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饶痒痒(七)》。

這樣充滿愛的目送,我一定是擁有過的,可惜的是,在我擁有的具有優秀基因的文化,當在變化之中有所堅守,更有面向環境的

季辽看着季长河的尸体,一点也没有第一次杀人的紧张。

这个人追杀他这么久,他可是一点也没念及本家情谊,那季辽自然也不会有什么负罪感。

随手一抛,手中的白色冰剑化作点点灵光消失不见。

随即又是对着季长河的尸体一点,缠绕在季长河身上的木藤和铁索也缓缓退却,同样化作灵光消失。

季辽有些心疼。

那可是中阶符箓啊,这次离家出走,他可就带了五张中阶符箓,被这季长河一搞,现在他手里可就只剩下一张符箓了,而且还是一张雷属性的攻击符箓,也就是说季辽现在一张中阶保护符箓都没有了。

季辽打量着季长河的尸体,在其身上一扫,看到腰间的一个东西时,他眼睛就是一亮,随即坏坏的笑了起来。

季辽一把把季长河的储物袋拿了过来,因为季长河已经死了,注入灵力后,季辽很轻松的就将他神识抹掉,随即把自己的神识探入了储物袋内。

“太好了。”

季辽欣喜的大叫一声。

他发现季长河的储物袋里,足足还有十一张飞遁符,以及一张中阶下品铁骨钢筋符,还有一张之前他使用过的风刃符。

其余的就是一些低阶符箓,那些东西季辽根本没在意。

季辽眼睛微微闪动,发现里面赫然还有一个玉盒,他取了出来,打开玉盒,看着里面三个白色的丹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这是...辟谷丹。”

在玉盒里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三颗辟谷丹。

余下的东西,大多都是一些平时使用之物,如制作符箓之类的材料,不过最让季辽感到特别爽的一件事,就是他在一个荷包里发现了二十块下品灵石以及两块中品灵石。

这是对季辽来说绝对是笔巨款,他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灵石。

至于季长河准备了那么多飞遁符,反而只准备了两张风属性中阶攻击符箓,季辽猜想,季长河是以为这些东西足够杀他了,不过季长河没想到他才刚刚得到符师资格不久,这么快就能画出中阶符箓,掉以轻心之下而死在了他的手里。

看着季长河的尸体,单手一拍储物袋,一张符箓出现在其手中。

“疾!”

季辽将符箓向空中一抛。

符箓随即溃散,一团火焰凭空出现,落在了季长河的身体上。

季长河的尸体焚烧起来,一会的功夫,原地便只剩下了一团灰烬。

“诶呀。”

季辽痛呼一声。

看着季长河彻底消失,他的神经这才放松下来,这一放松下来之后,伤口的剧痛立即便涌了上来。

季辽倒吸一口冷气,捂着伤口向密林走去。

在一处凡间的府衙内,一个身穿官服的中年老者,正跟一个四十多岁,身穿管家服侍的男子交谈。

身穿官服的老者,看神情明显是有些畏惧眼前这个管家。

在看这个管家,端着一杯茶水,翘着二郎腿,惬意的敏了一口道“张县令,我家少爷可是皇亲国戚,我家老爷显王更是当今王上的二叔,你家云瑶小姐,被我家少爷看上,您说您还有什么顾虑的,这是大好事啊。”

身穿官服的老者,正是永定城的县令张卫忠。

“是是是,徐管家说的事我都知道,可是小女...。”

“有什么可是的,张卫忠,我家少爷是给你张县令面子,派我多次来说合此事,可是你阳奉阴违,顾左右而言他,一拖再拖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徐管家见张卫忠这幅模样,当即把茶杯重重的摔在桌上,站起身来直呼其名道。

张卫忠脸色变了几变,最后还是暗叹一口气,“诶,徐管家此事我会与内子尽快商量,十日后会给您一个答复的。”

徐管家听到这话,眼睛一转,随即又笑了起来,“诶,这就对了嘛,张县令我这就走了,回去把事情告诉老爷。”

“请!”

“请了,请了!那我就在显王俯等张县令的好..消息了。”徐管家强调了好消息这个三个字。

随即袍袖一甩,迈步离开府衙。

张卫忠看着徐管家离开的背影,脸色便沉了下来,但眼睛里却满是无奈之色。

显王是风雍国当今皇帝的二叔,这永定城就是显王领地下的一个城池,同时显王俯也在这座城池之内,因为靠近仙北的边界,所以路

在整個近一月的騷然戰中,葉楓都默默的在旁邊關注著谷中局勢。

人族同胞們打得很聰明,讓神殿那邊沒有一點脾氣,不過這種事情如果給天云宗的王猛等人來做的話應該會更加漂亮。

那就不是過去騷擾兩下就跑辣么簡單了。

各種言語攻擊,各種幻象問候,就像當初在神殿里欺負天風帝國那樣,套路能玩到神殿想哭。

可惜這種事情不是短時間能教會的,葉楓看著面前這些強大的人族同胞,就琢磨著啥時候能夠帶著他們返回天云,好好......

猎艳道人捏了一个剑指,送于身前,口中轻诵。

进入季辽体内的粉雾立时穿梭而起,如若无物的直奔季辽体内灵海而去,到了灵海之中一个盘旋,那个女子的面孔再次现了出来。

“原来是个圣灵!”

那粉雾女子一见季辽灵海上空者跟京城和王宮安全有關的布置。”

顏勤禮搖搖頭:“這我就不清楚了。不瞞您說,在下一向醉心學問,只關注典籍編纂方面的事情,對于天策府跟東宮那邊的明爭暗斗,平時了解的并不多。當然,這也是秦王殿下愛惜我們這些書生,不愿讓我們受到牽連。”

顏達此時在后面插嘴......

南宮常恕緩緩道:將來點蒼派重的。活著,這才是最重要的事!叶开却在看着风中的花生壳,仿知是否赐知?楚留香沉声道:我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饶痒痒(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驱鬼众

东海猪妖

驱鬼众

青蕖

驱鬼众

方脑壳

驱鬼众

郁郁林中树

驱鬼众

石三

驱鬼众

十里炊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