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新闻》。

“叔叔……”

一絲若有若無,若淺若深的聲音在夢中夢傳遞。

吐槽夢璃種種“劣性”的陳默很突兀的聽到這個聲音。

很突兀的那種,像是在茫茫人群中聽見那一絲話語。

這里不是說陳默吐槽能力很強,一人獨噴萬人行。只是說人在說話的時候,很難聽到其他人說話。

退一萬步說,哪怕陳默“天賦異稟”,也不太可能。

按理說,在這種情況下,應該沒有人說話。

因為此地什么都沒有,甚至連顏色都沒有,虛無的,不存在的。像是那種放逐之地。

和很多小說中的封印之地一樣。

等等,上面這句話是不是哪里用過。

算了,不管了。

反正就是啥也沒有的地方。

這個時候突然傳個聲音過來,還能正好被人聽見。

你說巧不巧合。

總而言之,這種突兀出現的情況。只有一種可能。

那就是……

“夢夢……”

陳默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是不是騙局,是不是夢境纏繞,聽到這個聲音,那一定是自己的閨女在這里。

無論是真是假,他都會選擇答應。

短短三天,他像是許久未見一樣。比見到自己的老婆還開心。雖然他還沒有老婆。

前面說過,陳默是一個未婚有女的“半成功”人士。

為什么說一半,因為娶妻生子算成功人士。沒有娶妻生子,但有個女兒,這就算半成功。

至少他是這樣安慰自己的。

“夢夢…夢夢你在哪,我是你叔叔。”陳默焦急的喊到。完全忘記自己已經變成另外一個人。

就算夢夢看到了,也未必會認識。

夢夢原名陳夢琪,是某人同事臨走時丟下的小家伙。丟的那一年,夢琪才六歲。

同事寫了一封信,郵了一張卡。就把小家伙丟給了陳默。

信上還寫,如果不愿意帶這個孩子,可以把她丟到孤兒院。

人之初,性本善。

還沒有在社會的缸里染過的陳默自然不能看著這個小家伙被丟到孤兒院。寧可自己難受也要帶著這個孩子。

好在夢琪也乖巧,從不添亂,也不做壞事。還經常幫忙做家務。也算是分擔了許多事情。

兩人一直以叔侄相稱。

陳默也不太想當她的爸爸,因為卡里每個月都有她老爹給的生活費。說明那個家伙還在。

日子很遠,這些艱苦經歷都已經差不多過去了。現在他也不在意那些事情了。

沒有女朋友,那就不要了。他只要她的夢夢。

“夢夢…你在哪?我是你叔叔呀。”

“夢夢……”

呼喊了幾十聲,卻再也沒有回答之聲。

那一聲好似夢中呢喃。

“等等,我現在要冷靜。”

陳默安慰自己,用手理了理自己的頭發。

“心平氣和,找到出去的路。這是我的夢。我一定能出去的。”

“可是這路在哪?”

陳默試著喊了一聲。

“夢璃……夢璃……”

然而此刻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如果有個嬌滴滴的大漢在這里。

估計馬上就是開車劇情。

可惜這里什么都沒有。

“我是…夢師。這是我的夢,我一定能出去的。”

陳默握緊自己的雙手,幻想自己能出去。

“夢起,夢生,源起源落。”

默誦夢師的入門要訣,希望能破“門”而出。

“天不曉,日月之存,夢里瀟瀟。”

“人無心,夢起墜落,何求悲乎!”

一種類似文言文卻并非文言文的話語。

當然這不是夢師用不會現代文,只是夢師入門就這樣。玄之又玄。

默誦了幾十遍,天還是那個天,環境還是那個環境,一片灰暗。

很明顯,此招不行。

一招不成,再來一招。

陳默咬牙切齒,“我斷絕自己的源能。我看你還如何攔住我。”

“源能……斷!”

一瞬間,架構世界的源能開始抽離。

整個世界開始不穩起來。

外界正在戰斗的隊長和余若水驚訝的發現。

房屋開始崩塌,地板開始碎裂。

陳默的“肉體”開始時隱時現。好像馬上要消失一般。

余若水有些驚訝,又有點害怕。

不知名的事情是最可怕的。

余若水不是三流電影中的女主。發現事情不對還不松手。

明顯有問題還要一起去“死”。

在不知道問題的情況下,放開手才是最好的。無論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他人。

有的時候,并非人多才能解決一切。

而此刻,夢璃正在分析從黑蘿莉那里竊取來的資料。

沒錯,就是竊取。

趁著黑蘿莉不注意的那種。

說實話,這樣對待俘虜,也沒人注意的起來。

上來就是一頓捆綁,然后一頓撓癢癢。最后……

咳咳。

夢璃發現自己好像真的不太了解夢師這一個職業

裁判老師看了看痛苦吼叫的鄧思杰,雖然有心偏幫但鄧思杰的狀態更本無力再戰,更何況還有武閣老在暗中盯著,他也不敢明著動什么手腳只能開口說道:“溫樊勝利!”

雷團的成員將鄧思杰給抬了下去,一個個看向溫樊的眼神既憤怒又無奈,趙余直接轉身離去:“今天只是剛開始,后面還有好幾場等著你呢!”

溫樊跳下比斗臺鐵背蒼熊就在云雪玉的指揮下直接靠攏了過來:“溫樊哥哥你好厲害!幾下就將那個家伙給打敗了......

她皱着眉瞧了小鱼儿一眼,那双已抱着十二瓶酒,瓶子还都不小

卻說沈問丘離開靈習飯店之后,去了那陸河客棧還了那兩千五兩的負債,方才如釋重負,長吐一口氣,想起那老板的熱情勁,臉上情不自禁的露出笑意,不由得道一聲:“有錢人的感覺真好。”

便與兩位又不知為何杠上的小姑娘朝著小鎮南街方向的地攤集市走去。

雖然自己之前接取任務是為了還債,現在雖然還了債,但做人做事總得有始有終才是,何況接取任務歷練對于修煉也是有極大的好處。

如今,論武道,他沈問丘除了修為,好像也是一無是處吧?

上午又因為沖動,以賈葉玄立了生死契。

因此,他現在需要迫切提升修為和身手。

小鎮的集市,還算熱鬧。

零零散散的攤販桌上擺著各色奇怪的物品。

沈問丘帶著小流蘇和龍采兒穿梭于人群之間,左看看右看看。

忽然在一攤販前,沈問丘停下了腳步,他移目看去。

攤主是位衣著華貴的年輕公子。

一身華服穿得極為考究,倒像是個富貴人家,怎么會擺起攤真是奇怪。

但見他臉色略顯蒼白,眉宇之下,一雙眼,眼窩深陷略帶青紫,眼神渙散,晨瓣淡紅,病怏怏的,整個人少了那么一股子的精氣神。

若是明眼人,一眼便可以看得出年輕人明顯是縱欲過度留下的后遺癥。

只是沈問丘又未曾見過此景,倒也不知其情,至于兩位小姑娘那就更不知道怎么回事。

衣著華貴講究倒是不假,只是他的攤是否凄涼了點,一張粗麻布上放著三樣東西,除此之外,別無他物,與其他攤販比起來也忒寒磣了些。

那三樣東西為何物?

一柄黑色的劍,微微出鞘,劍身閃著一絲青寒光,倒是一柄好劍,不過,也只是于凡品之中。

一條紅線,紅線微微暗沉,失落往日鮮艷,紅線一頭系著一枚暗沉銅錢,銅錢還帶著點銹綠,倒是有些年頭。

最后一樣東西,是一根樹枝,長相極為奇特,樹枝半寸一根節,每一節都是筆直得很,但是一到節點便拐向另一方向,所以,整體看起來曲曲彎彎。

加之此物,是暗紫色,便顯得極為詭異,不討人喜。

然而就是此物,它卻有著一個令人聞風喪膽的名字,鬼節根。

沈問丘之所以停下腳步,原因有三。

其一是,那紅線系銅錢之物,便是他一直尋找的,用于捕捉雪狐參的紅繩。

其二是,沈問丘一直想當一位仗劍江湖的游俠兒,如今,他也算是踏入江湖的一條漢子,只是手中還差了那么一柄寶劍。

其三是,剛剛他腦海之中突然跑出一串信息,是關于鬼節根的,鬼節根并非什么靈丹妙藥,而是至毒之藥,曾有言,鬼節根下無活物,縱使仙人懼三分。

只是此物過于稀罕,少有人知道,沈問丘之所以知道,那也是得虧他獲得的常識玉簡較之普通闡述玉簡更為全面。

沈問丘剛停下腳步,青年便露出熱情的笑容,熟練的拉客方式信手沾來,“幾位客官,相逢即是緣,不管有沒有興致,且駐足看看,既不吃虧也不上當,興許還能撿個漏。”

“來只管看看,想要點什么只管跟我說,我肯定給你一個最優價,百年老攤,信譽為先,月出三貨,絕不欺客。”

沈問丘微微一笑,道:“你這說辭倒是有些意思,不過你這貨……”

隨即,他又低頭微微皺了皺眉頭,露出嫌棄的表情。

“客官,你看你說說的,別看我這只有三件東西,賣相也普普通通,但它們可是大有來頭,要不我給你介紹介紹?”

青年似是知道沈問丘一定會嫌棄自己的貨不好一般,所以,早就備好了一套說辭,并且露出一副不愁自己貨賣不出的表情,似是在說,“你要是有興趣,我就給你介紹介紹,你要是不感興趣,得嘞,我也懶得浪費口舌,您吶,上別處去瞧瞧?”

“不就是一些垃圾貨色嗎?滿大街都是,還大有來頭?搞得跟真是寶貝似?”小姑娘龍采兒滿臉不屑,并且翻了個白眼給攤主看。

被龍采兒一句揭穿,攤主一時啞然,表情微微僵硬,顯然是極其尷尬的,隨即,他擺擺手,撕破臉皮,也不做把討客人歡心的主,極為不客氣,語氣頗為嫌棄道:“滾,滾,一邊去,別在這堵著浪費我時間,妨礙我做生意。”

即便心知自己手中都是一些垃圾貨色,但青年那眼神卻不是覺得自己的貨如何普通,反而是頗為理直氣壯,似是在說,“買不起就是買不起,擱這嫌棄這嫌棄那的,也不看看自己錢袋子有多豪爽?”

沈問丘看到青年那眼神倒是不知該作何評價,心中苦楚一絲苦笑。

不就嫌棄你的貨不怎么樣嗎?又非生死大仇,何至于此?

“這樣,老板,你說個價,只要合理,這三樣東西我全都要了,怎么樣?”正在杨磐疑惑索林和甘道夫去哪里的时候,正被法兰不死队带着撤离的矮人们突然指着森林深处七嘴八舌的大喊了起来。

“斧王先生,索林王子和甘道夫先生在森林里,他们被苍白阿索格带着一群黑漆漆的奇怪半兽人和一帮穿着黑斗篷的家伙给带走了。”

苍白阿索格这家伙没有死杨磐很清楚,他过来追杀自己的仇敌索林也并不奇怪。

但问题就在群穿着黑斗篷的家伙身上,若是杨磐没有错的话这些家伙应该就是索伦的戒灵了。

这戒灵可是相当的不好对付......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新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妖剑客

苏芸

妖剑客

我自对天笑

妖剑客

蓝云汐

妖剑客

奋起的叶子

妖剑客

纸生云烟

妖剑客

阿萍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