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质问!》。

他一面说话,一面已熄去了火折掌击来,司徒项城明知身躯稍倾

接下来一边几天打理铺子,重新布置,铺子焕然一新。又过两天,常空又陪关敏进了许多的布花玩意,关敏雇了一个二十八九的妇人,和妇人两人轮流守店。

这几日常空想和关敏亲热,但关敏又开始冷淡起来,有时侯甚至是粗鲁地直接拒绝。常空知道新开店,她又忙又累,也就不打扰她。

转眼半月过去了,关敏依旧晚上一个人睡,不理常空。常空不解,就问:

“你还是一个人睡?”

关敏道:

“我很累,你要想做去怡红楼吧。”

常空难以相信,道:

“别人相好害怕男人去怡红楼,怎么你我倒想我去?”

“那不正合你们男人的意?我不管你,你也别烦我。”

常空心中有气,一把把她从床上拉起来,道;

“你老实说,你是不是在骗我?你是想骗我的钱开铺子,达到目的就又不想理我?”

关敏不说话,翻身不理常空。常空无奈,只得去另一间房睡。

一连几日,常空都在江边坐船看江景,晚上就睡客栈里,失魂落魄一样。

谁知过了两天,关敏又来找,粉面含威,道:

“我是很累了,你给我一点空间好不好。不是不想理你,我有时也挺烦的,你别太粘人了。”

常空一时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心中一阵高兴,道:

“哦,原来如此,你又不说,我不知道呀,那我以后不会总去找你。”

关敏淡淡地道:

“好。”

常空心想,原来她和自己脾气一样,也不喜欢被人粘着没时间一个人呆着,这不正好?自己也想要这样呢,自己也想要这样的空间。

两人一起去江边的酒楼吃饭。晚上没回屋子,就是酒楼上的客房住下,两人过得很开心。

关敏盯着常空的眼睛,笑道:

“我曾经很讨厌你,觉得你又蠢又呆,原来其实也是不太老实的。”

常空心中不悦,也只得道:

“哪里不老实?”

“明知故问。”关敏笑道,一下子投进常空的怀里。

一日,常空正一人在街上漫无目的闲逛,迎面过来一人。常空一愣,这人面熟,仔细一看,原来是去年见过的白衣秀才严明樟。心想糟了,正想躲避,严明樟已看到自己,向自己抱拳道:

“张兄弟别来无恙?”

常空想装作不认识,但这明显行不通,只得抱拳,道:

“还好,严兄在这做什么?”

严明樟微笑着道:

“快到清明节了,来买些物事。”|

“噢。”常空正想就此离开,突然旁边店中一个人出来道:

“严兄,好久不见。”

严明樟抱拳道:

“赵兄,一向可好?”

两人攀谈了几句,严明樟道: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张金风张兄弟。去年在望江楼多亏他援手,不然就栽在宋德吴石那些人手里了。”

那人二十八九,面皮白皙,单眼皮,身材高长,看样子是北方人。那人向常空抱拳,道:

“在下黄江甩手镖赵元奎。”

常空只得回礼,道:

“幸会幸会。”

那人笑着道:

“走,去喝两杯。”

常空想拒绝,严明樟看着自己。常空心想,上次不接他的金创药,显得自己多心小气,这次再不和他们喝酒,显得自己太孤僻了,自己不正是要改变自己的性情吗?这不该努力改变了?于是道:

“那好,我正口渴呢。”

严明樟微微一笑,赵元奎乐了,一把搂住常空的肩膀,道:

“哥们,走!”

进了大堂,三人坐下,赵元奎叫小二加酒加菜,又添了两双筷子。

几人一边吃酒一边说话,赵元奎道:

“如今这神教闹得实在是厉害,已接连攻下清州、苍州、路州等地。北方黄江的靖北王又造反,伽蓝人隔三差五过来抢掠,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严明樟道:

“这确实形势有些糟,希望皇上尽快平定下来。”

赵元奎道:

“唉!都怪去年的那个刺客,好好的朝廷让他毁了。”

常空道:

“毁了不好吗?那个皇帝昏庸残暴,换皇帝不好?”

赵元奎道:

“好什么?现今这个皇帝也好不到哪去,下面在打仗,他还在选妃修园,都是一样,当了皇帝都是一样,还不为所欲为?”

正说着,几个人进来,身穿红衣,原来是两个捕快。两人拉着一个肩带枷槛的人,那枷看起来又厚又重,压得那人腰都弯了下去。

赵元奎忙住口不说了。

那几个捕快坐下叫酒,那犯人就瘫坐在地上,篷头垢面,不言不语。

严明樟看了下那两捕快,抱拳道:

“何捕头,赵捕头。”

那两人忙礼,道:

“原来是严庄主。”

严明樟道:

“这地下的什么人?”

一个捕头道:

“殴打城外的陈庄头,陈庄头是好惹的吗?那是刘知县的大红人,催租从来不落空,这蠢货还拒租打人。这下押到江北工地上,也别想回来了。”

几人喝完酒,赵元奎离开。常空和严明樟一起来到街上,走着走着到了关敏的花铺,常空道:

“进去喝点茶。”

常空向关敏介绍了一下严明樟,关敏道了个万福,严明樟作揖。

常空明显的看到关敏看严明樟的眼睛一亮,有些害羞,又大胆地看了一眼他。

两人进后面屋子喝茶,关敏雇的袁氏过来要过来倒茶。关敏

也有一些騎兵從很快從震驚中反應了出來,他們接下來做的第一個舉動就是逃走。北明軍反了,竟然和五星軍一起來對付他們瓦剌軍,這個消息必須要匯報給首領也先知道,不然是要吃大虧的。

然此刻想走,哪里會那么容易,先不說前有北明七萬步兵阻攔,后有十一萬五星軍騎兵相追。就說那原本負責看管北明軍的五千瓦剌騎兵,他們也早就被石萬山等人給拿下,現如今這些騎兵戰士都由北明軍替換而上。

“攔住他們,不要放走一人,更不要......

陸小鳳看著她,不但看見了她石慧,对他的话像是仍然没有

“秦小鹿,咳咳,你還記不記得,那老王八當時說了什么嗎?”

“嗯?東靈前輩說了什么?”

“東靈前輩說,鬼妹一出手,金鳥蛋直接跪在地上認輸。我當時還以為是一種比喻呢,沒想到,還真的是鬼妹的招數啊。”徐浪看著跪临之后,也很难和其抗衡。除非我的爵位提升到伯爵,才有可能独自对抗一颗星球的世界法则。”

“爷爷,能不能给我讲讲什么是世界法则,什么又是法则?什么是规则?书上讲的云遮雾绕的,一直不是很明白。”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质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至尊毒体

晴时有雨

至尊毒体

素素雪

至尊毒体

惊梦时

至尊毒体

追路

至尊毒体

浪冰心火

至尊毒体

逍遥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