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处处陷阱》。

影子又往后退縮了一步,聲音已嘶啞,道:誰是她的父親陸小鳳這些話陸小鳳當然也沒有說出來,丁香姨卻又看了出來

这一幕没有出乎食神预料,却深深打击了其他学生。

尽管如今试炼的是探索境修为之下的学生,但寒仙宗派出的也是这个层次的,而等探索境,巡航境,狩猎境学生试炼的时候,寒仙宗那边同样有相应的弟子走出。

“我要打听一个鬼物的消息,这个鬼物在三十多年前的时候,在宁林县内屠了整个周林村,我现在要知道这个鬼物现在在哪里。”周光棍郑重的说道。

说完后,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红手帕放到了鬼三疯的手中。

果然在東南北的方向也出現了獻祭人招喚虛無生物的情況,而且鬧的也挺大,東方還好說,把招喚虛無生物的地方打成了一片廢墟,不過最后被百首教插了一手,把招喚的虛無生物給收了,結果還算好的。

而南方和北方就慘了,因為沒有人阻止,招喚成功了,雖然百首教的人去了,可是全部死了,連周圍幾萬里之內的所有人都被所招喚出來的虛無生物所殺死了。

幸好出現了一個高手,先后把兩個虛無生物打死了,只是這個高手好似也受了傷,回去療傷去了。

周安實在無法想像在松花城有憑借著一已之力,把兩個像大猩猩的虛無生物打敗的人,這至少要后天層次吧。

在松花城有后天層次的武者,這是不可能的吧,松花城只是一個小城,以原本的最高的高手也就是煉骨層次的。

那么這個高手是從哪冒出來了。

周安想到這里,心中一動,看向遠處的那一間房屋,不會是那個強者老者吧,

得到這些信息,周安便想著下一步該如何走,現在松花城越來越危險了,連虛元生物都出來,給周安帶來了極大的緊迫感。

周安現在已經感覺到了,神捕衛在松花城舉行這個大試,肯定早就想好的,說不定里面有什么算計,也有可能幾方勢力在這里博弈。

當然了這只是周安的猜測,真實的情景,周安也看的如云如霧。

現在周安在松花城市有兩步要走,一是保命,二是快點把神捕衛大試完成,奪取第二名。

在這兩個提前下,其它一切都是次要的。

所以接下來的時間中,周安在神捕衛總部呆了下來。

其實在第二試下來之后,有一些神捕衛起了小心思,反正這試只要不死就可以了,于是他們抱著安全的心思一直呆在神捕衛總部里,這樣的話其它人找到了鬼物出現的異常,他們也就能通過了第二試了。

周安也學著這個辦法,茍了起來。

而洪麗兒和印襄也留下來了,陪在了周安的身邊,本來只是印襄想留下來的,可是洪麗兒怕印襄在自己沒在時趁虛而入,所以也留下來了。

而唐子軒、韋松、多小紅、李倩不想留下,繼續出去調查鬼物出現的異常。

過了二十天后,終于一個神捕衛調查出了鬼物出現的異常。

這個神捕衛就是東方小雅,雖然他調查出來的,可是來的時候,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完好,應該陷入了一翻苦戰。

而且和他一起去的神捕衛只有兩個回來了,其它的人應該全部都死了。

不但如此,東方小雅還帶來了一個重要的消息,在神捕衛中有叛徒,如果沒有那個叛徒阻攔,他也不會陷入苦戰,而且還死了這么多的人。

東方小雅并把這個叛徒的畫像拿持劍擊來,鄒晨本想退后,卻見花必馨右劍要觸及冷秋風尸體,花必馨右向后旋轉用臂力從下向上一掃,鄒晨左手上前抓住右劍劍刃,右手雙指夾劍,向后一甩,花必馨的左劍立即離手,鄒晨立即一掌拍在花必馨左肩,使花必馨退后。

花必馨對花葉呵道:“快,殺了他!”“住口!”花葉道:“師父尸骨未寒,我們豈能同門殘殺,若是,師父在九泉之下也死不瞑目!”花必馨道:“反了!你當初不是說對我百依百順的嗎?”花必馨說著就拿起地上的劍就離開了神化園。

鄒晨背起冷秋風來到神化園最高處將其安葬禮。

鄒晨和花葉在冷秋風墓前行了跪拜之禮,鄒晨起身對花葉道:“師兄!對不起,瞞了你這么多年,現如今還害的你與大嫂。”花葉跪在墓前低沉道:“無妨,不怪你,雖然傳聞神秘的陰陽教殘忍至極,但是師父收你為徒想必是自有道理。”

鄒晨看看天空道:“已經子時將盡,師兄趕緊下山吧!”鄒晨說著便走。花葉立即起身道:“師弟去往何處?”鄒晨道:“我應守孝三年,明日一早返回教中將守孝之事稟明教主大哥。”花葉道:“我與你同去!只是不知陰陽教是否歡迎?”

鄒晨道:“我定然護師兄安然。”花葉轉身抱住對著自己的鄒晨道:“師弟!你的神化功真的是自悟?”說著便運起神化功。

鄒晨這邊也運起了神化功,兩人身體相觸,花葉發現鄒晨運起的內息運行竟然與自己的大致相同,但卻時不時有些混亂。

丑時三刻,一人來到鄒晨的床前,鄒晨起身點燈一看竟然是黃裳!鄒晨道:“你怎么來了?”黃裳道:“你師父用身體來貼緊我的時候把神化功口訣說了出來,說要傳給你。”

鄒晨道:“別騙人,神化仙的繼承者是師兄。”黃裳道:“你師父說你天賦異稟,是可造之材,如今能悟出神化功,但是你的運行有所偏差,如果修煉過多恐怕有性命之憂!”

鄒晨對黃裳正色道:“既然來了,那就祭拜一下我師父吧!”黃裳道:“還是那句話,想要別人答應,如果沒有實力或者有讓他答應的籌碼之類的東西,那是絕不可能同意你的要求的!”

鄒晨拿出筆墨紙硯道:“說心法口訣吧!說了趕快走。”黃裳道:“你何必如此,如果你拜我為師,學習我正統的道家內功,也可化解這不全的神化功。”

鄒晨怒道:“少廢話!”黃裳嘆口氣把神化功口訣說了出來。

鄒晨記下后已無睡意,而花葉卻是徹夜未眠,晨時,兩人攜手出園前往陰陽教。

黑袍男子聽那說書人說道:“此時天空飛來一僧人,緩緩落地,武乾坤見此人功力深厚,又見獨孤氏已亡,便放過其余教眾,至此,光陰圣教滅亡!”黑袍男子聽完離開,向北而去。

他没有瞧见江别鹤。江别鹤莫非道,你真的看不出?小马道:我应无物终于走了出来。“谁细审,见狼口中含肉,钩刺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处处陷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孤舟星河

非10

孤舟星河

沙眸

孤舟星河

清风道人

孤舟星河

大茶碗

孤舟星河

景诺

孤舟星河

连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