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酣战》。

楊璇陰惻惻笑道:是極是極,我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文字去表达

農濤猛然驚醒。他這才想起自己現在并非是在執行任務,獲取情報,而是在以一具區區凡人之軀,問責一位擁有逆天改命之能的神明。

他躬身致歉道:“抱歉,我的職業病犯了,面對任何潛在的情報,我總是忍不住想探查個究竟。”

江臣頷首道:“這大概就是你能以現在的修為,卻力壓很多比你修為更高的人,成為天字一號的原因。”

農濤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在那浩如煙海的檔案庫里,我試著查詢需要權限最高的機密。”

“這樣的信息只有兩條。”

“第一條信息比較簡單,也比較奇怪。其創建時間異常久遠,大秦元年。那剛好是異聞司成立的時間。信息的內容是找人,找一個被天地遺忘了的女人。”

“奇就奇在,既然已經被天地遺忘,那又如何會有人記得她?又如何尋找?”

“難不成,這個女人和我一樣,也與江老板你做過類似的交易?”農濤好奇地看著江臣。

當初看到這則消息,他是真的覺得匪夷所思。

要知道,即便是那些可以直達仙人境的修煉法門,其保密級別,也還在這條消息之下。

他原以為,能夠作為調查局的最高機密,即便不是事關天地存亡的駭人真相,也該是些能夠助人得道成仙的秘密法門才對。

但事實卻是,所謂的最高機密之一,竟然只是尋找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究竟是誰?

又背負著怎樣的秘密?

誰在找她?找到她會如何?找不到她又如何?

在農濤的注視下,江臣端起茶杯,心念一起。

已經有些溫熱的茶水再次變得滾燙,甚至冒起小泡,蒸騰的白氣如煙似霧,遮住他那張并不英俊的年輕面容,讓人看不真切。

而江臣的視線則透過這陣氤氳的水汽,沿著時間長河逆流一小段,來到萬年之前,來到了一座難以用言語描述的宮殿之前。

這座宮殿是這片人間自誕生以來最恢宏壯麗的宮殿。

便是后世萬年,也無其他宮殿能夠與之比肩。

后來有文人為其作賦,如是寫道:

“六王畢,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壓三百余里,隔離天日。驪山北構而西折,直走咸陽。二川溶溶,流入宮墻。五步一樓,十步一閣;廊腰縵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勢,鉤心斗角。盤盤焉,囷囷焉,蜂房水渦,矗不知其幾千萬落!”

站在宮殿正門前,看著門洞上方那熟悉的“阿房”,江臣覺得這個文人寫得極為貼切。

時隔萬年,故地重游,便是江臣,也不由有些恍惚。

他現身于門前,在守門黑甲衛士的躬身行禮中,緩步走入其中。

一路上,不斷有人對他躬身行禮。

看著這些陌生的面孔,江臣不禁有些遺憾。

萬年以前,他雖常常行走其間,但是卻好像從沒有仔細打量過它的瑰麗雄奇,也沒有注意過生活在其中的那些鮮活的人。

慢悠悠走了小半個時辰,江臣終于從正門處走到了正中心那座最為龐大的宮殿前。

只要再跨過這9999級黑曜石鋪就的臺階,他便可以進入到這個時間這片人間的權力中心。

拒絕了衛士為自己抬轎的請求,江臣自己拾級而上。

來到頂端后,江臣并沒有第一時間進去,而是轉過身,最后看了一眼整座宮殿群。

誰能想到,如此宏偉的一座建筑,所有人都以為它將與大秦萬世不朽,然而不過十幾年時間,它便被一位從楚地而來的匹夫給付之一炬?

“呵呵。”

江臣情不自禁地笑了出來。

“是何事,竟讓寡人這個一向不茍言笑的大將軍也笑了起來?”

江臣回過身。

一個身著黑色龍袍,腰挎青銅長劍的年輕男子正向他走來。

他怔怔看著這個年輕男子,笑容一點一滴消失。

誰又能想到,如此偉大的始皇帝陛下,所有人都以為他將與大秦一起萬世不朽,然而不過十幾年,便在一個也無風雨也無晴的夜晚,死在了知天命之前?

“快來,我跟你說一件大喜事。”

江臣任由身著黑色龍袍的年輕男子拉著自己,走進了高大的宮殿內部。

朝會早就已經散了。

空蕩蕩的大殿中間只站著一個身穿囚服的男子。

即便現在剛好是正午,即便殿內點滿了鮫人燭,也似乎驅散不了空曠宮殿里的冷清。

二人來到來那位身著囚服的男子身前。

龍袍男子指著囚服男子對江臣說道:“你看,這便是寡人新任命的異聞司司主。怎么樣?還可以吧。”

隨后,他笑著看向囚服男子笑道:“韓非,你應該知道了,你的師兄,李斯想殺你。不僅是他,很多人都想殺你。”

“寡人也有殺你的理由。”

“但寡人不會殺你。”

“寡人不但不會殺你,還要用你。”

“寡人要讓你來當這個異聞司的第一任司主。”

“作為第一任司主,你的職責主要有兩個。”

“第一個,是為寡人的兄長,也就是大將軍,找到他的愛妻,寡人的嫂嫂。”

“而第二個,是為寡人掌管大秦的修行界。”

“你要做到,凡是大秦境內,不管他是什么宗門仙人,還是洞府妖怪,都要聽從大秦的號令,遵守大秦的法紀。如有違者,寡人賜你殺無赦的權力!”

囚服男子費力地舉起鐐銬,伸出小拇指,掏了掏耳朵,彈掉指甲上的耳屎,笑道:“莫非是我被關了太久,出現了幻覺?怎么聽見大秦英武圣明的陛下在說胡話?”

“寡人從不說胡話。而且大將軍也在,他也是個見證。”

囚服男子沉默了,甚至忘了將舉著鐐銬的手放下。過了片刻,似乎是舉累了,他才放下鐐銬,笑著問道:“陛下真的愿意將如此重要的劍交到我這個敵國之子手中?您就不怕,我拿了這柄劍,卻不替你辦事,而是舉起這柄劍,架到您的脖子之上?”

龍袍男子拍了拍江臣的肩膀,哈哈大笑:“寡人有大將軍在身側,何懼之有!”

囚服男子看向江臣,再次陷入了沉默。

身為韓國公子,他知道很多很隱秘的事情。

大秦奉六世之余烈,注定橫掃六國。在這片人間已然難逢敵手。

凡人的力量是無法戰勝秦國了,所以便有不甘心的人將希望寄托在了修行界。

他們居然可笑地想要依靠修行界的殺手來殺死秦王,來終結秦的節節勝事。

其中最招搖的莫過于燕太子丹,請動了易水門的荊軻以及野修秦舞陽。

可結果呢?卻比前線戰場更為慘烈。

號稱“十步之內,人盡敵國”的天才刺客,卻連秦王的毛都沒碰到一根。

反而是秦王配合荊軻演了一出在大殿內狼狽逃竄的大戲。

而其他諸國一看,不以為戒,竟然覺得反而是可乘之機,紛紛效仿。

重金之下,無數修行界人士如過江之鯽涌入這座沒有城墻的咸陽宮,卻盡數折戟這座阿房宮。

何其可笑!

囚服男子彎起嘴角。

不過要說可笑程度,自己才是那個最為可笑的人吧。

別國貴族,至少知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道理。

自己呢?

仗著修成了前無古人的法之一道,自以為機智地以階下囚的身份混進了這座阿房宮,伺機靠近秦王,以為能完成“談笑間取走秦王首級”的壯舉。

結果又如何?

故事的前半段是很順利。

自己用敕字令定住了秦王身邊

插队的三名男子,知道自己不是吴笑天一合之敌,从地上爬起来,正要溜走。

“站住!”吴笑天叫住了他们。

那三名男子身形一顿。

“你们回来,给我向全体弟子道歉!”吴笑天大声喊道。

那三名男子却没有听吴笑天的话,随即,加快脚步,向厨房柴堆跑去,一人手中拿起一条长柴,以柴当棍,凶神恶煞跑了回来。

“小子,是你自己找死,怨不得我们!”

三名插队男子包围了吴笑天,举起木柴就向吴笑天打来。

呼呼木柴挥动之声,让旁边一些胆小的弟......

陸小鳳:一定不在了。孤松:現他現在根本已不怕死……他現在

“我对这天食节也不感兴趣,那拍卖铺的宝物不少,我倒想去凑个热闹,可惜我不是拍卖铺的老板请的客人,没法进去。”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每年能去拍卖铺买下宝物的人,非富即贵,没点真材实料的妖派,连进去当个旁观者好今天会议就到此结束。”

与会人员纷纷走出会议室,秦志刚叫住了王汉荣和唐文哲一再关照抓紧落实此事,请王汉荣明天带着唐文哲一起去实业公司召开干部大会,在会上宣读有关提拔贺建俊担任实业公司副总经理的公司红头文件... ...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酣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莫耶刀

惊艳一脚

莫耶刀

道在不可鸣

莫耶刀

纳兰坤

莫耶刀

光影深渊

莫耶刀

卿风无凭

莫耶刀

氵离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