林驍將信將疑,說:“這么大的事情怎么沒在信中說到,您不是說家里都還好,讓不要牽掛嗎?怎么現在都年終歲末了,爸還要出去打工?”

張惠芬眼中閃過幾絲慌張,但仍然鎮定的說:“就是年終歲末了,你二叔那個廠缺人值守倉庫,你爸先過去頂班,要是沒有問題,春節過后就正式入職。”

“媽,你和我爸受苦了。” 林驍說著說著情緒又有些控制不住。

張惠芬也傷心的說:“兒子,你在里面苦不苦?”

林驍抹抹眼睛說:“不苦,這里警官對我們好得很,平時休息還可以看電視,可以打籃球,我還可以繼續練書法,而且伙食也不差,每天都有葷菜,你看,我都長胖了幾斤。”

他還不放心的囑托:“媽,你和爸一定要保重身體,如果能順利減刑的話,我能提前幾個月出來,算算日子,還剩下三年不到了,你們不要等我出來的時候,身體先跨了,我還要孝敬你們,讓你們享福呢。”

張惠芬不知想到什么,眼淚又往下掉,文婧接過電話,摟著張惠芬,埋怨道:“讓你不要說煽情的話就是不聽,你看,又把你媽惹哭了。”

林驍擦擦眼淚說道:“文婧,謝謝你。”

“謝什么謝?你自己過好就行了,你爸媽這邊兒有我們照看,沒問題的。”

林驍感激的說:“文婧,我真不知道該怎么表達,總之一句話,等出來以后,我要用一輩子來報答你們。”

“話是你自己說的,以后你好好打拼,要你報答的地方多著呢。”

文茂才拍了拍閨女的肩膀,拿過電話:“別聽她瞎說,你也要保重,你們家以后都還指望著你呢。”又寬慰道:“小林,我和你嬸都在鎮上呢,你家里的事兒別擔心,另外,只要有時間,我們就會來看你。”

“嗯嗯。”林驍使勁兒點頭,拜托文茂才下次來的時候把林石富也帶上。

半個小時的時間很快就過去,雖然東山監獄離青石鎮不算遠,但會見不是你想見就能見的,普通罪犯每個月只有一次會見機會,每次也就半個小時。

離別時刻,林驍站在玻璃前目送他們離開,張惠芬被文婧扶著,一步三回頭,依依不舍。

張惠芬心里五味雜陳:當初金榜題名,奪得全縣高考狀元,為自己帶來無數榮耀的是這個兒子;酒后亂性,強奸女同學,鋃鐺入獄,讓自己在小鎮上顏面盡失的,也是這個兒子。這些兒子的畫面都重合起來,重合成那個抱著自己褲腳,蹣跚學步,流著鼻涕的小討厭。

兒子就是她的心頭肉啊!

如果說林驍今日所承受的痛苦是十分,那么張惠芬承受的苦便是千分、萬分。

會見結束了,林驍越想越不對勁兒,文婧支支吾吾的表情,以及老媽躲閃的眼神,都像一塊大石頭壓在了他的心上:爸爸真的是外出務工去了嗎?還是另有隱情?

”公曰:“吾不能早用子,今急。顺治二年,自贡生授江苏山阳

我尼瑪?!這么快就找上門了?趙亮聽完陶思源的話,立馬在心中打了個哆嗦。

說實話,自從決定要來建康營救楊帆和張磊,趙亮的心就一直如同十五個水桶打水——七上八下。原因很簡單,在京口大營的時候,他把人家堂堂的會稽王欺負的太委实发生太多,安宁似乎还在兴奋中,坐在案前筹谋不止,一时口渴难耐,于是匆匆喝了口水,很快就昏昏沉睡过去。

梁上闪出一团黑影,跳下来看看伏案沉睡的安宁。再无意外,开始四处翻箱倒柜起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愤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神灵之下

月覆星光

神灵之下

猷莫

神灵之下

水太箭

神灵之下

罗衣对雪

神灵之下

流秋寸风

神灵之下

问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