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他们去了哪里?》。

陆小凤又定定的看了老实和尚一雪道:还有谁?陆小凤道:还有

要問為什么張勇要裝神弄鬼,欺騙調查局撞見了遠鄉人,那么就不得不把時間跳回到8月8日,夢之國官方在都城最中央的那座宮殿群里,宣布了一件注定會改變整個世界的大事。夢之國從今日起,正式通過實行兩份新的法條。

《關于人和妖和諧相處相關條例》

《關于禁止與遠鄉接觸的相關說明》

在消息通過都城中心廣場的喇叭傳向現場慶祝的人民群眾,并同步通過無線電波傳遞給所有從各個渠道收看慶祝儀式的夢之國人民,所有人都沸騰了。巨大的沸騰聲伴隨著數萬只和平鴿的騰飛,包圍了整個夢之國的上空。

同樣與之沸騰的還有梧桐市實驗中學三年二班張勇同學的心。

夢之國自古以來流傳下來的神話故事里,世界是“天圓地方”。

人生活在天地最中間,所在的地方叫人間,往上有仙界,往下有遠鄉。

人經過重重磨爛刻苦修煉,可以飛升成仙,去往仙界。

而沒能成仙的那些,則落入遠鄉,成為背井離鄉之人,在遠鄉生活一世后,便可重回人間。周而復始,是為輪回。

神話流傳了不知多少年,曾經很多人相信。后來,隨著時間慢慢推移,神話變得支離破碎,相信的人越來越少。

到了現在,更是連三歲小兒都知道,那些故事,就如同他們的國名一樣,是夢一場。

可是如今都城發布的消息卻告訴夢之國的人們,原來神話是真的。

舉頭三尺真的有神明。

神明的社會真的叫天庭。

而人死去之后,真的會去往很遠很遠的地方再活一世后重回世間。

當然,說是重回,可是回來后要做全面的格式化。

所以實際上還是生命在天道安排下的大美循環。

張勇沒有父親,一生下來就沒有父親。因為他的父親死了,死在了他出生前幾個月。小時候的張勇并沒有什么感覺,因為從未得到,就不會懂失去。如果他可以一直停留在小時候,那他也不會有什么感覺。

但問題是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可以永遠停留在小時候。長大并不是一道試卷里的附加題,你想答就答,不想答就不答。他更像是全世界范圍內的人口普查,你的所有信息都在他的面前無所遁形。不,他比人口普查更可怕。因為人口普查還會有錯漏,但他不會。他的認真,他的一絲不茍,不會因為任何人的特性而改變。他不會因為你富可敵國而對你另眼相看,也不會因為你窮的吃不起飯便對你往開一面,更不會因為你有一個死在人民警察槍下的父親便為你繞道而行。

而張勇的難過不僅如此,而在身邊那么多人都把他那個死去的父親當做晚會前主持人熱場時的笑話一樣時不時拿出來分享,他的母親卻不斷告訴他,他的父親不是他的恥辱,而是英雄。

英雄?

張勇當然希望他的父親會是個英雄。大概,不,不必大概,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小孩都會希望他們的父親是個英雄。無論是三過家門而不入的部落首領,還是堅持地球是個球而被燒死的信徒,甚至是某個內衣外穿的外星人,就算是那個打人只要一拳的光頭,張勇都可以欣然接受。但是張勇翻遍自己能找到的所有教科書漫畫書,都找不到一個被人民警察擊斃的英雄。

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去世的奶奶就開始教會了張勇什么叫死亡。那是一場一去不回的遠行。所以在那之后,張勇從來沒想過試著找尋他的父親。然而那份說明卻在張勇心底悄悄點起了一把火。

禁止與遠鄉接觸,那就說明存在著人間和遠鄉的接觸。

那么為什么接觸的人不能是我張勇?而和我接觸的人恰好是那個人呢?

這把火越燒越大。最終在火焰中煎熬到受不了的張勇拿起了電話,撥通了梧桐市異常人類調查局的電話。

“你好,我要報警,我撞見遠鄉人了。那個遠鄉人纏著我不放,我好害怕,我好害怕。救救我,請你們救救我。”

范無救沉默著聽完了張勇的訴說,無言以對。因為他沒有兒子,而關于父親的記憶也隨時間的流失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他只能清清喉嚨說道:“很抱歉,但我還是要告訴你,即使你的父親真的死了,過去了這么多年也早就重新投胎再世為人了。因為遠方和人間的時間并不同步。而根據相關規定,他會在重回人間的時候喝下孟婆湯,清除一切記憶,身體也會在輪回通道里打碎重組。無論從生物學還是心理學還是玄學來說,從那一刻,他就已經徹底死了。死了,你明白嗎?就是徹徹底底消失了。不過放心,他會和你一樣健康成長,最后成家立業,成為別人的父親,當然,也可能是母親。任何人都沒有理由幫助你調查你父親最后的去向。所以……”

“也有可能像我一樣成為一個生下來就沒有父親的孩子?”

面對這個犀利的反問。范無救看著天花板,吹了個口哨,將高高的帽子拿下,理了理長長的頭發。

張勇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勇氣,將范無救的鎖鏈尖端對準自己的琵琶骨,平靜說道:“只要能讓我見他一次,無論怎么樣我都接受,我只是想和他說會話。我只是想……”

范無救覺得自己此行的工作大概是搞砸了,但為了維護自己遠鄉最勤勞勞動模范的形象,他帶上帽子,將鎖鏈抽回掛在腰間,正色回道:“真的很抱歉,而且我還特別告訴你,那個《關于禁止與遠鄉接觸的相關說明》正是為了預防你這樣的情況設立的。遠鄉是真的遠。”

“真的沒有辦法嗎?我給你錢行不行?”

“小子,你這種行為叫行賄,念在你未遂并且未成年的份上,我就不向有關部門舉報你了。”說完,范無救從懷里掏出最新款的為華手機,撥通電話:“江老板,這樣可以了吧。我已經盡力了。我相信這小子下次一定不敢再裝神弄鬼了。你都知道了,好了,那我就去忙了。嗯嗯,祝您晚安。”

范無救對著張勇說道:“小孩子就該好好學習,少看電視,電視里都是胡說八道,電視里把我演那么丑,但你看現實里的我丑嗎?帥到掉渣好嗎?”

“我真的就看他一眼就行……我……”

范無救打斷他:“或許真的有人能幫你,但拜托,我就是個勾魂的,跑腿的,我是真的幫不了你。”給你準消息。”

高天忙說道:“成,那就麻煩馬叔兒了。”

“不叫事兒。還有啊,你貸款的事情我也一并給你辦好了,下班后我把區里和街道辦給你開的證明捎家去,回頭你過來取一下,找個時間去郵電大廈找一個叫山田惠子的日方代表辦理手續就成了。”

“好的馬叔兒。”

掛斷電話,高天走回來,又跟知青們聊了幾句,約定好明天上午讓他們來報到后,就把大家送走了。

下了班,先去馬東鵬家拿了證明材料,然后回到家,見只有小妹在,高天就知道老媽今晚又值班了。

高源已經放了寒假,這段時間白天在李振宇家里寫作業,中午飯也在老李家吃,倒是讓高天很放心。

晚飯做了土豆燉肉和尖椒炒雞蛋,吃飯的時候他問高源:“你要不要明天你跟哥去回收站?”

這段時間,高天給妹子補充了不少營養,牛奶更是每天早晨必須喝一杯,使得高源的氣色好了很多。

小丫頭臉紅撲撲的,聽了親哥的問話,她搖搖頭,堅決的說道:“不去,我還要和大侄女一起寫作業呢,去你那破回收站干嘛?又臟又臭的,本小姐可聞不了那味兒。”

高天彈了她一個腦瓜崩,笑著說道:“不去就不去吧,找那么多理由干啥,還嫌棄你哥的工作了,也不想想,要不是你哥開了回收站,你能三天一只雞五天一只羊,美死你!”

高源捂著腦門兒哎喲一聲,接著對自己親哥嘿嘿笑起來,說道:“那倒是哈,別說,老哥你這一個月變化真不小,突然就開竅能掙錢了,就連院里的老頭老太太都說你改變太大了,讓人刮目相看啊。”

高天給饞嘴妹子夾了一塊肉放進碗中,笑著問道:“都誰說了?”

把肉放進嘴里咀嚼著,高源含混不清地說道:“前院鮑大娘,還有盈盈奶奶,金柱子他爹都對你贊不絕口呢。尤其是老鮑媳婦,都快把你夸上天了,今兒下午拉著我,讓我跟你說,能不能幫她家菊花姐也安排個工作?我一聽就明白過來了,鮑大娘一包子勁兒夸你好原來是有目的的,毫不猶豫就給她拒了,當時她臉色那叫一個難看啊,哈哈哈哈……”

看著妹子得意的神色,高天也跟著笑了起來,自己這妹子是個啥德行他太清楚不過了,別看這丫頭人小,心眼兒可不少,鮑大娘想占她便宜,基本上屬于帶著孝帽子去道喜——自討沒趣。

“嗯嗯,知道不給哥找是非,我們家源兒長大了。”高天連忙夸獎,同時也想到,就鮑菊花那個干嘛嘛不靈,碎嘴子第一名的臭德行,別說給他打工,白送都不能夠要。

“那是,咱倆一個媽生的嘛,你是我親哥噯,我不向著你向著誰啊。”高源說得蠻有道理。

吃完飯,把碗筷收拾好,跟饞嘴妹子聊了聊,臨睡前又心甘情愿的被她訛走了20塊錢,高天回到臥室沉沉睡去。

剛睡著沒多久,就聽到窗戶被人敲響了。

高天打了個激靈醒過來,穿上鞋走到窗戶前打開,見吳桐一臉焦急站在外面,他趕忙問道:“咋了?”

吳桐說道:“趕緊穿衣服,出事兒了!”

見他滿臉焦躁,一副惶惶不安的神色,高天不敢耽擱,關好窗戶套上棉衣棉褲就走了出來。

門口除了吳桐外,還站著桂芝嬸子。

見高天出來了,桂芝嬸子說道:“你倆快去吧,源兒我來看著,今晚我就在你家睡了。”

高天知道現在不是客氣的時候,點頭后說道:“那就麻煩嬸子了。”

說完,跟吳桐急匆匆出了門。

“到底怎么回事?”高天板著臉問道。

“五哥幾個人,七點來鐘的時候在六所收廢品,回來的晚,被人半路上給截了,沒干過人家,被送到北海醫院了。”吳桐言簡意賅介紹著。

聽了吳桐的介紹,高天就皺眉了,他邊走邊問道:“查出來是誰截的沒?”

吳桐搖頭回答道:“黑燈瞎火的,根本看不清人。”

“都傷得重不重?”高天沉聲問道。

“五哥左胳膊被打折了,海青哥肋叉子斷了兩根,其他四個人都是皮肉傷。”

“你是怎么知道他們被截的?”

吳桐咬著后槽牙說道:“我今兒加了個班,歸攏了下大家收回來的東西,都快九點了還沒見五哥他們回來,就有點不放心,問了下王玉剛,才知道五哥他們今兒下午去了六所,就跟玉剛大哥一路找了過去,結果剛出胡同口就在馬路邊看到他們躺地上了,玉剛大哥急了,攔了輛出租車把人送去了北海醫院,這不讓我趕緊去你家通知你一聲么。”

高天點點頭,加快速度向胡同口走去,得虧時間還不晚,不少跑夜的出租車穿梭于寬闊的馬路上,倆人攔了輛面的,向北海醫院趕過去。

到了醫院門口,高天付了錢,下車后就往醫院急診科跑去。

進了急診科大門,見一個護士拿著葡萄糖瓶子腳步匆匆,高天趕忙上前一步攔住了她,問道:“你好,我想問一下,剛才是不是送來了幾個受傷的小伙子?”

護士點頭說道:“沒錯,倆骨折的已經送骨外科動手術了,其他四個人就是點皮外傷,已經處理好了,這會兒怕是也去了骨外。”

“謝謝。”聽了護士的話,高天道謝后略微放了點心,到了骨外科,一切就沒問題了,自己老媽就是骨外科的主治醫,醫道沒得說,今晚又在值班,五哥幾個讓她治療,小意思。

高天和吳桐兩人上了樓,直奔骨外科手術室而去。

在手術室門外走廊里,高天見到了王玉剛和四個知青,他走上前,問王玉剛道:“情況怎么樣?”

王玉剛苦笑一聲,說道:“龐老五左小臂尺骨骨折,已經送手術室做手術了,說是要打根鋼釘。海青肋條骨斷了兩根,沒辦法弄,只能靜養,人在病房里躺著呢。”

”她自己也知道這些話說得太,立刻也抢着道:再加上他们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隐听到了水滴声,也听到了奇怪的异响,像是虫子翅膀摩擦发出的声音。

  他缓缓睁开眼,入眼,看到的是一只怪异的虫子,他下意识想吞掉,但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太干了,他想喝水。

  这时是這個袁琛太可惡了,店里的員工都巴不得收拾他,如今,顧浩哥哥愿意出這個頭,他們自然會幫忙的。”

顧浩點了點頭,隨后一巴掌拍在袁琛的大腦袋上,罵道:“你看看,你這人品多差,今天我這是替天行道了。”

袁琛疼的摸了摸大光頭,哭喪著臉,一副接受挨宰的表情。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他们去了哪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狂傲小邪医

七千里

狂傲小邪医

行走的驴

狂傲小邪医

farfadet许

狂傲小邪医

卓公子

狂傲小邪医

风醒落

狂傲小邪医

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