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乾坤七绝》。

……

懵懂的路正行,听到这话更糊涂了,他想不通什么叫等了自己300年,自己活到现在也才20多岁,300年从何说起呢?

如果说有前世今生300年,那也至少是4代以前的自己。

那是團兄弟,來如潮水去也迅,片刻之后,偌大的荒野之中,只留下狼藉遍地。

“三,三叔!”

桐棲哭著跑上來,他一只胳膊被徐超擰斷,隨意耷拉身子一旁。

一開始的驕傲和張狂,已經被這一戰打的蕩然無存。

“唉!沒想到他竟然這樣放過了我......

如果宋江乱点鸳鸯譜,让阮小二、李、蒋、邵之名,各齐驱并骤

他将手机递给达拉,示意她看看,达拉拿起手机一看,只见信息上写着几个字,“别去古格!!!”

“这是什么意思?”达拉不解道。

靳言也不解地摇摇头,“师傅昨天才说等他回来一起去古格。”他想了想突然道:“别是出什么事了吧。”

靳言立刻将电话回拨了回去,响了好一阵却一直无人接听。他心下不对,情急之下,两人找到了白羽,看能不能想想办法定位一下手机的位置。

他们在警局的电话追踪系统下折腾了好一阵,打了几次电话,不是无人接听,就是接通了没人说话。但最终还是定位了电话的位置——竟然是在拉萨周边不远处的一所疗养院。

靳言不放心,于是当即决定立刻去那间疗养院看看究竟出了什么事,达拉一同前往。

两人几乎没有片刻停留,靳言将车子踩得飞快,终于在傍晚时分赶到了那间疗养院。

疗养院的位置十分安静、偏僻,病人不是很多,有些护士推着病人在花园散步,有些人则只是纯粹在这里保养身体,他们更是围在凉亭下棋消遣。两人盯着白羽给的定位,来到住院部,这边的住院部楼层不高一共只有五层,他们一层一层的寻找。

刚要转过走廊的一个转弯,突然听到护士站的护士在跟一个人打招呼,“大师怎么又回来了。”

靳言冒头一看,那人不是别人,竟是师傅。只见他匆匆走进走廊尽头的一间病房。

靳言冲达拉招招手,两人便跟上了老画师,来到走廊尽头的那间病房门口。再看看定位,那个一闪一闪的小圆点正准确无误的定在这间病房。

两人扒在门边偷偷听了一阵,屋内一阵寂静,正当两人觉得奇怪之时,突然听见屋内,老画师的声音冰冷地响了起来,“手机拿出来!”

然后是一个女人虚弱的声音:“什么手机?”

老画师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警告你,白|玛复兴近在眼前!如果你敢耍什么花样,别怪我不客气!”老画师语气稍有一丝缓和,道:“我已经找到她了,如果一切顺利,我很快就能送你回家了。但是,如果你敢破坏我的复兴大业,哼!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靳言实在好奇病房里的那个女人是谁,师傅跟她又是什么关系?于是,他偷偷漏出半个头,从门上方的玻璃向内看了一眼。只见,病床上躺着一个虚弱的女人,皮肤煞白,是那种多年不见阳光不健康的白,此时那女人正怒视着他师傅。

但,突然那女人视线一转看到了靳言,此时两人目光正好对上,病床上的女人不动声色地盯着他,眼神中透出一种伴随着猜忌的求助。

靳言也好奇的看着那女人,总觉得那人哪里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正出神想着,达拉在下面轻轻拽了他一下,问:“怎么样?什么人?”

靳言摇头,“不知道,一个女的。”说着他俯下身看达拉,这么一看竟愣了一下。

达拉好奇之余也偷偷踮起脚尖扒在玻璃上向内望去,突然间,只见她瞪大眼睛,倒抽了一口凉气,捂着嘴巴差点叫出声了。

她惊恐地望着病房内的女人,里面的女人显然也看到了她,惊讶的呆住了。两人对视良久。

直到老画师察觉到不对劲,他猛然转头看向门外,警觉道:“谁!”

靳言一扯达拉,想拉着她先躲起来,但扯了一下,达拉却呆立在原地纹丝不动。片刻,正对上老画师打开房门的脸。

“师……师傅。”靳言尴尬叫道。

老画师警觉的立刻用身体挡住房门,将两人的视线挡住,“你们怎么会在这?”

“不放心你,来看……”靳言话还没说完,突然,达拉疯了似的,猛地一把推开老画师冲进了病房。待两人反应过来,追进去时,只见达拉木然的站在病床前与床上的女人对望,两人眼里都饱含着说不出的内容,似有千言万语,晶莹的泪滴在两人的眼中打转。

靳言看看达拉,再看看病床上的女人似猜到了什么。

只听那女人颤抖着轻轻唤了声:“达拉?”

一瞬间,达拉眼泪哗哗地就掉下来了,只见达拉小声试探地叫了声:“ 妈?”

病床上的女人虚弱地对她轻轻一笑,眼角一串眼泪流了下来。

达拉猛地扑到床边,哭着叫道:“妈!”

靳言像是早有准备一般,一瞬间抓住了身边正要夺门而逃的老画师。他难以置信地看向师傅,责问道:“师傅?”

老画师眼看事情败露,想方设法要跑,达拉无暇估计他。靳言则一把将他按在椅子上,问:“这是怎么回事?”

老画师,叹了口气道:“。

莎林娜知道齐林太在信口开河,也不当回事,冷笑道:“好大的口气。就凭你小小一个部落,就敢与契丹对抗,帮我收回国土?你在说胡话吧。”

其林太一边哈哈大笑一边连连摆手,接着又吐出一串“不”字,最后说:“不是我一个部落,而是整个奚国,因为,我很快就要成为奚国的国王了,你也很快就是奚国的王妃了。”

莎林娜一怔,这老家伙是在说梦话还是要谋反?

看到莎林娜一脸的不相信,齐林太收敛了笑,正色道:“造反?说的不够确切,是恢复我家族本该有的王位。我要让你亲眼看到,我是怎样将痕笃那小子撕成碎片的,并且这一天很快便要到了。”

齐林太的目光突然变成了凶狠的利剑,向辖剌哥投了过去,问道:“辖剌哥,你也老大不小了,再孤陋寡闻,也总应该听说过莫贺弗部以及它的前身后世吧。”

辖剌哥还是在很小的时候,确实听父亲说过,当年,霫、奚、契丹本是一个泱泱大国。

后来,这个国家发生了兵变,经过一场激烈的争斗以后,形成了三大势力,很快又演变成了三个国家。

而原来的国王在争斗中失利,降低成了一个部落。

不过,部落名称却保留了他们的尊严,叫莫贺弗部,归奚国统辖。

莫贺弗,在他们民族的语言里,是最高首领的意思。

再后来,莫贺弗部是如何变成了现在的处和部,辖剌哥就不太清楚了。

齐林太当然清楚。

奚国共有五个部落,莫贺弗部在五部中与国王所在的阿会部实力相当。

莫贺弗部这一名称,让奚国国王如鲠在喉。

自己贵为国王,当然是奚国的最高首领,偏偏还有一个叫最高首领的部落,这怎么能行!

可莫贺弗部人多势大,当然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荣耀,为了一个名称与莫贺弗部翻脸,又不值得,国王一筹莫展。

长城南的大唐建立以后,当时的奚国国王可度者主动要求附唐。

这当然是唐王朝求之不得的事情,立即在奚国设立饶乐都督府,赐可度者姓李,任饶乐都督府大都督。

可度者又向唐王朝建议,经唐王朝同意并下旨,将奚五部改为五州,可度者乘机偷梁换柱,更改了五部名称。

莫贺弗部变成了处和州,可度者终于拔掉了卡在喉咙多年的这根鱼刺。

可度者死后,奚国脱离了大唐的控制,处和州又变成了处和部。

无论叫什么名称,处和部的历代首领们却秘密传承着一个誓言:等待时机,夺回王位,恢复旧土。

这秘密传到其林太这一任,其林太看到,不但国王术里庸碌无能,他的儿子痕笃脑子里装的不是脑浆,而是一团浆糊。

齐林太觉得,夺回王位的时机已经成熟,开始在暗中紧锣密鼓的做着准备。

其林太练就了面带笑容的本领,无论遇到多么不顺心的事情,也能做到面带笑容。

哈哈大笑,更成了齐林太发泄心中各种情感的道具,谁都不清楚,他的笑声里都包涵了什么内容。

其林太一边与各部落首领结交,一边让儿子们苦练骑射,对国王的指令,更是加倍服从。

契丹对外扩张,轻易灭掉了霫国,其林太预料天下大乱的时代就要来了,他也可以大展抱负了。

可是,其林太不敢集结军队。

没有国王的指令,私自集结军队,是要掉脑袋的。

其林太不想过早地暴露自己的意图,担心人马还没有集结到位,自己的脑袋首先就要搬家了。

可手中无兵,就难以起事,其林太心急如火燎,寝食不安。

恰在这时,国王下达了集结大军的命令。

其林太高兴的一蹦老高:真是天助我也!

其林太立即让三个儿子分头行动,全力集结人马。

大军很快便集结到位,但齐林太仍然觉得不是起事的时候。

自己手中有了兵马,国王手中的兵马却是他的两倍,只能再等待机会了。

没有一击成功的把握,齐林太不敢轻举妄动。

齐林太年事已高,不便亲自率军,将军马的指挥权交给了大儿子格兰。

大儿子格兰带着集结到的三万人马去与国王的大军会师时,其林太秘密嘱咐儿子,一定要加紧操练军队,准备打仗,无论得到什么消息,都要用最快的速度告诉自己。

大军走后,其林太坐卧不安,成了山林的常客。

其林太要通过狩猎保持自己的健康体格,刺激自己指挥作战的灵感,同时也为了消除自己的焦躁心情。

格兰派人回来报告说,契丹十万大军突然压境,并一口吃掉了霫国的两万人马。

其林太听后吃惊不小。

其林太吃惊的是契丹大军的战斗力。

其林太当然知道,痕笃将霫国人安置在边境上,就是为了阻击契丹人的第一次冲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乾坤七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游戏人物附身系统

不是龙骑士

游戏人物附身系统

拾月秋

游戏人物附身系统

伶俜孤独

游戏人物附身系统

穷少爷不爱钱

游戏人物附身系统

杨门狂少

游戏人物附身系统

孔明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