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旗子、天王》。

 没有多久,病房门被推开,“爸,行远,你们,你们这是怎么呢?”顾强军着急忙慌的赶来,眼前的一切简直令人不敢相信,父亲和弟弟才几天没有见,再见却是满身缠着绷带。

  “我们是被人故意弄得,他们把我们绑在地下室,用针扎我们,像万千蚂蚁在咬,还有,还有浓烟,几次我以为我都要死了,没有想到他们会伪造车祸现场,我们不是意外,是恶魔,他们都是恶魔。”本来还算镇定的顾老爷子,这会看见大儿子,一切害怕的情绪都涌上心头,充斥着整个脑海,也顾不上什么面子,顾不上什么骄傲,只想把这些天的委屈,害怕都倾诉出来。

  “爸爸,你慢点说,什么恶魔,谁要害你们,什么针扎,浓烟?”顾强军被大量的信息弄得有点懵,再加上老爷子的语无伦次,完全理不清头绪。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最重要的还是要知道两人到底伤到什么程度。

  “行远,你来说,你们伤到哪些地方,重不重?”看见父亲的情绪太过激动,不适宜再问,只能转头问旁边的弟弟。

  顾行远和顾强军斗了这么久,再加上刚刚截胡签了蒋家的单子,这会心里怎么都别扭,不想让大哥看见这样的自己。想到最需要亲人的时候儿子电话却打不通,关心自己的却是从小不对盘的哥哥,更加悲从心来,扭过头,看着白色的墙壁,眼泪止不住的流下。

  顾强军看着谁都问不出个所以然,只能先去问医生了解情况,只希望情况不要太糟。

  “希望你们家属要做好打长期战的心里准备。”

  “请问医生,还有恢复的可能吗?”

  “你父亲虽然几率很渺茫,但不是没有先例,配合医生治疗,积极的做复健还是有希望,至于您弟弟,希望家属做好心里准备。”

  顾强军出了医生办公室,脑海里还盘旋着医生最后的话,他不知道怎么就短短几天时间事情就发展成这样,行尸走肉般回到病房,望着父亲期望的眼神,更加难受。

  走到父亲的床边,拉着父亲的手,从小到大因为父亲偏爱,从没有谈过心,这会想说点什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一颗眼泪滑过脸颊,抬起一只手擦掉,”爸,行远,无论怎样你们都是我的亲人,放心,我会照顾你们的。”说不出太华丽的语句,只能随心而说。

  “强东,你一 定要给我们报仇啊。”虽然身体还很虚弱,但是顾老爷子对地窖所受到的屈辱,折磨深深怀恨在心。用力拉紧顾强军的手,似乎这样可以给他带来力量,也发泄着仇恨。

  顾强军有点吃痛,几次想抽出来都失败了,拍了拍老爷子的手,安慰着他。“爸,那你还记得那人长什么样吗?”

  “带了个恶魔的面具,那人就是个恶魔,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魔。”老爷子神情似乎陷入癫向天,已經是帝國的一尊陰神!”

“和他同齡的,直系出身的蘇胤,不過是破玄境中期。”

轅蓮瑤輕喝道。

“陰神。”虞淵也有些吃驚,“今日來的蘇胤,破玄境,一樣大的蘇向天,已達陰神。中間,還隔著整整一個入微境。”

“我雖然很自負,可也很敬佩此人。”轅蓮瑤都有些頹喪,“這位蘇家小姐,和你未婚妻藺竹筠齊名,都是帝國新一代的驕傲。五位帝國‘新月’,蘇妍和藺竹筠,都在其列。讓帝國女皇陛下,都認同的新升明月,絕非等閑。”

“蘇向天?帝國新月?”虞淵愕然。

他在地魂、天魂歸位后,只關注暗月城,還有寂滅大陸那邊的一些事情。

對銀月帝國,對別的幾座城池,他其實沒給以太多注意。

蘇向天也好,所謂的五個被帝國女皇認可的“新月”也罷,對有著前世記憶的他來說,都算不得什么驚天動地的人物。

畢竟,他曾經見識過,浩漭天地金字塔最巔峰的那一撮人。

那些人的風采,他都看過,乾玄大陸一個銀月帝國,什么國之棟梁,什么五輪“新月”,他不覺得真有多厲害。

他甚至都沒追問,帝國五輪新月,除藺竹筠、蘇妍外,還包含誰。

“那場帝國盛會,蘇妍,藺竹筠,還有另外三位,也會參與。”轅蓮瑤解釋,“那五輪帝國新月,萬眾矚目,女皇陛下也對他們充滿了期待。”

“不說這些。”虞淵不以為然,道:“虞家動靜,你看出什么?”

“我以靈識感應,發現虞家被白茫茫霧氣籠罩,其中散逸著無盡悲傷感。”轅蓮瑤猶豫了一下,都:“我的意識,在感應的過程中,居然也融入其中。不久前,我都意識迷惑,沉浸在過往中。”

“還有,蘇妍所說的虞家地震,的確是真的。我在她提醒后,觀察了別處。”

“別的府邸,都安然無恙,沒地震痕跡。”

“你能否告訴我,你們虞家的異動,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目光熠熠地,望著此刻的虞淵,“為何只有你一人,在地震發生后,能從睡夢中醒過來?”

虞淵深深皺眉,說:“還真是有點古怪。”

那把白紙扇,那四個黑字內的悲傷意念,他感覺不是多么濃郁。

以轅蓮瑤的說法,悲傷情緒,竟然籠罩了整個虞家?

就那少許的悲傷意念,不可能有如此大的覆蓋力,不可能讓虞家所有人深陷,更不可能令入微境的轅蓮瑤,都不慎沉浸!

除非……

除非有什么力量,大幅度地,增加了那股悲傷情感!

“是什么東西?還是什么陣列?就在虞家?”

突然間,他就有了頭緒,聯想起虞家的地震,他再次看向那一棟棟樓閣,一面面墻壁,還有一根根柱子。

……

陆小凤好像忽然被人用-把链子推也推不掉,只得酒到杯乾,喝

眼见极光术快速射来,李潇则是具现出一道宛如镜子一般的护盾,挡在了身前。

只见极光快速射在了镜面之上,镜面没有丝毫的损伤,反而将极光直接反弹了回去。

那道反弹的极光打在了阿列克谢的龟盾之上,直接将他的龟盾打出了一个巨大的口洞。

见此情景,阿列克谢的脸色巨变,他没有想到,李潇竟然对他的极光术这么了解,甚至找到了针对性的破局方案。

他到现在都不明白,李潇怎么会知道他的独门秘术的缺点。

不等阿列克谢想明白,连续不断的地狱火从李潇手中发出,向着阿列克谢龟盾打去。

虽然单一的地狱火,没办法快速烧毁龟盾,可是架不住李潇发出的数量太多了。

不一会,阿列克谢就不得不更换了三个龟盾。这个消耗可是不小,龟盾虽然防御无敌,可是构建之时消耗可不少。

现在没有合击阵法支持,阿列克谢可构建不出多少龟盾来。

阿列克谢脸色难看的问道,“李潇,你怎么会知道我的极光术的缺陷?”

李潇这时笑道,“李登,哦不,吉勒斯你应该认识吧?”

“吉勒斯,难道你叛变了?”阿列克谢顺着李潇看向的方向看去。只见李登正在阵法之中卖力的输入着精神力。

听到阿列克谢的问话,李登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姐夫,何必和大势相抗。主人的能力您也看到了,有他在的话,巫族早晚会被灭亡。不如您也投靠主人,咱们一起助主人统一天下,岂不是美哉?”

阿列克谢听了李登的话,鼻子差点气歪了。以前在巴利特城的时候吉勒斯可是高傲的很。他不仅是最年轻的大巫师,还是他的便宜小舅子。

一般人他都不放在眼里。

可现在他听到了什么,吉勒斯竟然投降,而且叫李潇主人,叫的那么顺口,他难道不知道廉耻为何物?

想到这里阿列克谢正要义正言辞的呵斥李登一番。

谁知道李潇突然开口道,“李登,你说的那是什么话?阿列克谢是堂堂的蛮族三大城主之一,怎么会做出投降的事情。”

“再说,你说的好像我是灭世大魔头一般,什么灭亡蛮族,我是那样的人吗?”

李登心道,你自己什么人,心里没点AC数吗?

不过嘴上他可不敢说出来,不然非得被李潇回炉重造了。

李登不敢说的话,阿列克谢可没有丝毫的顾忌,他先是释放了一道龙卷风的巫术,将李潇的攻击抵挡下来。然后嘲讽道,“李潇小儿,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人?你算一算,就这么两个月时间,你杀了我们多少大巫师?你就是个满手鲜血的屠夫。”

李潇反驳道,“两军交战死伤在所难免,你作为蛮族高层,不会这点道理还要我教吗?”

阿列克谢怒道,“如果你堂堂正正的交战,我又岂会计较。可是你的手段卑鄙无耻.......”

李潇连续发出三颗火影剑将阿列克谢的话语打断。“我怎么被卑鄙无耻了,这不给你机会正面决战了?再说兵不厌诈懂不懂?”

阿列克谢被李潇气的够呛,可是他最拿手的极光术不敢使用,只能用平常的巫术进行进攻。

防御的龟盾在面对李潇附着性极强的地狱火时,也被克制的死死的。

一时间,出场之时自信满满的阿列克谢,竟然被李潇完全压制在了下风。

这一切也在情理之中。李潇在决定梦境入侵阿列克谢之时,他也是做好了万一的准备的。

虽然当时万长空是信誓旦旦的保证,他一定能将阿列克谢搞定,可是李潇怎么会将所有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所以在计划开始前,李潇就对阿列克谢进行过深入的研究。特别是他已经在李登的前身吉勒斯的梦境之中,与阉割版的阿列克谢进行过对决,对于他的实力和巫术都有很深的了解。

他又和李登仔细的研究过阿列克谢的极光术,最终才研究出反射光线的具现物来。

当然这个计划只是李潇的备用计划,一开始之时,他也是在等待着万长空成功的消息。

可是在梦境之中度过十多天之后,李潇已经对此不抱任何希望,只能启动计划,和阿列克谢硬杠。

现在看来他的计划果然没有白准备,这不本来可以越级战斗的阿列克谢,同级之时也被他克制的死死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阿列克谢的反击越来越弱,他已经被李潇的地狱火烧穿了十多面龟盾。

现在阿列克谢剩余的精神力可不多。

而李潇在李羽的合

士兵们早就把周朴当做了主心骨,纷纷放下了枪口。

只有队长丝毫还想解释,被周朴一个眼神给压了回去。

中年道士虽然道术上颇有造诣,但其实也就一个普通的人类,被子弹打中了也是凶多吉少,看到黑洞洞地五个枪口对准了自己,也是头皮发麻,听到周朴喊停,顿时松了口气,对这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微微点头,表示感激。

“这位道友什么称呼?”周朴打了一个茅山门下弟子之间行礼的手势。

对方一看,眼睛一亮,这手势只有小宗门下核心弟子......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旗子、天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祭源行

炼文1

祭源行

山水是名

祭源行

万俟司灵

祭源行

铅笔刀

祭源行

特别白

祭源行

没有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