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浪子回头》。

“就以此处做为我真玄宗临时修行驻地,逸峰安排人手清理营地,注意警戒,一会玉敏伊伊你们一起去引怪……”掌门师兄继续发扬甩手掌柜风格。

“是!”

……

转眼五年。

钟玉敏刘伊伊晋阶命衍中期,无天煅体第六层进度条上涨五成,综合实力已经碾压七阶后期大妖,肆无忌惮地同时引几只大妖修行无天煅体。

张逸峰、秦丽等人陆续晋阶命衍初期成为地仙强者,其他师弟师妹们也都各有晋阶。

相比师弟师妹们,岳师兄自己的四名替身相当于自己身体的一小部分重新涅槃,修行根本毫无关隘,修为进境快得惊人,已经达到涅槃初期,煅体亦恢复第八层,心神修为比之基偌等妖也已不弱。

————

“云气氤氲,阆苑琼楼。”

“鸾姿凤态,鸿衣羽裳。”

“一入真玄踏天道,归来凡尘谪仙人……世人皆谓真玄仙宗。”

……

几十年来,真玄宗逐年向周边扩张,占地面积已超万亩。

宗门弟子的招收也开始控制数量,每年定为千人,即便如此,宗门弟子早已突破三万之数。

真玄宗十年前新添了基偌,荒咯等几位客座长老,其中有四位长老据说是掌门师兄的亲戚。

“到哪里都有这种裙带姻亲走后门的事情,强如真玄仙宗亦不能免,哎!”真玄宗铁粉拥趸如是感叹。

不过如今真玄宗客座长老实力之强大无人质疑,据说曾经来访的陈、钟两位涅槃前辈亦以同道相称,消息传出后真玄宗彻底坐实了天下第一大宗的名头。

多年来东桓其他大宗门亦不断扩张,两百多年前宗门林立之盛况已经再现。

世界各国“高层观察员们”都松了一口气,东桓各大宗门没有一点“收拾细软”的迹象,反而在不停发展固定资产,这些遇到天外强敌时可无法带走,说明东桓高层底气十足,有信心击退来犯之敌。

“放心大胆收割势力地盘,快去!!”各国高层终于定下未来百年战略。

……

“贞贞,你动作太慢了啊!一会咱们抢不到前排了……”

“不会吧?你昨天不是作了调研吗?他们都说四点钟会去排队,咱们现在三点就过去,比他们都早了一个小时呢!”

“哎,给糖果的民调你也信!快快快!”

……

嗖嗖!

嗖嗖嗖!

莫云高贞二女身着四阶粉色灵衫,身法发挥到极致,沿途亦不停有身影超过二人。

两女赶到宗门中心云台道场时,只见一片粉色的海洋!

“我去!这帮口是心非的家伙!呵呵”

“我去!就知道周师叔今天授课肯定也是人满为患,还好咱们也不算太晚。”

真玄宗驻地中心可容纳上万人的露天云台道场,为避免弟子晋阶突破影响同门,座位两两之间相隔三米,总共两百排,前五十排都算上佳位置,二人刚好占到第四十九排。

“还有四个小时。”

……

五年前开始,除了掌门师伯以外,真玄宗各位师叔师伯每年轮流主持宗门,并且择日登台传道解惑。

今日正是今年轮值的周师叔首日传道。

时间临近,道场四周的窃窃私语渐渐停歇,上万弟子不约而同屏息凝神。

七点整。

白玉灵材砌筑的五米高台沐浴在灿烂的霞光之中,莫明煌煌气息镇压心头,众弟子不由自主心神恍惚间,一云髻娥娥,翩若惊鸿的女高真已现身台上。

“周师叔!”

众弟子缓过神来同时揖礼,声震云霄。

“免礼!”

周媛媛霓裳缥缈云袖轻舞间地仙强者的气息已经收敛。

明眸回转朱唇轻启,周师叔温和的传音在宗门驻地所有弟子的心神间回荡:“掌门师兄有令,即日起,宗门将开始选拔……”

“……分阶梯由长老带队进入各禁地历练,循环更替……”

哄……嗡嗡嗡……

云台道场刹那喧嚣,众弟子群情激昂!

真玄宗大干快上的日子果然开始了!

几年前就已经有可靠的小道消息传出,宗门将要进入发展的快车道,所有弟子都将有机会快速升级非常规高速躍升!

机会只给时刻准备着的弟子,只要你努力修行,宗门将给你最大的助力,帮助你比别人更快地强大!

这个小道消息一说就是五年,结果也“激励”了大伙儿苦修了几年。

若非消息的来源可信度极高,同门们早把那个造谣的家伙揪出来该怎样就怎样!

因为这个蹲墙角的家伙正是真玄宗的修二代领袖——钟毓秀!

掌门师伯暂时没时间培养接班人的情况下,钟毓秀就是当之无愧的可以在宗门内横着走的人!

钟毓秀自己就是时刻准备着,二十八岁已经入化初期的实力傲视同侪。如果说有些人确

农四娘起身呵斥,“夏神光,别打扰先生上课,你有病吧,不就是传言吗?而且也是昊玉先生跟小文先生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听过捡钱的,没听过捡事的,有本事捡骂去”。

  夏神光冷冷看向农四娘,“看在农家的面子,你的话我可以当没听到,就算农三娘来了也不敢这么对我说话,做你自己的事”。

  农四娘插着腰,一副我不怕你的样子,“吹什么牛,我姐来一锄头砸死你”。

  清风起身,“夏神光,先生上课,还请不要打扰”......

中原漂局的旗帜,迎着旁見一詩而詩在其中。若只

但是阿德迎战丁超和马威也不轻松,丁超手里换了狼牙棒,把锤抡开了,宛如架风车一样,把阿德困在当中,虽然不能立时取胜,也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阿德与“阴煞手”的厮杀要说是旗鼓相当,阿德行伍多年,技战术水平很高,战斗意志更是强烈,越战越勇,但是,“阴煞手”毕竟是鬼门杀手榜前四的高手,确有独到之处,最为霸道的是马威的袖口中不时袭出“铁袖劲风”,出其不意,便会制人于死地。

那个自称王和良的人,没人知道他的身份和名号,而武功却当真不弱,自己独战阿雅丝毫也看不出费力。当然,也可见阿雅着实不俗,她的身手凌厉狠辣,招招致命,如不是对方也是高手,或许胜负早已知晓。

高手过招,胜负往往就在细节之处。马威的暗器和鳄鱼剪虽然厉害,但是阿德的作战经验却更为丰富。打仗的时候,胜负的直接结果就是生死。所以阿德一切的攻击都是为了要取对方的性命,但是反观丁超和马威则不同,他们的攻击更胜于形式,而不在于实质。在鬼门中杀手榜到了清末逐渐演化为红黑两榜。红榜是指“热 兵器”杀手榜,说白了就是拿枪械炸药杀人,而黑榜则是“冷 兵器”杀手榜,“阴煞手”所在的就是黑榜。

阿德一个人来去自如,但是马威因为肩上还骑着丁超,马威手舞双飞,而丁超却只靠一双肉掌厮搏,因为马威危急时得出手照顾丁超,使他不致从肩上跌下来,这样一来,阿德的胜算就更大了起来。

马威善于使用暗器,丁超在上面挥刀狠劈,而马威又在下面打出暗器,两个人配合得异常默契,与一人四手无异,但见刀光闪闪,暗器破风厉啸,阿德频频出现凶险,得亏他的动作灵敏,都被他躲了过去。

阿德手里拿着一把短刃,要想取胜却也不能。此时,丁超正想再欺身抢步一刀,同时下面的马威双手齐发,打出四枚银镖。

阿德万没料到马威会在下面袭出暗箭,急忙抽刀格封,只听“当当”二声,挡开两枚银镖,而袭向双腿和腰部的银镖却乘虚袭入,只听阿德惨叫一声,腰上和左腿同时中镖,他身形摇晃了两下,一头栽倒在地。

马威冷哼一声,托着丁超凌空跃起,直射向阿德,此时,阿德已面如死灰,并不逃避,因为他知道就是逃也来不及了,所以,他怔怔地看着“阴煞手”到了近前,丁超狼牙棒举起,从上而下迅急地劈向阿德。

此时,旁边的阿雅等人并非没有看见,不是都不出手相救,而是都被对手缠住脱不得身,如强行脱身,必冒生命危险,待看到丁超的狼牙棒劈下,有的人想拚命挽救,可已经来不及了,只好心中暗暗叫苦。

就在这千均一发之际,说时迟,那时快,丁超在上面已高高举起狼牙棒,用力劈下,可是,只见面前影子一闪,阿德竟然被人推开,滑到一边,丁超狼牙棒劈空,他微微一怔,见面前竟像从地底冒出似的一个人来,正冷冷地注视着他。

来的人不是别人,真是消失已久的佛姐。

佛姐冷冷地看着丁超和马威,似乎不屑一顾。

丁超恼羞成怒,抛开阿德,举起狼牙棒,劈向佛姐,与此同时,下面的马威也双手齐挥发出两枚打穴珠,可是,佛姐却依然神态自若,见丁超的狼牙棒和马威的打穴珠乎同时袭来,便急转身,双腿马步沉下,清啸一声,一条软鞭甩出,袭向丁超,只听丁超惊呼一声,从马威的肩上被卷下地去,而马威也站立不稳,疾退几步,险些跌倒,他不顾自己气闷头晕,转身上前抱起丁超。

王和良指着佛姐冷道:“你是何许人也?”

佛姐威然一笑道:“我?你怕是没有资格知道我是谁!如果我没有认错,你就是鬼门所谓的第一护法吧!”

王和良一怔道:“你怎么知我身份?”

“我怎么知道不重要,重要是你们要马上离开,滚回去!”

王和良冷冷一笑道:“凭什么?”

佛姐神色一肃,截口道:“凭这个!”

说着,佛姐软鞭一挥,虚空袭向身边的马威,只听一声惊叫,马威被击得斜飞丈外,扑身栽倒,立时不省人事。

“你!”王和良惊叫一声道:

“到底滚不滚!”

王和良脸颊抽搐了一下,目露寒光冷道:“这笔帐我们一定会算的!”

佛姐不动声色,从腰间拔出枪来,“鬼门黑榜杀手,都擅长舞刀弄枪,如果你们想比,那就比这个?敢吗?”

王和良斜眼瞥了冶重庆一眼,然后无奈地挥了挥手,“走!”

冶重庆此刻的脸上写满了说不尽的绝望、愁苦、失落,他自以为机关算尽太聪明,结果

農業為本,工商業、輕工業為主。這便是楊晨東選擇的發展經濟之道。

地大物博自然是中原大地的一種特色,可不要忘記跟在后面還有一句話,人口眾多。想要養活這么多的百姓,僅僅從土地中抽稅是解決不了根本問題的,反倒還會加重百姓的負擔。所以,從一開始,楊晨東也僅僅只是像征性的收了點地稅而已,反倒是把著重點放在了商業發展上面。

商人玩的就是貿易,玩的就是低進高賣,相對來說算是一個腦力勞動者。這樣的人不旦出力......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浪子回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寒武入侵

七彩叶子

寒武入侵

渊爻

寒武入侵

肥妈向善

寒武入侵

大兵

寒武入侵

姜灵溦

寒武入侵

衾顾