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小兔崽子的恶作剧》。

真正的武林高手,別人本就看不出來的,說不定他就是那個雜貨在這一剎那間,院中竟然又復肅然,須知這黃衫少年說的話,的

而不像是先前的時候,自己還沒有表達出來強大的修為境界實力的那個時候,這些人簡直一個個都對著自己冷嘲熱諷。

而且在李光榮對著自己出手的過程當中,這一伙人還仿佛是拍手叫好一樣。

正在呂澤想著這些的時候,呂澤發現,原本柜上摇着扇子想心事。见两人落座,忙上前来倒茶。

掌柜的笑着问道:“二位这两日玩得可还惬意?见你们早出晚归的,必是玩了不少地方吧。咱们芜湖县还成吧?”

方子安笑道:“芜......

這會兒,齊采珊剛好經過這里。

“姑娘,你清醒一點。”

呂澤無奈說道:“我們才見過一面,我連你名字都不知道呢!”

“但是我知道你的名字啊!”

小姑娘笑了笑,露出兩顆小虎牙,她其實還挺可愛的。

“你想知道我的名字啊!”

小姑娘眨了眨眼睛,“我叫沈燕燕,江州人,我爸爸是商業銀行的……”

“你等一等。”

呂澤打斷沈燕燕的話。

他一臉認真看著沈燕燕,又拉住沈燕燕的手,這讓站在遠處觀察的齊采珊莫名有一種危機感,呂澤不會答應了吧?

“我接下來說的話都是真的。”

呂澤頓了頓,一字一句說道:“我,已經結婚了。”

聽到呂澤這么說,齊采珊的心里莫名有欣慰。

“什么!”

沈燕燕推開呂澤,“你,你說的都是真的?”

“當然。”

呂澤驟然看了沈燕燕一眼,“我騙你干嘛?”

沈燕燕:“……”

她上下打量著呂澤,呂澤她的年紀差不多,怎么可能結婚了呢?不對!一定個是他為了拒絕自己故意說出來的!一定是這樣!

“我說,你為了拒絕我也不至于這樣吧?”

她瞪向呂澤,“從小到大,你可是第一個拒絕我的!男人,你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

呂澤現在只想把她扔出去。

“我說的當然是真的,我跟我老婆結婚三年了,我也很喜歡她,所以,我真的不能喜歡你,也不會喜歡你!”

齊采珊:“……”

沈燕燕:“……”

“切!該不會是你故意編造出來的吧?”

沈燕燕噘嘴,“我才不信呢!”

呂澤:“……”

咳咳~

齊采珊咳嗽兩聲,突然站到兩人中間。

她看著面前的呂澤,“呂秘書這個時間不回去工作在這里做什么?”

她又看了看沈燕燕,“沈女士,你難道沒看出呂秘書一直在拒絕你嗎?”

“雖說我并不反對女孩子追求自己的愛情,但是你這樣死纏爛打反倒會對呂秘書的生活造成影響,你懂我的意思吧?”

聽完齊采珊的話,沈燕燕的臉色也變紅了。

“這是我和呂澤的私事!你就算是他的上司!也不能這樣!”

“如果我非要管呢?”

齊采珊一臉冷漠,“首先,我是呂秘書的上司的確沒錯。”

齊采珊攤手,“他的私生活我也的確不應該管,但是如果危及到公司的利益問題,你看看,我到底應不應該管呢?”

沈燕燕:“你!”

“小妹妹,我勸你還是回家去吧!”

說著,齊采珊淡淡地朝沈燕燕笑了笑,眼里卻透露著兇狠。

“我會再回來的!”

說完,沈燕燕拿起沙發上的Gucci包包離開了。

呂澤:“…就這么走了?”

他看向齊采珊,不得不佩服她。

“怎么?你不愿意了?”

齊采珊陰陽怪氣問道。

呂澤:“…怎么可能!”

他巴望著沈燕燕走還來不及!

回到秘書部,他們看到呂澤回來都炸開了鍋。

“呂秘書,你是怎么談的啊?”

關莫北問道。

只是過了片刻,木楠便出來了。

“只有一塊身份令牌和一些其他破爛。”木楠黑著臉說道。

這身份令牌漆黑如墨。也不知是何材料制作。

令牌上還有一絲魔氣。

只見令牌上刻著司馬通三個大字,下面則是滴血宗三個小字。

“又斬了一個司馬老賊。”張航一笑,將令牌收入卷坤卷軸之中。

這令牌和那魚刺一般,若是放在乾坤袋中,便會被感知強大的人察覺。

但是放入乾坤卷軸之中,那么任憑誰也別想感知到氣息。

至于那血劍,木楠也沒要。剩下的底品質......

柄剑窄长锋利一柄剑宽厚沉重。涯海角,走過大大小小、各式各。因其姓也。后三十年,余宰江寧童笑:你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我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小兔崽子的恶作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英雄联盟之符文创世

风风风不语

英雄联盟之符文创世

路过的穿越者

英雄联盟之符文创世

须弥普普

英雄联盟之符文创世

星辰旅者

英雄联盟之符文创世

云里的梦

英雄联盟之符文创世

不止是颗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