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阴阳之秘》。

像一個人定的老僧,又像一塊終的消息,這三個人卻連一點兒消

秦惜卿如此一說,眾人一片恍然之聲。那位吳先生頗有些尷尬,不過仗著臉色黝黑,倒也看不出什么神色的變化。眾人的目光落在方子安身上,方子安正拿著一塊梅花餅往自己嘴里填,見眾人看著自己,倒是有些尷尬了。

“方公子果然見識不凡,憑借詞風便可斷定作者,讓人欽佩之極。”秦惜卿微笑道。

方子安心道:李清照的幾首著名的詞,后世哪個學生不是倒背如流。當初語文老師對這聲聲慢一詞中的疊字用法可是講了半堂課的,你這是撞到槍口上了。倘若是李清照別的不太熟悉的詞作,我可抓瞎了。

“僥幸,僥幸,秦大家過獎了,詞好曲子也好,秦大家唱的更好。”方子安謙遜道。

秦惜卿微笑點頭,抬手撫琴,開始演唱下一首。第二首和第三首詞也是精妙之極,詞作者都是當世名家,臨安城中的名士。秦惜卿的曲子也寫的極好,曲傳詞義,聲揚曲韻,盡得音律之妙。座上眾人掌聲如雷,聽得是如癡如醉。

三首之后,稍稍歇息了片刻,秦惜卿重回琴案之后,輕聲道:“以下所唱兩首詞,惜卿以為皆為絕世詞作。惜卿對這兩詞無比的歡喜,以至于為之寫曲都熬了很多個夜晚,差點熬白了一頭青絲。”

眾人轟然而笑,有人道:“秦姑娘可不能熬白了頭,你若熬白了頭,那寫詞之人可是罪過了。”

另一人道:“秦姑娘便是滿頭白發,那也必是我大宋最美的白發之人。”

眾人聞言,又是一片笑聲。

秦惜卿微笑道:“若是熬白了頭卻能寫出配得上這兩首詞的曲子,惜卿倒也認了。只可惜曲成之后,惜卿卻還覺得不能滿意。只能勉強唱出來,諸位姑且聽之了。”

眾人聞言驚訝不已,秦惜卿如此推崇這兩首詞作,言語如此謙卑不自信,這還從來沒有過。秦惜卿自出道以來,之所以聲名鵲起,不僅是因為其唱功超群,而且也是因為其音律上的造詣。但凡歌妓皆唱他人之曲,很少有能自己譜曲配詞演唱的,這便是本事。況且她所譜之曲幾乎全部被迅速傳唱開來,成為大宋各地青樓曲詞的風向標,更是坐實其音律奇才的身份。這樣的人卻說出這般不自信的話,著實令人驚訝。既然她的話不是玩笑話,那這兩首詞是怎樣的詞作?能讓秦惜卿如此?眾人心中充滿了好奇。

秦惜卿不再多言,閉目片刻,伸手撥弄琴弦。唱的正是那首《木蘭花令》。方子安當日在萬春園后面的小樓上曾聽過此曲,但是今日再聽卻發現了許多改動,比之當日所聽似乎已然不同,于是便也凝神細聽。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秦惜卿只唱的前四句,下方坐席中便一片抽氣之聲。座上人中大多雖是非富即貴之人,但卻不代表他們沒有鑒賞能力。事實上這些人中有不少當世名士,也有不少風流才子。試想,秦惜卿的今年曲會又怎么會請那些只知銅臭,粗鄙不文的紈绔子弟和富商豪強。座上之人絕大多數其實是懂音律有才學的,否則也不可能出現在這樣的場合。所以,只聽著四句,很多人便瞪大眼睛,驚艷不已。而秦惜卿的譜曲空曠高遠,婉轉纏綿,將詞意發揮的淋漓盡致,意味深遠。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零鈴終不怨。何如薄幸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愿。……何如薄幸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愿。”

最后四句唱到最后,曲調低徊悱惻,詞句重復吟唱,宛如悔恨的嘆息之聲,在極低音處綿綿不絕,回轉許久,方才漸漸消失。座上眾人沉默良久,方才有人赫然而驚,鼓掌起來。這一鼓掌,頓時掌聲雷動,彩聲如雷。

秦惜卿盈盈起身行禮,臉上帶著滿意而驕傲的笑容。

“好詞,好曲,好嗓子!此曲必是今年天下最流行的新曲無疑了。這詞寫的,嘿!真是妙極啊。也不知是那位當世大家寫的詞作。婉約似柳三變,柳三變卻已然故去了啊。練達深邃若蘇東坡,可是東坡居士也早已仙去了,真是教人頗費思量。”有人激動的大聲說道。

“是啊,是啊,這詞這曲,簡直絕了。今晚聽此一曲,余音繞梁三月,不,怕是三年了。”眾人紛紛點頭附和道。

秦惜卿似乎不經意的瞟了方子安一眼,見方子安也呆呆發楞,知道方子安也是受到了震撼。這首曲子自己重新譜寫,和當日那一曲已經大大不同,想必方子安也震驚了。這一版比自己當日那一版自以為好的太多了。

“諸位謬贊,惜卿可不敢當。下邊這一首詞同這一

方寸世界,提籃菩薩道場的后 庭里。

陰媚娘一腳踩在大椅的扶手上,上半邊身子則是半倚在另一邊的扶手,她玉腿半露,姿勢慵懶,嘴里叼著那桿煙槍,從骨子里散發著那股誘人的媚態。

季遼微微躬身,站于大椅一旁,靜靜的等著陰媚娘的回話。

些許之后,陰媚娘把煙槍拿了下來,那鮮艷的薄唇微微一抿,一片煙霧立即向著季遼飄了過去。

季遼并沒閃躲,煙霧頓時撞在了他臉上,潰散開來。

“小家伙,震世金身乃是佛家之物外人是不得修煉的。”陰......

为了自卫,所以才杀了你。小青,这栋小屋无疑就是她住的地方

老人道:“待會兒發生任何事情,都不要動,知道嗎?”

黎殤點了點頭。

老人一閃身掠向了血海之中,沒過一會兒便出來了,去到了那諸神蝶的身旁,然后不知做了什么,那諸神蝶竟然緩緩的往下飄,像是要進入血海。

黎殤問道:“她這是做什么?”

老人道:“那女子與你結契便是諸神蝶與你的靈海結契,那么必須得這個靈海的真正主人來答應。”

“是我的獸靈?”黎殤問道。

老人點了點頭道:“沒錯,不過現在很麻煩。”

黎殤道:“什么麻煩?”

老人道:“獸靈的進化階段是,先人形合一,再煉真身,最后修神識,如果一切按照規矩來的話,那么這個契約很容易就可以完成,但現在的問題是,結契的雙方都不按規矩來。”

黎殤更加疑惑,問道:“什么意思?”

老人道:“獸祖,它生前是獸族的統領,甚至可以說這座天下沒有對手,那么你覺得它來做人類的獸靈,會是怎么樣的?”

黎殤搖了搖頭,老人繼續道:“結果便是,獸祖成為獸靈后,直接修出神識,而且不是一般的神識,而諸神蝶呢?它是先天獸靈,先天獸靈,必為諸神,衣為血色,則為極品,這只諸神蝶一出現便決定了這姑娘未來的成就,而這諸神蝶也是直接修出了神識,這樣一來,兩位并無真身,卻有意識的獸靈結契,就得雙方自己來談了。”

黎殤似乎懂了,問道:“那能成功嗎?”

老人搖了搖頭道:“這就不知道了。”

當諸神蝶快要進入血海時,一條黑龍緩緩探出頭來,不一會兒便露出了大半個身子。

黑龍與諸神蝶對視,眼某中是無盡的威嚴。

這時,黎殤說道:“為什么,龍爺爺看起來好像沒事啊,為什么出現在外面卻那么的黯淡無光?”

“龍爺爺?”老人聽了黎殤給獸祖的稱呼后問道。

黎殤道:“是龍爺爺,不管怎樣,至少現在是。”

老人還是不太明白,但沒有再多問,說道:“你往上空看。”

黎殤抬起頭看了過去,發現在靈海的上空有一片黑漆漆的東西,不知是什么,問道:“那是?什么東西?”

老人道:“一種毒,和吞靈黑澤差不多,都是針對靈潭血水的,但它卻異常的玄妙,之中又透漏著可怕。”

黎殤問道:“那它為什么在那里?”

老人道:“當第一種毒進來的時候,便被你的靈海攔在了上空,再當吞靈黑澤之水進來時,你的靈海卻并沒有隔絕,而是任由它進入靈海,但是,它非但沒有影響到靈海血水,而且應該還有快要被消滅的狀態,最后似乎不知因為什么,它又被推向了上空中,而它們的存在肯定會對這里造成影響,而那影響便是你看到的。”

黎殤看了眼上空,有看了眼老人,問道:“你怎么知道這么清楚?”

老人道:“你看那一團黑液,是不是被分成了兩個部分。”

黎殤點了點頭道:“一個看起來顏色更深更暗,另一個顏色比較淺,看起來有一些光亮。”

老人點了點頭道:“顏色較深的是黑澤之水,在那黑澤之水中有一絲真龍之氣,那是從靈海中取來的,然而你的獸靈又拿它沒辦法,所以便成了我所說的樣子。”

黎殤問道:“怎么將它們移除掉?”

老人道:“這個簡單,等你實力強大了,精神力夠強了,那么它們便不用你消滅,自己便會死了。”

黎殤道:“那現在就只能這樣看著?”

老人說道:“我倒是可以幫你禁錮它們一段時間,但肯定不會太久。”

黎殤道:“那總比一直折磨我好啊。”

“也對。”說完之后,老人不知做了什么,一張大網憑空而來,然后朝著那一片黑漆漆的東西而去。

這時,黑龍突然轉身鉆進血海,此時的諸神蝶一人在血海上空,諸神蝶緩緩移動,飄向了那九條白玉柱前,仰頭看著。

“她要干什么?”黎殤問道。

老人道:“不清楚。”

這時,諸神蝶抬起手臂,一掌拍向其中一根玉柱,一股紅色漣漪擴散開來,但白玉柱并沒有受到影響,隨后諸神蝶便不再多看了,轉過身,突然全身血光大放,血紅之色填滿了靈海中的任何一個地方。

由于黎殤和老人都是精神體,所以沒有受到影響。

血紅之色持續了一段時間,當最后一點血光消散時,諸神蝶也已經離開了,這時靈海的邊緣有一處,出現了一片淡淡的紅暈,略微有些刺眼。

黎殤看到后很疑惑,不知道那是什么。

老人則是微微一笑,說道:“等日后有機會了,在你的靈海中升起一輪紅日。”

“紅日?太陽嗎?”黎殤問道。

老人點了點頭。

黎殤道:“那東西能弄到這靈海中?你跟我開玩笑呢?”

老人微微一笑不再多說,然后消失了身形。

隨后黎殤也離去,回歸本體后,黎殤問道:“已經結契了?”

老人道:“嗯。”

“就這樣?這么快?”黎殤道。

老人道:“是,不過還沒有徹底結束。”

黎殤看著老人,老人繼續道:“伸出一只手。”

“哪一只?”黎殤問道。

“隨便都可以。”

黎殤伸出了左手,問道:“干什么?”

老人道:“我有一方印章,正好可以送給你。”

“印章?”黎殤疑惑道。

老人道:“結契需要的有契紙,但一樣了好幾千年,作者認為如果不是異口同聲的話,最好不要說話,反正說太多也沒有什么觀看性的體驗。

判官聽后說道:

“哦……這么看來我雖然臉黑一點兒,至少有詞兒說你倆長得一樣,連詞兒都沒有,那這個三千繁華的紅塵人間道你倆啊,不會是白來了吧,兩個人背著機會的小聲說話道:

“這點你放心,你們活得精彩,我倆活的就精彩,你們有飯吃,我倆就有飯吃,這是身為狗腿兒我們通過好幾千年的光陰培養出來的狗腿兒界生活技巧。”

判官琢磨了一下問道:

“那如果小舅子他讓人給削了,你們兩個誰先上啊?作者沒說嗎?

兩個大個子扣著鼻孔說道:

“我們兩個人認為,以我們兩個人現在沒有什么法力保障和法寶還被小舅子他老人家給逼著買了就換了兩身幾百塊錢的衣服和他那一身騷包的行頭。

________

“再說了如果連八世不滅金身!三界混世小魔王都不能夠應付得了的敵人我們兩個人上去也是“作妖”,”

“所以我們兩個人會在第一時間選擇 避開爭斗,只做旁觀,收集證據,已做“不抵抗性質反攻”和“戰略性迂回大轉移”!”

一旁只到兩個人腰部往上一點兒的位置的,佛印光頭小青年穿好了衣服后說道:

“你們兩個扯淡的玩意兒!就直接說讓我開著佛體金光挨揍!你倆在旁邊看著就得了唄!你們倆是不是吧老子當“木魚”使喚了啊!!怎么的讓人隨便敲啊!!!”

“還說的挺地藏娘娘的深明大義的哈!!!”

“找你倆有什么用啊?,我都戴著你倆一千年了,我還不知道你倆什么尿性?!天上掉下來個王爺!掉下來個天將!你倆就把那王爺跟天將寵的比我輩分還高!。

人間來幾個小鬼兒,你倆搶著把人家數嘍的,連你閻王爺小舅子的二十代孫子李二錘的“待遇”(什么待遇參考《陪著地府搞事情》第六章)都不如!!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走跟我吃飯去吧新來的判官打著圓場說道………醫院有營養餐,對了,進去以后我就教你們一句話,這句話就是————

“盛飯大嫂不僅人美手藝活也好。”!!!

幾人根據判官臨時培訓的,半吊子的夸獎話之后來到了。醫院的營養餐廳。”

做飯大嫂不僅長的漂亮的,“手藝活兒”也好,被身高體闊一臉厭棄之色的黑臉大漢判官,夸的眉飛色舞的盛飯中年婦女用飯勺棒頂了一下男人都懂的某個部位后,風韻婦女對著酸痛而尷尬的黑臉大漢判官小聲說道多吃點雞蛋羹!你好我也好!

因為沒盛到雞蛋羹,而豎著耳朵聽著二人談話的某紋身光頭民工青年,找到座位后對著老而彌堅的黑臉大漢判官,照葫蘆畫瓢的嚷嚷道:

“你老小子!這兩天去哪了!!………快給閻王爺小舅子我從實招來!!

?!佛印光頭青年一邊偷偷的快樂面前如實交代而來的黑臉出貨中年人的雞蛋羹一邊。一邊不得猥瑣的聽著。是面前的黑點大漢這兩天并不瀟灑,但很狗血的一段生活經歷以及黑臉大漢對這兩天的不為人知的血淚史。

黑臉兒出貨,漢子的判官說道。我和你老相好的小夢是前兩天從陰陽度嚇到這紅塵陽間道的下來以后,那天天挺黑的是晚上正巧呢,我們倆路過了一個小酒館兒。

“這小酒館就在你們那個京南市,嗯。平民區被稱為紅燈山寨的那個地方,”

“是一個夜市?”

“嗯……沒錯,是一個夜市,他們那兒的人這么說過,那天晚上正巧碰見了幾個被好色鬼付了真的無良小青年兒在猥瑣的調侃著食堂做飯,大嫂的身材并對食堂大嫂有不良企圖。

“身為判官的我是很有正義感的,這一點你知道我是眼里不揉沙的,這一點你也知道,我是。”

“行行行停停,不要說這么多感人淚下的東西,不要做這么多鋪墊,否則以后你可能沒有出場機會了,”

“還有你眼里揉不揉沙,那是在于閻王爺小舅子給你多少好處,你有沒有正義感,我認為是在于今天做飯大媽能給你成多少雞蛋羹,!”

某光頭青年一語道破天機的說道…

然后是不是還有傍晚的額外福利,你老小子啊,身為好幾千年的老狐貍,這一點我要看不出來的話,那白跟你混了,小爺爺白跟你玩兒了這么多年了。

比判官他爹還了解判官的無良光頭,紋身青年這樣說到。聽面前的小青年這么說自己,判官也尷尬的笑了笑,然后摸了摸自己那張黑的有些嚇人的臉,再然后露出了和藹可親,卻又面容稍顯猥瑣的笑容

所謂你懂我也懂你好我也好,你幫我瞞著,我也不跟小孟以后說,你這兩天都干了什么?大家得過且過,這不是挺好嗎?判官小聲的這樣跟面前的嗚嗚喳喳說的自己不想被傳出去的太隱私的風流趣事。

行了行了,我也沒說別的都在一起站著撒尿幾千年了,都是站著撒尿幾千年的人物,誰還不知道對方的那點兒破事兒呢,小舅子我幫你攔著,最起碼看在這頓還不算太豐盛的,營養自助快餐上。

看著旁邊的小黑和小白不停的在快樂自己。拿了第3次還是第4次的4喜丸子往嘴里塞的那個美味咀嚼的樣子。判官問上了,光頭佛印紋身青年說道:

“我說他小舅子呀,黑白無常這倆憨貨現在還是沒有法力的嗎? 他倆現在叫小黑小白是化名,為了方便以后在這陽間界混日子我給他們倆起的。你老小子別看他倆一時沒有什么法力,但是出去辦點兒事兒,掰斷個把人的肩膀頭子那是比任何人都好使,比任何小弟都有威懾力,就他倆的個子往一般的憤青面前一戳他丫絕對閉嘴!

(太二道人表示反正我是轉身就跑,理由不是慫,是敢跟黑白無常動手,純屬自找沒趣沒趣)

啊,這么一說來,這倆憨貨倒也是物盡其用了,光頭紋身小青年說的沒錯,物盡其用,這話我愛聽,拿起一旁的雞蛋湯跟對面的做著的黑臉兒判官對碰了一下說到咱們倆屬于技術與智慧型人才,他們倆屬于力量與智慧型人才在咱們這個祝賀你,咱們兩個人要確立的是必須永遠有統治性地位。

很簡單的幾句話就已經把化名小黑小白的黑白無常二人在未來的150年里定型成了,挨揍不跑的性格。但是具體來講,兩個傻大個似乎很少挨揍屬于那種打架不吃虧,吃虧不打架的 類型。

具體原因可參考陪著地府搞事情第4章中間一段。作者賊賤的說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阴阳之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如云之恒

笔念苍生

如云之恒

梦幻礼赞

如云之恒

请叫我医生

如云之恒

川澜

如云之恒

锯兔

如云之恒

晨安未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