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无尽之变》。

叶开却道:“等一等,我还有件香道:今天你說過沒有?白玉京

大唐王朝,天郡督。

此时的大唐王朝已是腊月,天地间的温度低的足以让人打个寒蝉。

雪莲峰,仰望山顶,峰上云雾缭绕,山径蜿蜒曲折,像一条彩带从云间飘落下来,雪松似一个个小白点,零零星星散布在山道上,北风吹来便随着风摇曳。

山顶之上常年飘雪,而那山巅之处更是大雪纷飞 寒风凛冽,但今日若是从半山腰处仔细看,便可在那山巅之上有一道单薄的人影,在被寒风吹起的雪雾中若隐若现。

山顶上,平坦的空地早已被白雪所覆盖太阳光照射而来宛如像是银河一般璀璨,远处还有着数颗足有几人合围粗的松树,茂密的枝叶上还盖着一层厚厚的积雪,时不时的往下掉落着发出沉闷的砰砰声。

“呵”

一声略显沙哑的爆喝从不远处的空地传来。

抬眼望去 一身着朴素黑衣的少年立于雪地之间,下一刻少年猛的一步踏出,地面都是在此刻微微抖动了一下,手中桃木剑划破空气,隐隐的带起了破风声,斩向了前方的雪地。

唰,地面上堆积的积雪顿时被一股剑风吹散开来。

“滴嗒 嘀嗒” 寂静的山顶上一声细微的声音传出。

几滴殷红的鲜血从少年手掌心中顺着剑柄滴落下去,滴在雪白无瑕的雪地上。

鲜血刚刚流出便被寒冷的北风吹的干涸结痂。

而挥剑的少年此时正眼神平静的看着面前被一扫而空的地面,毫不在意手上时不时传来的阵痛,直接盘腿打坐调息起来,少年看上去莫约十五六岁,生的十分俊郎,身躯修长,一双丹凤眼里仿佛有着星辰大海,透露出丝丝精光,好一个俊郎清秀的美男子。

少年此时盘腿而坐,手中握着那柄淡黄的木剑,木剑之上还刻有不知名的纹路,仔细向剑柄看去上面好像刻着三个字。

“方长生”。

片刻后,名为方长生的少年睁开双目,面露无奈的低头看了看手掌上的数道血痕,此时伤口早已停止流血,因为极低的温度现在已然结痂,但依然在隐隐作痛。

少年抽了抽嘴角并未理会手中的疼痛,视线缓缓看向那柄木剑,眼中泛起温情,这柄木剑是他的娘亲苏琉茉在他八岁生辰时亲手制作赠予他的礼物,少年一直将这柄木剑视若珍宝。

想到娘,少年眼中的温情不由得浓郁了几分。

记忆中的那个女人身着略有朴素,莫约三十余岁,其脸颊略显秀美,给人一种温婉贤淑的感觉,她则是方长生的娘亲,苏琉茉。

而方长生的爹 名为,方舟,曾是竺岚镇方家的二当家,年龄莫约三四十,修为便已经达到阳元境中期,实力极其强横,当年在竺岚镇可谓是意气风发。

方长生所在的方家只是天郡督内一座名叫竺岚镇的小镇的家族,虽说在天郡督内方家并排不上号,但是在竺岚镇内却是名列前茅的顶尖家族之一。

记忆中的爹眉宇间英气十足,脸庞上总有着自信以及浓浓的威严,一眼便能让人心生畏惧,哪怕已经数年未见,但是方舟在他的心里依然是伟岸高大的形象。

可就在五年前,方长生的爹娘外出游历间失踪,死活不知,整个竺岚镇都为之震动,众家族皆议论纷纷。

而他的爷爷方家家主,方渊,举整个家族之力全力搜寻,但依然是毫

九月的天氣,已經到了秋天的季節,對于西安的早晨來說,還是相對比較涼爽的,金色的陽光自落地窗的窗口揮灑進來,照在了我的身上,整個人都暖洋洋的。

“你想過胡斌看到我們倆躺在床上會是什么表情嗎?”

辰一娜聽到胡斌的名字,神色不自覺的緊張起來,她下意識地朝著旁邊一看,發現偌大的大床上除了我倆再也沒有其他的人,頓時微微松了一口氣。

“還好,還好他不在,否則真不知道該怎么面對!”辰一娜哀怨地看著我,“我不知道怎么回......

鹰鼻汉子果然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容易,其实却难极了,无论身、

“封天化魂陣”告破,魔宮修行者乘坐深海巨翼蜥進入,讓禁地中所有異族強者,還有席荃、羅玥般的那些本土修士,頓時驚駭欲絕。

他們都沒想到,玄天宗多年前的奇才曹逸,居然能夠如此可怕。

曹逸不知以什么奇詭秘術,整個人化作一個大,欲生擒斡离不及取康王以归。夜半,中使传旨论劻曰:“姚平仲已举事,卿速援之。” 劻率诸将旦出封丘门,与金人战幕天坡,以神臂弓射金人,却之。平仲竟以袭敌营不克,惧诛亡去。金使来,宰相李邦彦语之曰:“用兵乃纪劻、姚平仲,非朝廷意。”遂罢劻,以蔡懋代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无尽之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仙之初

叶苒

仙之初

天机佬夏天

仙之初

仟仟梦梦

仙之初

银河灿烂

仙之初

幻疾风01

仙之初

椰莫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