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活的宝藏》。

段玉道:所以現在我已設法子想了。華華鳳道:現在你簡直已寸白衣少女卻仍神色不動,左面一人身材較細,長長的瓜子臉,尖

江小轶剑指浮尘说道。

  “这不还有我们俩吗?你看不见啊?”

  徐张憨直的持刀对着江小轶说道。

  “她的意思是要一挑三,一起上吧!”

  张长凌狡猾的揪出了江小轶语言中问题,对着江小轶说道。

  两人也不忍心看着浮尘被针对,毕竟帮自己取到了进入乱神山的资格。

  “你……你们……”

  江小轶毕竟是个十四岁的小女孩,比浮尘他们还小了好几岁呢,此时看到自己被还针对,有些不知所措,毕竟自己要打三个人还是很困难的。

  “我来吧!”

  浮尘拦住欲上前的两人。

  话说这没女人还真小气啊,自己当初撞了一下她就被打一顿,这次自己这边一个人去挑战她,也不算自己这边的人吧,上去找她挑战就误以为自己是自己指示的,多冤枉啊!

  说完,浮尘就慢慢向江小轶走了过去。

  “这小子好无耻!”

  “竟然先去挑战一个女孩子,不要脸!”

  “对,比刚才那几个人还不要脸,有本事去挑战颜羽和周煜呀!”

  “有本事一打七啊!”

  “东宁城的败类。”

  虽然距离不远,但是在台下观众的咒骂中走的异常艰难!浮尘一脸黑线,想不到自己竟然在东宁城一朝闻名了,竟然还是以这样的方式。昨天一打三十七,不应该更出名吗?

  不过也只好硬着头皮坚持走下去了。

  浮尘走到江小轶面前十步就停了下来,没有动手的意思。

  先动手是不可能,对着一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女孩还先动手,那样岂不是名声就臭大街了,也不能用狠招,也不能一下子就把对面打败了,太为难了。

  两人就这样站着,台下观众目光大多都在两人身上,也跟着欢呼了起来。

  江小轶见浮尘不动,只好自己先出手,持剑对着浮尘就刺了过来。

  十步的距离,走两下就能达到对方。

  快刺到浮尘喉咙的时候,浮尘脑袋向旁边一对,江小轶就顺着脖子又削了过来,浮尘只好往后退去。

  江小轶不依不饶的一个迎剑又朝自己劈了过来,见劈不着,又收剑向自己刺过来,浮尘见对方这么执着,知道不一直挡下去,只好用刀挡住剑的攻势,又防止了之前向自己一击不中又削自己脖子的变招。

  然后就在江小轶注意力都在上半身的时候,侧着一脚朝江小轶肚子踢了过去。

  江小轶躲闪不及,被踢了个正着,道什么叫做不露鋒芒,我知道你打的贏恒兒。”

獨孤勝說道:“不就是不要讓他顏面掃地嗎?”南宮萬道:“沒錯!”

獨孤勝轉身走幾步道:“一個人不經過千錘百煉,何以成為神兵利器?”

南宮萬道:“因為秋兒。”獨孤勝眉頭一緊道:“秋師妹?”南宮萬嘆道:“如果這懸崖的花是秋兒,我知道你會懸崖去救她,但是落入崖底之前,只有有一絲希望,我也不會放棄,哪怕是犧牲我的生命,你別以為我不知道!秋兒的美貌曠古絕今,你不會動心?”

獨孤勝道:“我承認,我是喜歡秋兒。”

南宮萬道:“你是喜歡,而我是愛,所以你可能因為一時的喜歡而救她,但是我卻是一世。”

獨孤勝深吸一口氣道:“這和我與師弟切磋有什么關系?”南宮萬道:“我聽秋兒說過,他喜歡武藝高強的俠士,想嫁給像...九天奇俠那樣的大英雄。而你...要復興祖業。”

獨孤勝明白了南宮萬的意思,大怒道:“痛快點,不就是像你一樣的大英雄嗎!而我要復興圣教對嗎?你想讓師妹嫁給東方師弟,因為你認為自己是最愛她的,所以你想讓我認為你做的是為師妹好,而且你認為東方師弟和我愛她都是相同的,就是因為美貌,那我就問你,你覺得師妹喜歡東方師弟嗎?對!師妹說自己喜歡英雄,但是說就一定是真的嗎?這天下有幾個人是清楚自己的,我在古墓派學的武功都不重要,我認為唯一重要的是清心寡欲,‘十二少’和‘十二多’才是最重要的!假設師妹就是喜歡東方師弟,甚至東方師弟對師妹的愛遠遠大于我,你也很喜歡東方師弟,難道你就真的認為她們真的會幸福嗎?”

南宮萬輕蔑的笑道:“那是當然!”“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哈哈!”獨孤勝哈哈大笑起來道:“是的。”立即怒道:“不是的!不管是親情還是愛情,最重要的是理解與關心!你是最愛師妹,但是我問你,她只身一人從天元派回來,你和師弟何時有過問候與關心,他為什么一人回來,在天元發生了什么不愉快,你何時詢問過,我告訴你,師妹以為于風是救自己的人,才讓你幫助于風入天元門下,之后于風告訴師妹救命恩人是師弟后,師妹回來的,而且師妹喜歡上了于風,師妹回來后常常夜不能寐,你可曾發現?兩人相愛固然重要,但是最重要的是溝通、理解與關愛,我原本也以為只要相愛便好,但是我聽了師父和師母的經歷,我發現千愛萬愛也不如‘懂’這一個字。懂才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真正意義!”獨孤勝一時之間說了這么多話,南宮萬都不知道該說什么。獨孤勝正在怒氣上,獨孤勝一掌擊破面前的一顆百斤巨石,然后緩步離開。

楊琪欣撞碎了叔爺和大伯的幻影,沖出楊家。

李樂說過,在心靈回廊鬼屋里不要和那些東西有交流,越交流越害怕,蒙頭向前沖成功率最高。當然,你的恐懼是真的可以傷害到你,并非幻覺可以解釋。

“呼,呼……”楊琪欣喘著氣,卻不知自己在大屏幕上被直播了。

霧主似乎喜歡看這出好戲。

在楊琪欣眼前出現的是李樂。依舊是那么平靜,依舊是仿佛什么都看開了的眼神。

但在他身邊,卻只站著三個女人,沒了楊琪欣的位置。

“別一副不高興的樣子。你不是本來就只想靠身體在我這里賣個好價錢嗎?”李樂說話了,“一場交易而已。現在我不想繼續和你交易了,這不是很正常嗎?”

“我……”楊琪欣想起真正的李樂交代的話,咬牙沒有回答。

“連自己都出賣的女人。又怎么可能被相信?”李樂走到她面前:“或者你可以繼續用身體祈求我的庇護?”

同樣是在心靈回廊中。真正的李樂走在城市廢墟里。

云組成的人臉遮住天空,張開大嘴緩緩靠近。遠處的機械時鐘正嘀嗒作響。不遠處的大樓旁邊,一只只身上滿是機油、裸露電線和齒輪塊的俊美天使扇動翅膀,手持長劍,仿佛正在巡邏。

“哦,這是我的最后一戰。”李樂說。

一站還是一戰,聽不出來。但兩個字都可以。

上輩子李樂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重生的。頭頂那是最強的天空之尸,前方不遠處那個算是知識之尸的一種。

知識之尸很麻煩,通過知道的信息就可以掌握各種力量。比如時間倒流,空間凝固,引力紊亂,還有很多會各種奇怪能力的,簡直是在用魔法。

嗯,理論上李樂就是被面前這個怪物時空倒流才重生的。

“面對真的我都沒慫,何況這些假的。”他拿著槍走上前去,迎接末日的到來。

外面,云霄飛車上。

顧命臣的體力漸漸不支,完全就靠這個越受傷越強的詛咒在與這些慢慢變大的骸骨怪物廝殺。至于他的小弟,已經死了大半。

扇著骨翅飛來的牛頭骷髏成為第一個抗住顧命臣兩拳的存在。

身體越是虛弱,顧命臣的攻擊力就越高。所以這個牛頭骷髏絕對比前面碰到的都強。然而就在云霄飛車的最后一段中,類似的怪物成百上千。

“到了最后一段!不知我們的顧命臣能否帶給大家奇跡!撐過去就是天堂,撐不過去,就將死無葬身之地!”

葉如雪還在抬頭看大屏幕。

她暫時選定了鏡面迷宮作為攻略目標,但還要挑選一下人手,研究清楚規則再入內。

而且,不能這霧主說什么就信什么。萬一過關后什么都得不到,或者這家伙根本不打算讓人過關呢?所以等顧命臣活著下車再說吧。

現在的大屏幕分成兩塊,一塊播放云霄飛車的最后殺戮,另一塊播放李樂面對的末日景象。

至于楊琪欣面對的感情戲,霧主的興趣好像不算太大,果然還是動作戲更好看。

云做的人臉與大時鐘率領的“天使”碰撞著,一只只機械天使如流星般隕落,砸在地面上,

左一飞他们惊掉下巴。

老奶奶居然同意了:“给我三成元婴核心,能把你弄死那种,我就救你!”

“我给我给我给!”孟座英真答应了,“你快过来,我立刻裂给你!”

孟惺魂都没想到这太师叔这么没骨气:“太师叔你敢!你这可是万恶不赦,是欺师灭祖!你这样做怎么去见列祖列宗。”

孟座英嗤之以鼻:“欺师灭祖,你他玛干的事会比老子少?列祖列宗,哼,你把宗门都搞到灭门了都敢去见,老子有什么不敢见的?”

孟惺魂急了,他也不敢把太师叔往里面拉了:“太师叔,你把元婴核心给我,我保证不用魂枯树控制你,我们一起杀光这帮王八蛋光宗耀祖。”

“扯淡!”孟座英鄙视,“你用元婴核心和魂枯树控制老子有差别吗?还不是想让老子死就让老子死,甚至被控制了元婴核心更惨,老子不如让老奶奶救了多活几天。”

孟惺魂:“太师叔,我只要两成元婴核心,这样就杀不死你了。”

老奶奶有点吃瘪:“我也就要两成就行,我也不想杀了你造孽。”

孟惺魂:“太师叔,一成,就一成,我只要能勉强牵制你一下就行。”

老奶奶这下没法还价了,一成元婴核心对老家伙没用,还不如杀掉好。

没想孟座英竟自己钻进来了:“算了,老奶奶,我还是给您老两成元婴核心吧。百枯谷的灭亡已经注定,跟着老奶奶您灭掉几个宗门虽然要面对一些老朋友。不过么,老子杀掉的老朋友又不是少数了,杀几个老朋友就能活,老子也认了。”

老奶奶:“你倒看得准。”

孟惺魂苦闷:“罢了,太师叔,我也不要您的元婴核心了。您看这样可好,我们一起疗伤,一起逃跑好不好。”

孟座英鄙视:“开玩笑!外面那么多杀手,要是能杀出去老九他们就不会死了。”

孟惺魂:“好了好了,太师叔,我们先别争执。为表诚意我们先一起疗伤,并且我绝不控制魂枯树压制您,您看可好。”

“不好!”孟座英在反抗魂枯树,“老奶奶,您快来救我,我给您三成元婴核心,只要您答应别无缘无故杀死我就行。三成,你过来我就裂给你三成。”

孟惺魂才不管孟座英答应不答应,庞大的血红细丝都缠在了他身上,而孟惺魂身上也开始有细丝缠绕,此外阵法似乎正在疯狂加速运转,大量血红细丝从裂缝里长出来把整个洞窟都渲染得美丽又恐怖。

“我不要,我就是不要!老奶奶,您快来呐……”

孟座英一直在反抗,而那边孟惺魂则在拼命安慰:“太师叔,百枯谷可是我们的心血和命根,是祖宗的心血,我们无论如何也要维护……”

韦心他们慢慢恢复过来,大家看着美丽的场景,听着这搞笑的对话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传说中元婴尊者的对战。

然后又有搞笑的来了。

四个受了重伤的百枯谷金丹高手来到,后面竟然是汉昌达所在的中队,中队长正是东游凤。两个队伍一看前面这阵势当然各自分开,继续看热闹。

然后这热闹差点把松大兴他们给吓死!

口中說話,掌中劍連續擊出,小種。小老頭道:絕對完全的一種连城璧道:该走的已走了,该结計劃實在本就已可算是天衣無縫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活的宝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少壮派代表

月半弯

少壮派代表

三竹

少壮派代表

唐三葬

少壮派代表

黑夜里黎明

少壮派代表

龙大胆

少壮派代表

川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