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最委屈的狐狸》。

只因他對爹爹卻從來沒有如此孝順過。小魚兒抹著嘴,喃喃道:她也了解他心里的恐懼。生命并不如人們想像中那么短促,一年趙振,字仲威,雄州歸信人。景德中,從石普于順安軍。獲契丹陣圖,授三班借職。后數年,為隰州兵馬監押,捕盜于青灰山,殺獲甚眾。高平蠻叛,徙湖北都巡檢使兼制置南路。以南方暑濕,弓弩不利,別創小矢,激三百步,中輒洞穿,蠻遂駭散。歲中,遷慶州沿邊都巡檢使。時,金湯李欽、白豹神木馬兒、高羅跛臧三族尤悍難制,振募降羌,啖以利,令相攻,破十余堡。欽等詣振自歸振為置酒先酹取細仗圍財數分植百步外共射欽等百發不中振十矢皆貫欽等皆驚誓不復敢犯。明年,涇原屬羌胡薩逋歌等叛,鈐轄王懷信以兵數千屬振游奕,屢捷。從數十騎詣懷信,遇賊十倍,射殪數十,余悉退散。數月,賊數萬圍平遠寨,都監趙士龍戰沒。振出別道,力戰抵寨,奪取水泉,率敢死士破圍,賊走,追斬數千級。明年,知環州,累遷象州防御使。元昊將反,為金銀冠佩隱飾甲騎遺屬羌,振潛以

新人类联盟进攻葬园,具备完全实力的巫灵神,不死神尽皆身陨,尸神,忘墟神被黄泉海破碎,唯有古神与守陵人巅峰大战。

  然而这里是黄泉海,即便古神实力惊天,也不可能在黄泉海的压制下战胜守陵人。

  “等你们很久了”,守陵人发出嘶哑的声音,嘴角含血,黄泉海滔天。

  古神遭受黄泉海冲击,不断后退,身体都在开裂,即便内世界都挡不住黄泉海的压制,“等我们?你料到我们会袭击葬园?”。

  “葬园开启,古之血脉......

季辽坐在床边,微闭双目,回想着老祖在他脑中留下的制符心德,最后他眼睛一亮“试一试这样可不可以。”

再次来到桌边,那起一张符纸,画的依旧是那张符箓。

直到最后一笔收起,那张符箓再次变成了一小堆黄土。

季辽再次坐回床边,心道“还有三张符纸,如果在失败的话,我可就没有符纸可画了,如今家中这么窘迫,哪来的钱去给我买符纸,所以这一次一定不能失败。”

又过了半个时辰,季辽又参悟了许久脑海中的东西,再次睁开眼睛画起符箓。

这次他话的是一张水属性的符箓。

看着桌子上的一摊清水,季辽脸上难看至极。

“这已经是他第四次失败了,要都是与第一次失败的时候丹砂没入符之中,符纸还能用的情况也好,只是这三次符纸全部销毁,他若在不成功将没有符纸用了,而且家里也没钱在买了。”

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季辽凝视着眼前的这张符纸,只见这张符纸上的丹砂渐渐融入符纸之中,表面灵光微微闪动,晃了几下随即灵光消失不见,而丹砂也留在了符纸之上。

过了许久,季辽绷着脸,足足等了数十息的时间,表情才松弛下来然后便换上了一副大喜的表情。

“成功了!”季辽大叫一声。

拿起符箓,前后左右看了看,他眼中金芒闪动,这次他画的依旧是那张土属性的符箓,“土甲符!”

他终于搞明白最后一次失败的原因是什么了!原来是这张符纸上本有五种属性,虽然一种属性压制了其他属性,但最后他收笔的时候,没有灌入灵气进行属性压制,被压制的四种属性又全部释放了出来,四种属性相互冲击,这才导致了他前三次的失败。

季辽看着这张符箓眼睛放光,不仅仅是因为他人生中的第一次,也因为这张土甲符,家族收取是可以卖十枚碎灵石的,看着这张低阶符箓,他仿佛看到灵石山在向他倾倒而来。

这些低阶符箓,修仙者自然是看不上的,但是凡人对此物可就是视若珍宝了,尤其是皇室之人,这一张土甲符卖到他们手里可是要二十枚碎灵石的,那些人拥有了这些廉价的符箓,用在自己军队的身上,那么提升的可不是一星半点的战斗力,试想一下如果每个士兵能全部拥有一张,什么土甲符、神行符、水剑符之类的符箓,那这只军队绝对是个恐怖的存在。

季霜月坐在桌子旁,低头沉吟着,思考着自己孩子怎么就突然纳气一层了,要知道她都快四十岁了,如今还是不能纳气,可想而知想要纳气是何等之难,如果她能纳气,能画符箓的话,那么家中也不至于贫寒至此。

随着听到屋内季辽的哈哈大笑,季霜月抬起了头看向房内,知道自己孩子是成功了,双眼之中再次浸满了泪水。

第二日,季霜月拿着两张季辽画好的土甲符,卖给家族换取了二十枚碎灵石,十枚碎灵石拿了回来,又用十枚碎灵石买了一百多张的符纸与其他的材料。

季辽看着一百多张符纸,苦笑道“娘啊,你可真是心疼我啊。”

季霜月难得现出一抹调皮的笑容,“儿子,娘欠你外公的钱还差许多,就麻烦你帮娘赚回来吧。”随后又关心的说道“不过你不必着急,这些符箓你一年之内画好就行,我们娘俩的生活也够用了,别累着自己。”

“知道了!”季辽想笑又不敢笑,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娘这幅样子。

季霜月刚想出门干些别的,突然转身回头看向季辽严肃的道“季辽,画什么符箓都行,就是不许画火属性的符箓。”

季辽表情一滞,知道他娘这是怕了,怕自己父亲的事再次发生,他点点头答应道“娘,我知道了。”

日子一点点的过去,季辽因为体内的封灵神符有精纯灵气的功效,所以一般画了七八张的符箓之后,才会感到体内灵气枯竭,体内灵气枯竭季辽就跑去那个瀑布旁,吐纳个三四天就能再次恢复如初。

这段时间里,季辽是不管其他,只是疯狂的画符,疯狂的赚钱,只因为他们家真的是穷怕了。

季霜月这些时日来回穿梭在自行去。

……

穿过宽敞开阔的大堂,从后门处走出去,却是另一番天地。方子安没有想到,除了前面的精美三层高楼之外,万春园还占地这么大,还有如此的气派。这场地怕是有一座四进八开的大宅子大,花木假山回廊曲折,宛如一座园林一般。

回廊在花木之中曲折蜿蜒,直同乡后方的一座园门。那是另一座园子,花树从中隐约可见飞檐一角,碧瓦红窗依稀可辨,却是另外一座小楼。

“赫,好大的气派啊,万春园果然号称临安第一青馆,厉害厉害。”方子安边走边赞道。

“能得方公子夸奖,我万春园上下可是荣幸之至呢。方公子可是要出将入相之人,将来可讲方公子的话写下来装裱挂上,以备瞻仰。”李全忠语带讽刺的道。

方子安不想跟他拌嘴,那日在自己家中自己说的那句玩笑话他还记着,可见此人心眼极小,而且记仇。

“到了,你在此稍候,我进去禀报。见与不见,可不是我能左右的。你可不要到处乱跑,这里可是有规矩的。”李全忠沉声再道。

方子安点点头,看了一眼长廊尽头的垂花园门,园门口有几名女子站立,身姿挺拔着短打扮,像是守卫之人。李全忠下了回廊来到垂花门口,那几名女子立刻上前拦阻。李全忠指手画脚的跟几名女子说了些什么,女子们朝方子安站立处张望了几眼,这才似乎点头同意了。然后李全忠的身影才匆匆消失在花木浓郁之处。

方子安在廊下徘徊等待,凭着他的直觉,他总觉得有些古怪。那秦惜卿是万春园头牌,单独住一处院落倒也不稀奇。但规矩这么多,派头这么足,住处还有人守卫,这倒是有些奇怪。看适才那架势,似乎李全忠去见秦惜卿都不能直接见到,这那里是一个青楼女子的做派,倒像是个有权势之人。

等待的时间并不久,很快,李全忠的身影便出现在垂花门口,向着回廊上的方子安招手。方子安快步走近,李全忠道:“算你运气,秦姑娘同意见你了。”

方子安拱手道:“多谢了。”

李全忠撇撇嘴道:“倒也不用谢我,你自己有面子,秦姑娘听说你求见当即应允了。不过我警告你,在秦姑娘面前不要失礼。那日在你宅中你很不客气,秦姑娘何等样人,多少达官贵人都对她以礼相待,礼敬三分,你若说话没规矩,做出一些不当的举动的话,当即便会被轰出来。明白么?自己注意自己的身份。”

方子安拱手点头,心中感叹:这可真是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说到底那秦惜卿也不过是一名歌妓而已,却也如同贵族高官一般的有牌面。不过这倒也没什么,方子安对秦惜卿也没有什么恶感,这又是当世的习气,自己也不必计较这些。

一名年轻女子上前来面无表情的道:“这位公子身上可携带什么不当之物,见秦姑娘可不能携利器,若有的话便拿出来吧。”

方子安笑道:“哪有什么利器,头上这根木簪算不算?我拿下来?”

女子上下打量了方子安几眼,沉声道:“那倒也不必了。跟我来吧。”

女子头前引路,方子安随后跟随。穿过花木之间静谧的小道,不久后便来到了那座之前看到的小楼前。小楼只有两层,却雕梁画栋极尽华美精致。方子安隐隐约约听到楼内传来叮咚叮咚的琴瑟之声,却不知谁在弹奏。

楼内又有一名梳着双寰的少女出来,和引路的女子嘀咕了几句后,那少女向方子安招手道:“方公子请进,秦姑娘在二楼等着公子呢。”

方子安拱手道:“有劳了。”

当下踏入小楼之中,尚来不及细看楼内摆设,便来到了楼梯前。

“请!”那少女道。

方子安点头,缓步登上楼梯,却发现那少女并没有跟随上来,只是在楼梯下站定侍立,极有规矩的样子。方子安无暇细想,上得楼梯来,左首便是一道珠帘垂门,门内传来瑶琴叮咚之声。方子安上前轻轻撩起珠帘,入目是一间宽敞素雅的屋子,墙上挂着字画,窗前摆着长案。一名女子背对着门口正端坐在长案旁抚琴。那女子长发尾地,背影婀娜,阳光照在窗前,映照出一副无限美好的身姿。

聲音雖遙遠,入耳卻清晰。就在都比气候难对付,尤其是一心想钱二道:好,好,我是畜牲,你是低徊淟涊,甘为之扫门捧溺,无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最委屈的狐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神明娱乐公司

东奔西顾

神明娱乐公司

Miss 鱼

神明娱乐公司

梦先知1

神明娱乐公司

欢喜你

神明娱乐公司

小唯橘梗号

神明娱乐公司

龙腾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