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有夫之妇》。

”小武又笑了,道:“像你這樣的人:你不該在這組織里的湖畔有六角亭,亭子里有個賣茶葉蛋和鹵豆干的老人,正在看得

他目光刚落在棺材上,就神色突变,感觉到棺材的不平凡。

“这个破棺材上,我怎么感觉到一缕圣人气息!”

因为此时已到深夜,九天之上再没有光芒洒落,只有星辉微弱。

棺材出现的一瞬间,天空之上竟然有一道星辉,透过天空中无尽黑雾,與他近身對攻。之前,剛一見面時,他們便是短兵相接了一次,那次對方再有法寶的情況下,仍被自己一拳震退飛出,現在竟以肉掌相接,他這一尾掃中,必讓這名人類修士骨斷盤折,變成一團血霧。

“給我……死!”犀角綠蟒嘴角擠出幾個字。

在他想來,定是那件法寶扇子在失了血河和器靈后......

初春时节,夜间寒意正浓。皇后夏伊墨的帐中,一炉柴火烧得极旺,时不时传来噼啪声,溅出些许火星来。

柴火让帐内温暖了许多,夏伊墨披着厚厚的貂裘坐在榻上愁眉不展。沐白珏归降带来的喜悦感早已消耗殆尽,如今韩国朝不保夕,她终究只是一介女流,接连兵败的消息传来,惶惶不可终日。

她以为沐白珏会沿途留下兵力,再多僵持一阵,哪知他自从苍山城一败后,后方的城池直接拱手相让。这也不怪沐白珏,沐白珏心里有气,索性留给夏伊墨一个烂摊子,只是他高估了夏伊墨收拾烂摊子的能力。

黄迁衣衫规整,作为夏伊墨的贴身侍卫,他一直都循规蹈矩,生怕被传出闲话。他眸子中倒映着闪烁的柴火,同样满面愁思。

他早已看清了韩国覆灭在即的事实,只是受了韩国皇室恩惠这么多年,再加上存了点沽名钓誉的心思,没脸做出临阵倒戈的事情来。

黄迁相信就算韩国覆灭,沐白珏、夏伊墨这些人依然会被以礼相待,无灾无难过完一生。而自己身负玉花境中期的修为,郑国皇室派个上得了台面的儒生过来,拿出“良禽择木而栖”的大道理说道说道,自己半推半就欲拒还迎,大家面子都过得去,这交易也就算成了。

他算盘打得很好,然而就在灭国前夕,居然因为钱森崇莫名其妙招惹上了那个谁都不怕的截天道邪王。这货可是连伏羲盟的人都说杀就杀,而且还是投降后被他凌迟处死,尸体到现在都还绑在郑国境内某处树林中。

若是落在了他的手里……黄迁想到他那句“我必将你们两个碎尸万段”,身子一阵颤抖,并不认为这是一句单纯的狠话。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一直都在防守、牵扯,生怕伤到了苏灵儿分毫,小心翼翼地为今后归降做准备,却莫名其妙惹上了这个杀星。

“黄卿何不早睡?”夏伊墨睡不着觉,心神不宁,忽然开口问道。

“承蒙娘娘惦念,臣不胜感激涕零。”黄迁规规矩矩行了个礼。

这些日子来他虽然极少睡觉,但也会靠着椅子假寐。只是因为李衍那话一直在心头盘桓,他连假寐的心思也没有了。

“你说……”夏伊墨叹了口气,“你说沐白珏那边还能坚持多久?”

“娘娘勿虑,臣必护得娘娘与太子周全。”黄迁说出这话来,自己都不信。

夏伊墨也知道他话里的意思,无非就是归降过后心念旧主,让自己母子二人有个地方过活罢了。

二人又再陷入了沉默,然而一声怒喝划破了宁静的夜空。

“钱森崇,黄迁,让你们准备遗言,几个时辰了,准备好了没有?”

李衍一脚踏在城楼之上,背后是悬于夜空的一轮弯月。选择晚上入城,正是要尽量避开那攻城巨弩的锁定。不然数米长的巨大箭矢铺天盖地射来,麻烦还真不小。

自己也不可能时刻运转着大衍玄策,要是不留神被大量的硝石炸上一发,出招多少也要受到影响,指不定就翻了船。

钱森崇坐在帐中唉声叹气,重伤未愈再添新伤,他都生出了提桶跑路的想法。海角域这么大,不求富贵显达的话,以自己的本事想要隐姓埋名活下去倒是不难。说干就干,钱森崇收拾起了细软,然而就在下一秒,他被这一声怒喝吓得差点尿了一裆。

没有听到军号声啊,难道他一个人来的?

至少这一刻是逃不掉了,钱森崇硬着头皮掠上半空,遥遥望着李衍,只期盼霍嵩还在就好了。

钱森崇刻意站得高点,放眼望去城墙外并无一兵一卒,心头稍安,刻意与李衍保持着距离,一来是真不想和他近身搏斗了,二来也给各种军械留下发挥空间。

“大家各为其主,朋友你何必咄咄相逼?”钱森崇早已没了和霍嵩一起围剿李衍时的嚣张气焰,放低姿态指了指自己的双腿道,“出门在外贪名图财而已,有话好好说。”

“有话好好说?”李衍冷笑道,“当初霍嵩砍我那一刀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那砍你的也不是我啊,你去找霍嵩啊!”钱森崇已经不要脸了,打定主意以后隐姓埋名做个普通人,毫不迟疑地祸水东引。

“要不是为了赏你两剑,我会被霍嵩砍?”李衍说得好像是那么回事。

“朋友,大家都挨砍。霍嵩砍的你,你砍的我,这也能怪 毕有期道:“这位是与我合作的襄阳刘员外。”又对刘复道:“这位是唐门四小姐。”刘复行礼道:“原来是女郭嘉,久仰。”唐公碧回礼。

刘复道:“既然掌门和唐门有要事相商,我先退下。”于是带走手下离开。

刘复等人回房休息,苏何问苏启道:“尊主何不教训唐门?”苏启道:“巴蜀川地湖井大为盐水且物产丰富,此时必是和鲸海派谈盐运之事。唐门本部就有数万弟子,且四川行省大部分门派唯唐门马首是瞻。我们警告下唐门可以,但若与唐门为敌,我们也会有所损失。行走江湖要多交朋友,少结冤家,更何况这次是和鲸海派谈合作之事。”

秦违回大河帮后就收到了分舵传来鲸海派商量水运的消息,但是发现独孤默怀有身孕,也就迟迟没有动身,独孤默知道此事后前往指责秦违。

两人在房间内,秦违道:“默儿,我们大河帮是三皇之尊、五帝之首所留下来的部落最后结成的帮派,大河上游本派的分舵可谓是数十里就有几处,强抢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独孤默急切道:“如今已是今非昔比,大河上游的物产和资源是何等的丰富,还有为二十多位王朝所设的京都,其所管辖的八百里秦川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进可所向披靡、攻无不克,退可运筹帷幄,稳如泰山,又是数千年来极其的富裕之地,天下所有门派可是对这里水运的控制权垂涎三尺啊!更何况你不去岂不是让各派认为你自视清高,看不起他们,让他们留下话柄吗?”

秦违道:“可是你。”独孤默生气道:“你也说过了,这是我们的,既然如此,我身为女主人难道就不能发个命令吗?你这次轻装简行吧!”

秦违急道:“好好,我答应你,别动了胎气。”秦违一人带上一些盘缠和水就骑着汗血宝马前

往鲸海派。

独孤胜问薛炼道:“师父,你为什么不问问我的出生。”薛炼低头冷道:“我崇明州的弟子就是一名船夫。”

鲸海派次日设好了长宽十丈的比武台,毕有期道:“此次决定诸位掌门对盐和水运归属,首先就从中兴府开始吧!”

薛炼道:“果然从大河帮开始。”一人飞上台上道:“灵州灵州派掌门落叶飞。”

独孤胜道:“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中兴府靠近荒漠,不知道那种地方怎么也会有人争夺?”一人飞上台道:“中兴府黄沙会会长卢布请教。”

薛炼微微一笑道:“有趣。”苏何心中道:“黄沙会在中兴府也有三分的地盘的利益,这下可有好戏看。”

落叶飞使用轻功上前,右拳向下,卢布用右手一接,同时左手抓住落叶飞的左肩双脚越起,落叶飞使劲全力却怎么也甩不开,卢布双腿用力向下不断的踢向落叶飞的胸口,落叶飞见状向前空翻使卢布左手一松,落叶飞右手一抖,向前一击,卢布收掌于胸口一接缺感觉右拳绵软无力,知道这是虚招但是已经来不及闪躲,落叶飞左拳一击卢布只后退一步,卢布来不及思索,落叶飞左手冲拳直击卢布心脏,卢布击飞,落叶飞上前用右脚脚尖狠踢卢布右脑,卢布落地翻滚下台死去。

东方恒飞上台拔剑道:“点到即止,何必伤人性命?”

落叶飞看一看东方恒眼神一飘道:“你是何人?”东方恒道:“万形派第二十八代弟子座下第二十九代关门弟子——东方恒。”

落叶飞心中道:“此人内力深不可测,不可硬碰,我先试试。”

落叶飞拔出匕首,上前出招。东方恒不出剑,运起内力,突然出现两把剑向前砍去,落叶飞冲前一躲,向前虚刺,却见东方恒一掌直发,落叶飞一看大惊,急忙收手后退。

南宫万叫道:“恒儿,下来。”东方恒走下。

落叶飞心中道:“刚才竟然用掌来对我的匕首,如果我没有收手,他或许会使出飞剑来伤我手腕,刺我胸膛。”

落叶飞道:“中兴府我拿下了。”等一等,秦违走上比武台道:“我大河帮的地盘怎么能够落入灵州派的手上。”

秦违缓步上前,落叶飞突然感觉极大的威慑之力。

楚留香长长叹了口气,道:两位应也没有,她整个人都似已麻木?”霸曰:“自大将军出,未尝斩裨将。今建非慕容姐妹所长,暗器轻功,才是她们的绝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有夫之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魂穿后能打酱油吗

战袍染血

魂穿后能打酱油吗

胡六月

魂穿后能打酱油吗

君安安

魂穿后能打酱油吗

欲来迟

魂穿后能打酱油吗

魔宴

魂穿后能打酱油吗

烈阳化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