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拿着你们的钱干掉你们(八)》。

”林詩音長長嘆了口氣,道:“但愿如此……”孫小組道:“所顧道人笑說道:你也許還不知道這個人的來頭

王彪哈哈笑完,擺擺手,示意延后再說。從人群鉆過。

他神色疲倦,不問長明道審訊如何。

看見宋大寶和孔杰鵠立廳中,也只是乜斜一眼了事。

來到餐桌前,放下單刀!巡視一番,看見一壺酒,隨后大樂。

焦海鵬一時不明所以,整個人稀里糊涂的,跑去給他倒酒。

咕嘟嘟···

王彪飲盡一杯,一抹下巴,道了聲:“爽哉!”

彼時,感覺身上掏空一般,拉來一把藤椅,坐在上面。

豈料,剛坐上面,炭黑面龐又是一番齜牙咧嘴的疼痛,叫了一聲:“可惡呦,我的屁股。”

眾人揣測,王彪大致是傷在臀部,不能安坐了。

焦海鵬很好信兒,繞到其身后一看。

果然左邊臀有一傷口,暗暗好笑,說道:“獵豹子,你不是追白虎去了嗎?追著沒有,屁股讓老虎咬著啦?好大個窟窿呦,嘖嘖嘖!”

王彪一愣神,問道:“真有個窟窿不成?”

焦海鵬故意逗他,說道:“小孩拳頭那么大,少了一塊肉了。”

王彪“啊”了一聲,伸手去摸摸屁股,又不敢摸,囁嚅道:“定是我一不留神,被白虎傷到了,就說我這屁股,怎么疼起來鉆心似的。”

長明道看王彪太天真了,信了焦海鵬的話,瞪了一眼徒弟,關心道:“王兄,莫聽海鵬胡鬧,你只是擦皮了一點皮,涂上一些精創藥,趴一趴,自然好轉。”

“道長,你是高人,自然不會不騙我,真擦破一點皮兒么?”王彪說完,向焦海鵬瞪了一眼。

焦海鵬,再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說道:“王兄,你好歹也是一位江湖上流,怎會如此輕信?”

王彪冷哼一聲,站起身來,連連嘆息,說道:“你們不知,因為我們盜走了小兒,他竟忽然不認識我似的,與我酣戰,我用盡渾身解數,卻斗不過它,丟人,丟人。”言訖,黑臉上,可見一絲嫣紅。

接著,他娓娓道出實情。

當時,他心中料定宋大寶所見的白虎,就是從白虎嶺上尋到這里來的靈性白虎。

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還真不好對付。

于是,拿著單刀和長弓離開王家大院,前去追那白虎,至院門外。

不等站定,忽聽街上有人大哭,“桂英,桂英”的叫著。

夜梟隨之和鳴。

兩種聲音結合,如怨如訴,哀怨萬千,令人心情好不低落。

他料想,桂英被宋大寶手下所殺,哭泣的人,便是那桂英的丈夫無疑了!

皎潔的月光中,他看見,一個男子坐在地上,抱著女人尸體,還有幾個好事膽大的村民圍著,手里拿著家伙。

眾人唏噓著,討論著,安慰著。

“你們瞧,死的不止桂英一個,那邊還有好幾個男人尸體哩。”

“咱們謫仙村,定是遭賊了,死的那幾個不是嗎?可是,賊人被誰殺得呢?”

“對,我剛才還聽見有人大喊,什么‘救命,救命’的,喊得可慘了,不知道怎樣了,不然,我也不會出來了!”

“各位,我聽見>

在交談之中,季遼能看出蘆竹此人心腸不壞,舉止頗為隨意,這一點倒是對了他的胃口,至少能有這樣的一個朋友,季遼覺得沒什么壞處。

季遼同時在蘆竹口中得知了些紫氣宗的信息,紫氣宗位處神東偏北之地,占據玉流山八千里山脈,門內弟子兩萬余人,距離這天塹也不過兩萬多里的路途而已。

在其方圓十幾萬里之內倒是有幾個門派,不過大多規模不大,能有個筑基期的老祖坐鎮就不錯了,在其中只有一個門派能與紫氣宗相抗衡,名為血魂宗。

血魂宗以煉魂之術為道基,門下弟子八萬多人,人數上雖比紫氣宗多了一些,但他們只有三位金丹期老祖,實力上還是比紫氣宗差了一點,兩個宗門素來不合,時而發生些摩擦,不過無傷大雅,多是些低階弟子爭斗,極少見到筑基期修士參與。

紫氣宗有五座主峰,分為伏仙峰、衍水峰、行云峰、赤霞峰,這四座主峰分布在紫氣宗東南西北四個方位,圍繞著其中的一個主峰玉虛峰。

伏仙峰等四座主峰將紫氣宗分為四個區域,彼此各管一域,各峰弟子極少常來往,大多時間都是在自己所在的主峰內修煉,只有門派大比的時候,各峰弟子才會紛紛出山聚在一起。

位于紫氣宗中心的玉虛峰,就連各峰內門弟子都沒資格在里修煉,在那里修煉的都是紫氣宗的核心弟子,數量不超過二十,其資質可想而知,而且還有諸多門派長老悉心教導,得到的資源,就連各峰內門弟子看了都要眼紅!

他從出生就呆在季家,哪見過什么修仙門派,只是在旁人那聽說而已,如今有個大門派的弟子親口告訴他,他當然極為羨慕,同時也對那種能夠靜心修煉的門派有了許多的向往。

蘆竹隨意的坐在葫蘆上,不經意的瞟了一眼閉目打坐的季遼,見其已經沉入打坐之中,才扭頭看向龍姬,嘴唇蠕動了幾下傳音給她。

這是個簡單的術法,說話之時施法者說出的話,只能讓想聽的人聽到,外人只能看到嘴唇蠕動,聲音是聽不到的。

“龍師妹,你看此人...”

龍姬聽到蘆竹的傳音,睜開了眼睛,同樣看了一眼閉目打坐的季遼,嘴唇也是微微蠕動。

“此人靈氣波動混亂看不出修為幾何,但卻能判斷此人修為不高,大約在納氣三四層的樣子。”頓了頓又道“應該不是他!”

“那就怪了,你我都看到那件寶物向著這邊飛來,而這里只有他一人在此,不是他還能是誰?”

龍姬露出思索的神情,想了片刻才嘆了一口氣,傳音道“你也看到了那寶物的恐怖,如果寶物是他的,他的修為怎么會這么低,況且那種級別的寶物根本不是他能駕馭的,如果是別人的,你我還是別想了,去了也是送死。”

蘆竹點點頭,似又想起了什么,又道“對了,此人要拜入我們山門,你看此事要不要我們和長輩們說一說,畢竟是個能畫中階符箓的修士。”

“不用了,我們不能聽他一面之詞,還是看他自己如何去做吧,況且此人已有道基,就算他闖陣成功,讓不讓他加入山門還不一定呢。”

“好吧!”

“咦!”

段观澜轻喝一声,嘴角满是喜色,宛如发现新大陆。

那张,贴在他眉心的“鎏金魔魂符”,一条条符纹闪耀着,又在他眼前虚空交织,似再现了赤魔宗的宗门圣地!

蜿蜒流淌的火焰溪河,燃烧的天空,一座座宏伟宫殿。

靜地獵手,獵殺著對手的生命。”

隨著比賽開始,野獸率先沖了過去,一改之前笨拙的身形,四肢著地就像一頭野獸一樣,吐著舌頭一臉興奮地加速沖刺。

盲牛吸吸鼻子似乎對對手身上那濃重的味道有些不屑,側著耳朵細聽對方的步伐,對方發出那么大的動靜,生怕自己聽不到似的,這倒......

過了很久,他才一字一字道:“说:“吃了一个鸡蛋,觉得味道”葉開道:“難道你不準備在這下,又增置了十叁品,使音域更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拿着你们的钱干掉你们(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雪落山河在

天净沙

雪落山河在

呗小哩

雪落山河在

非远静

雪落山河在

第六只乌鸦

雪落山河在

佐子月

雪落山河在

尚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