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未来幻象》。

老刀把子道:現在你總算已明白了吧?陸小鳳苦笑道:我不明白這些疑問陸小鳳都想不通。他正在想的時候,突聽格嚎一聲,一

“先休息一下。”

莫千鸿在一条溪边停下,洗脸喝水,然后找了块光滑的圆石,坐在上面揉发酸的双腿。

想想后面还有五分之四的路程,莫千鸿神色无奈。

“咚咚咚……”

马蹄声由远及近,速度很快。

莫千鸿循声望去,发现有一匹道痕一境的灵兽坐骑——黄角马,正载人直奔这个方向而来,后面扬起大片的烟尘。

“那是……”莫千鸿双眼一眯。

“千鸿师兄,终于追上你了!”

姜柔从马上跳下,喘着粗气,她的脸上有汗,头发也稍显凌乱。

“小柔?你怎么来了?”

莫千鸿记得,接取了青岩镇任务的其余四人里,似乎并没有姜柔的名字。

姜柔道:“我也是在祈灵殿查看宗门任务的时候,听几位师兄说你接了青岩镇的任务,才知道的,那可是道痕二境才好接的任务啊,千鸿师兄,我很担心你,就抓紧赶来了。”

“你……唉,多谢了!”莫千鸿的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你来这里,姜叔知道吗?”

以前姜柔也有过私自离宗的情况,姜落知道后,急得不行,把闭关的宗主都给叫出来了,搞得附近其他宗门,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呢,所以莫千鸿有此一问。

姜柔吐了吐舌头道:“这匹黄角马是我向苗师姐借的,她说会帮我转告父亲。”

“好吧。”

姜柔笑道:“千鸿师兄,你还没吃饭吧,我这里有些糕点。”

姜柔知道莫千鸿没有空间戒指,而根据时间推算,莫千鸿怕是还没吃饭。

“谢谢!”

莫千鸿接过姜柔递来的食物,大口吃起来,他的确有些饿了。

“千鸿师兄,你对我怎么那么客气啊,以前你不是这样的,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姜柔道。

“你多想了,我就是我啊。”莫千鸿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是吓了一跳,这姜柔还真是心思敏锐啊,他有双魂的事,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好吧。”

吃过饭后,两人一起出发,因为只有一头黄角马,莫千鸿只好跟姜柔共同乘坐。

看姜柔嘴角微微上扬的样子,似乎是故意只带一头坐骑的。

有黄角马的帮助,离日落还有一个时辰的时候,两人便来到了青岩镇。

青岩镇依山傍水,山是连绵两千多里的白玉山脉,山脉之中,有诸多矿脉储存,水是三百米宽的雪江,源头是数万里外的天掌雪山,水质纯澈,水产丰富。

这一山一水之间,坐落着很多像青岩镇这样的聚集地,居民们开采出来的矿产等资源,大都会选择和最近的宗门交易,换来宗门庇护。

风鸣大陆,灵兽众多,其中不乏杀性极重的凶兽,若无修士庇护,弱小的村镇很容易被屠戮。

青岩镇并不算小,其内诸多农田菜地,按照资料上显示,镇上居民有三万左右,其中修复了十条以上大道之痕的,只有一千多位。

一番打听,两人来到了镇长家,这次求助任务也是他上报的。

下人通报后,不可阻攔,還要給你指路。你可不就是我們鏢頭的朋友么?大鏢頭昨天一夜未睡,過了五更,吩咐了我們,才小憩了一會兒,故而無法自身迎接,還請朋友莫怪。”言訖,打個揖!

雷宇哦了一聲,心道:“陳炳國還真是料事如神,知道我發現了黃青浦的墳塋之后,一定會回來找他問個明白。與其如此,昨天晚上為什么不直接告訴我,害我跑了這么遠?”其實,就是陳炳國昨晚說了,雷宇也未必信他,依舊要親自去一趟,眼見為實不可。當他親眼看過之后,仍是不能相信。因為在他眼里,天山門徒武功蓋世,江湖中無人可及。

雷宇道了一聲謝,走向通往花園的拱門,谷鏢頭說道:“朋友,要我送你過去么?”

雷宇擺擺手,說道:“朋友你剛才走一趟拳,可是虎拳么?”

谷鏢頭愣道:“不錯,老哥好眼力。”

雷宇笑道:“那一式‘二虎下山’其實未必要一實一虛,虛實結合,亦可全走虛招,亦可全走實招,走虛招則接‘猛虎躍澗’,走實招則用“虎踞龍盤”,需要靈活運營,便會取勝了。”

谷鏢頭微微一愣,在心里走了幾招,心道:“呀,這位老兄說得對,可不是這樣!”過了片刻,說道:“老兄也精虎拳么?”

這時雷宇早已穿過小門,來到花園之中了。

雷宇素問陳炳國是一個有閑情雅致的人,并非一介武夫。只見一個不大的花園中,有山有水,姹紫嫣紅,花香撲鼻,治理得有模有樣,可謂是麻雀雖小五臟全,不啻皇家園林了。

花園后身是兩間房子,階前一塵不染,左右有兩棵大芭蕉樹,枝繁葉茂,綠葉緊貼著窗欞,幾乎要伸到房子里面去了,樹上還有幾只小鳥嬉戲。雷宇心里暗暗稱贊:“陳鏢頭,還真是會懂得享受生活。”

忽然,只聽屋中傳來陳炳國的嗓音,說道:“雷兄,你來了?”

雷宇朗聲道:“陳兄身在屋中便知是我,內功精湛,令人佩服。”

陳炳國呵呵笑道:“并非我內功有多好,而是我知道,你一定會來,旁人我一律不見。”言訖,陳炳國站在了門口,手中拿著一只大毛筆,衣角上染著幾點墨水,可見曾在屋中潑墨。

雷宇道:“陳鏢頭要請我進去喝一杯茶嗎?”

陳炳國淡淡地道:“雷兄又不是回來喝茶的!但你喜歡,我這里有上好的龍井!”

雷宇走到近前,笑說:“罷了,我不想叨擾陳鏢頭的雅興,你就告訴我吧,黃青浦真的死了么?”

陳炳國道:“你不是見到了么?那的是秦兄的墓。”

雷宇道:“陳鏢頭,你既然已經出手,何必要隱瞞?以黃青浦的武功,誰能殺他?”

陳炳國笑道:“強中自有強中手,一山還比一山高,你是老江湖了,應該明白,江湖上沒有不送命的高手!”

雷宇苦笑道:“看來陳鏢頭還是不信任在下啊。”

陳炳國笑道:“你見如你見,我知是我知,大事當前,何必夾纏?雷兄,你說的黃青浦,天山門徒,隱居道人,我很敬佩,但可惜我不認識他,我只知道我的秦兄弟死了,秦兄的弟子,我會盡一切努力去尋找,既然你不喜歡喝茶,那便去了吧。”

只是不管他們骨子里是不是百分百的苗人,平時他們也是少有接觸戰爭的,只是因為仗著是苗人的關系,更受苗金龍的重視和相信罷了,打仗的時候所處的位置也是更好罷了。可是說到見識,也與其它的大明百姓沒有什么不同,就像是眼前發光幕内的陆隐,脸色难看,“盟主,恕我剑宗不能答应,剑山为我剑宗立足之根本,执掌第一流界无数年,从未离开过,你想让我们放弃剑山,固守炎岚流界,即便我答应,剑宗这些弟子也不......

李尋歡心里忽然又泛起了那種溫胡铁花他们呢?石观音淡淡道:话音未落,外婆接茬:“你最近讓世界美好充填心靈的空間,豈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未来幻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从搬工到世界最强

黑山老农

从搬工到世界最强

水边梳子

从搬工到世界最强

雍青玄

从搬工到世界最强

公子安爷

从搬工到世界最强

楠木笔芯

从搬工到世界最强

凉凉公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